他呆站在那都看傻了,而我,也被他的举动吓出了一身冷汗。

“冠……冠霖!快,快他么跑啊!”眼看大鸟的黑影铺天盖地压下来,我来不及多想,冲出洞口,一把将他拽了个跟头。他没准备,就地一滚,卡在了一处石头缝中。

“嗷!……”一声啸叫,头顶掠过一片黑影。

“坦克!”身后高雅大叫一声,声音都抖成了一团,再看,翼龙像一阵风似得掉头转向岩石上的‘坦克’。而这条狗哪见过这种架势,叫都不叫便从上面摔了下来。

大鸟一下没扑到,腾空而起,准备发动二次进攻。趁这间隙我急忙将冠霖拖进洞,可没想到,高雅又从身后钻了出来。

“坦克!”她叫的撕心裂肺,好像生怕那只大鸟听不到一样。

“见鬼!”我大骂一声,赶忙和凉冰一起死拉硬拽将她拖进来。幸好我们动作迅速,大鸟听到声音又朝我们呼啸而来,只可惜洞口太小,一时钻不进来,只能用一张大嘴不停在石缝里啄食。我护着身后三人,不停挥舞匕首驱赶,可哪儿有什么作用,它的尖嘴甚至比我手里的刀刃还锋利,只要被它啄到,肯定马上皮开肉绽。

“枪!”我一把躲过冠霖手里的枪,想也没想,“突突突……”对着洞外便是一阵扫射,一时间碎石迸溅,堵住了半个洞口。

“它走了,别再打了,否则咱也别想出去!”凉冰握住枪管,只听洞外又传来一阵狗吠。

“坦克!你们放开我,放开我……!呜呜呜……坦克!”

“你们俩,看住她!我出去看看。”我抽出弹夹,看里面还有十几颗子弹,便一头冲了出去。说实话我也怕,但此时此刻又好像没考虑那么多。等我冲出岩洞,发现翼龙正在空中盘旋,时不时俯冲下来与下面的‘坦克’战在一起,说实话我真佩服这条狗,面对如此危险竟也敢正面直视,毫无窃意。而那只大鸟,虽然体型大了不少,却也没占到多少便宜,几个回合下来,无非在‘坦克’身上抓了几条血印,要想牢牢钳住,还是有些困难。

只见‘坦克’一个翻身,从石头上跃然而起,躲过利爪的擒拿,迅速往洞口跑。而大鸟翼龙哪儿肯放过它,冲下来两爪一钳,正抓在‘坦克’脊背上。‘坦克’疼的嗷嗷乱叫,一扭身,又从空中掉了下来。大鸟哪儿肯放弃,不等‘坦克’爬起来,又一个俯身冲了下来。

“突突突……”一阵枪响,周围的石头七零八落,灵活的大鸟左忽右闪躲了过去。再打便飞远了。

“坦克!”高雅冲出岩洞,抱起躺在地上的坦克一阵痛哭。再看那条狗,浑身血淋淋的满身是伤,它吐着舌头,无力喘息着,如果再来一次这种战斗估计是很难再躲过去了。

我握着枪,紧张的盯着天空,生怕那家伙再掉头回来。

“凉姐,你那恐龙粪便怎么不管用啊!”冠霖责怪道。

“这很正常,你见过像我们这样的恐龙吗?再说,翼龙可是空中霸主,别说我们这样的小体型,就是霸王龙那种大身躯也奈何不了它。”凉冰不满道:“还说我,刚才要不是你站在那儿发愣,我们会是现在这种下场吗?”

“是啊,你刚才到底发什么愣呢,要不是我眼疾手快,早成它们餐前小点了!”

“我……我也不知道。我当时脑子里好像就一个念想,我……我想把它们拍下来。”

“见鬼!”我骂了一声。

“你混蛋!你看现在‘坦克’都成什么样儿了,还想着拍照,你他么的还是人吗!?”这是我第一次听高雅爆粗口,“呜呜呜……你还我‘坦克’,你还我‘坦克’!呜呜……”

啊?坦克它不会已经……我跑过去一看,还有气儿,不过无非就是非常虚弱罢了。

“师父,对不起,我……我……”冠霖满脸歉意,摊开双手不知说什么好。

大家都没理他,以表达自己的不满。虽然我知道这样不好,可说实话我也满肚子火,你说自从到了这儿,这小子已经捅多少篓子了吧。要不是命大,早被他害死了。

“这地方海拔太高,又无路可逃,我看咱还是赶快离开的好。”我重新装好弹夹,瞥了他一眼对其他二人说:“‘坦克’现在需要好好休养,这样,我背它,凉冰带路,咱们尽快找个安全的地方落脚。”

高雅抹了把泪,哽咽着说:“这……这样行吗?它受伤这么重还能经得起颠簸吗?我看咱还是先回候车厅吧。”

“不行,要是再遇见那群狒狒,咱们危险就更大!必须离开这儿。小凉……”我转头又问:“附近有相对安全点儿的地方吗?”

凉冰想了想,沉思道:“从这里倒是可以下去,只是有些陡峭……对了!”她眼睛突然一亮,兴奋道:“我想起一个好地方,你们看……”说着起身用手指了指远处那片遥远的虚无。透过密密麻麻的树梢,依稀发现一片鳞光闪闪的湖面。

“那是什么?”

“之前我到过崖下,却没去过湖边,事实上我也根本不知道那有个湖。”

“你是说我们去湖边?”我问。

“好的很好的很,一看就是个好地方。不过凉姐,有水的地方一定就有很多动物,万一咱要是碰到什么猛兽恐龙之类的大家伙怎么办?”

“呵,那不是更好吗?咱们这次来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找它们吗?”高雅显得很兴奋,一双大眼睛烁烁放光,不过随后又看了一眼怀里的‘坦克’,神情立刻暗淡了下来。“不过……”

“没错,冠霖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咱们现在当务之急是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整,尤其是‘坦克’,一定再经受不起这么折腾了。”

凉冰点点头,“这我知道,不过你们还记得我找恐龙粪的事儿吗?”

“恐龙粪?”

“对,那些恐龙粪是在一堆恐龙蛋里发现的,而那些恐龙蛋又是在一个大岩洞里找到的!我想……最好的容身之处或许就是那个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