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人是站着说话不腰痛,可以到游乐园的倾斜屋体验一下,那屋子里所有物品都是倾斜的,人站在其中走不到两步就会觉得眩晕。感觉就和晕车晕船一样。

我虽然不恐高也没体验过倾斜屋,但我同样有别人体验不到的痛苦,那就是耳鸣。所以我能理解高雅此时的感受,绝不是矫情和装蒜,而是确实无法克服的生理缺陷。

此时她正做最大努力来克服这个障碍,这是需要勇气和毅力的。好在我已经将绳索固定结实,一旦出现状况,还有补救的机会。

高雅一步步哆嗦着向前挪,说实话,此时我比她还紧张。直到她摸到树根,我这才松了口气。

“好,现在扶着这些根茎爬上去,这是最后一步,一定稳住。”

“嗯。”她渐渐有了信心,小心翼翼攀过盘根错节的根系,一纵身爬了上去。大概是命里该着,就在她跃然而上的一刹那,脚蹬的用力过猛,呼哧一下,树根一下沉了下去,而且这次有外力作用,树干翻转着往下滑,我把持不住平衡,身体一倾,栽了下去……

如果有人玩过蹦极,可能知道那种感觉。就像把手脚剁了,剩下孤零零的头在空中飘,只不过圆咕隆咚的脑袋比球重,大头朝下一坠到底,好在身上困着绳索,吊在半空晃荡着没掉下去。

不过那种感觉实在惊心动魄。头朝下晃荡着,眼前一片漆黑,除了呼呼作响的风声,唯一能听到的就是身后‘坦克’的哼哼声。因为只捆绑了两圈,我很担心这条狗会摔下去,可担心也没办法,只能祈祷自求多福了。

“杨木!……”头顶传来撕心裂肺的喊叫:“杨木!你在哪儿!?你可别吓我啊……呜呜呜……”

其实我很想告诉她我还没死,但也离死不远了。可人这么倒挂着根本叫不出声,即便勉强挤出几个字,也全被风刮散了。

“杨木!……呜呜呜……你倒是说句话呀!坦克!坦克!你给妈妈叫几声!坦克!……”

这狗虽然不像人那么怂,可半吊在空中也不好受,再加上绳索这么一拉一紧,除了剩下一口活命的气,根本叫不出来。

就这样上面叫着,我和“坦克”在空中晃荡着,坚持了不到五分钟,我就已经受不了了。就好像五脏六腑的血液全要从七窍冲出来,憋的喘不过气。我想这可坏了,要是再这么坚持几分钟绝对要出大问题,到时候不死也得半身不遂。不行,必须得想办法了。

可如今手脚都用不上,该怎么办呢?等绳索渐渐稳下来,我开始打量四周。这条裂缝足有五六米宽,两侧是通红的基土,期间夹杂着一些根茎一样的东西。有些鼓出来正好可以着力,只是怎么才能过去呢?我考虑再三决定冒险一试,不过负重是个问题,背着一个包还有一条狗,再怎么荡也别想过去。

我摸了摸脑袋后面的‘坦克’,这家伙浑身发抖,已经抽成了一个。好在捆它的时候没和背包一起绑,现在为了减轻重量,只好舍弃一些东西了。我摸到锁扣,使劲一拉。呼的一下,一大捆背包瞬间消失在了黑雾之中。我也觉得顿时轻松了不少。

“嗯嗯嗯……”不过坦克大概是吓坏了,趴在我背上使劲往上蹬。我用手拍了拍它,安慰道。“哥们儿,配合点……咱俩现在是命悬一线……不想死的话就安静点。”

它好像很清楚目前的处境,也能听懂我的话。挣扎了两下便不再动了。

“好的很好的很……咱俩要齐心协力,看到那条根茎了吗?一起摇过去!”

我之前上学的时候,身体素质一向不错,尤其是引体向上,每次都拿A,这次终于派上了用场。使劲向上一挺,把身体正了过来。

我的妈呀,刚正过来还不适应,脑袋也响眼也黑,直到闭上眼缓了一会儿这才渐渐恢复了正常。

不过有个不好的消息,经我这么用力一折腾,绑在树上的绳索“咔吧”响了一下。这种登山绳是不会断的,如果有意外,要么是锁扣没锁好,要么就是树干出了问题。树干最细的部位有一米粗细,应该不会有问题,那么只有锁扣了,难道是我情急之中没锁好?有这个可能。

不过凡事都没有卖后悔药的,别看这一个小小的疏忽,今天就有可能要了我的命。不由心里一阵发凉。如果真是锁扣没锁好,等会儿拼命一摇,就有可能锁崩绳断,一命呜呼。

吼吼……看来这“游离意识”是真出岔子了,我不是被恐龙咬死的,而是太娘的掉进地缝摔死的!

“高雅!”身子正过来,气也顺了不少,我冲上面大声喊了一声。

“杨木!”本来只能听到呜呜哭声,此时听我一叫,立刻传回兴奋的回答。“是你吗杨木!?你……你在哪儿?”

“下面,树底下挂着呢!”

“你……你还好吗?”

“不怎么好,锁扣有问题不敢用力,一旦有意外,恐怕我就要先走一步了。”

“你胡说什么呢……呜呜……早知道就不来这里了……呜……难道现在什么办法也没有吗?”

“如果冠霖在或许还有救,可现在……唉,命该如此我认了。”

“他有什么办法,他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快告诉我该怎么做!快!”

“这个危险系数太高,还是算了。”

“这叫什么话,如果你死了我在这儿也活不长!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要把你救上来。快告诉我怎么做!”

说实话,这一刻我还挺感动的。尤其是最后一句,听得起热血沸腾,恨不得冲上去亲她一口。

“你现在能看到我吗?”

话刚说完,就见对面照来一束光线。

“很好!”我甩了甩早已麻木的手,对她喊到:“现在我距离树干大概一米多远,但是锁扣松了,我不敢乱动。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找一条两米左右的绳子来,把我拖上去,能做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