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海天龙在瞬间杀死这么多人的时候,大师叔就知道他惹祸了,而且不是一般的祸。

  在落日二号城里,陈大富的名声可谓差劲到极点了,但他是陈当的儿子,即使他的行为再怎么不端,有能力管他的人都看在陈当的面子上不与他计较,所以也就养成他无法无天的性格。

  若是刚才他记起他那位老娘说过不可随意招惹神武界中人的话,此时他可能还活着,当然了,前提是海天龙没有得到刘大叔的嘱咐。海天龙的动作实在太快了,即使大师叔也只感觉到一股气势爆发,而后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些人就已经死了,死的这么彻底。

  大师叔苦笑道:“天龙,你闯大祸了!”

  海天龙道:“怎么了?刘大叔说,若是有人该死,我就可以杀,刘大叔从来不会说错的!”

  此时大师叔才注意到海天龙说了好几次刘大叔此人了,不由问道:“刘大叔是谁?”

  接到刘大叔的嘱咐,海天龙道:“刘大叔不让我说,我就不能说!”

  此时,在海天龙与大师叔的几个问答之间,站在远处围观的观众终于回醒过来,意识到那个平时无恶不作的陈大富被人杀了,杀人的是一个少年。他们是平民百姓,根本招惹不起官府中人,更何况还是陈当这个掌握军队之人,终于想到他们不能再继续留在现场,否则只能进牢狱等候冥王召唤了。

  瞬时,惊叫声纷纷响起,不管是在此摆小吃摊做生意的还是来吃饭的都在短短几秒间跑的精光,为了保住生命,他们的潜能发挥到极点了,如此速度让连天等人看的好生佩服。

  除了连天,水仙等人还站着,这条街道上毫无人影了。

  大家愣了一会,街道的那头突然跑来许多人影,跑到近处,才发现原来童氏族人与其他神武界门人,他们是被吩咐去与官府打招呼,安排住宿的,毕竟他们这么多人,一般的客栈哪里容的下,而以神武界在天武帝国的地位,他们当然是找官府了。

  跑到近处,其中一人着急的问道:“五少爷,你没事吧?”

  勉强的笑了笑,童信道:“我没事!”童信的笑容很不自然,他怎么也没想到海天龙会动手杀人,而且一杀就是这么多人。在路上,即使碰到抢劫的盗贼,海天龙也只是让他们暂时丧失战斗能力,未曾动手杀过一人,而此时却……

  作为童氏族人,童信爱好和平,极为讨厌以杀戮来解决问题,他们相信,即使穷凶极恶之徒也是可以被感化的。童信此次携带百多名童氏族人走出族地,就是向世人宣扬和平共处,生灵万物皆有其生存之道,不可轻易制造杀戮。即使面对想要抢夺他们宝物的盗贼,童信也是抱着希望可以感化他们的念头,此行由他这个童氏五少爷带头,一来希望吸引他人的注意力,二来就是希望可以感化世人,放弃恶念。

  虽然知道为了宝物,普通人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但童信相信人性本善,人谁无过,给罪人一个悔改的机会是所有人应该做到的基本原则。所以即使明知此行之危险,童信还是义无返顾的踏上征途。一直对海天龙印象十分的良好,只是此次童信认为海天龙做错了,无论是谁,都不可以这样无故杀人,即使对方有罪。

  虽然刚刚杀了人,但对此毫无感觉的海天龙又坐回去继续吃饭,却突然发现刚才给他递饭递菜的那个人不见了,不由感觉奇怪的道:“奇怪,那个人怎么不见了?”

  连天觉得不可思议,诧异的道:“天龙,你还吃的下?”

  莫名其妙的看了连天一眼,海天龙道:“为什么吃不下?这个叫饭的东西很好吃啊,对了,你们怎么不吃啊?”

  水仙心头有些感觉怪怪的,虽然讨厌这些人,但她从没想过要杀光他们,此时海天龙毫无愧疚的样子让她很不高兴,气道:“天龙,你怎么可以随便杀人呢?杀了这么多无辜的人,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的愧疚之感吗?”

  大师叔此时突然觉得很头疼,水仙这丫头向来天真,在这个天天有几十,几百,甚至几万人被杀的世界,杀人已经是随处可见的事情了,所谓的律法只是用来约束百姓的借口而已。他苦笑道:“水仙,天龙不是说了,他们每个人都曾经杀过几十个无辜的人,他们是死有余辜,我们现在应该想想怎么处置才好,他们都是军团长的人!”

  水仙反驳道:“大师叔你怎么知道他们曾经杀过几十个人!”

  大师叔哑然,他自然是没见过了,只不过他相信海天龙所言,既然海天龙说是这样那就是这样,绝对不会有错。见大师叔被问住了,连天道:“水仙,你刚才没听到那个老板说吗?这个什么军团长的儿子坏事做尽,丧尽天良,而且你自己刚才也看见了吧,他们的行径的确如老板所说,所以天龙杀他们没错!”

  仔细想想,刚才的那个老板的确这么说过,若非他劝着,只怕此时自己已经与这个好色之徒发生争执了,到时候自己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没有几个女孩子喜欢被这样的人调戏的。

  “可是……!”

  “没有可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们现在还是想想办法怎么脱身吧!”

  “脱身?杀了我陈当的儿子还想脱身,真是天大的笑话!”一声虎吼远远传来,众人回头朝声音来处望去,只见一人影正快速朝这边奔来,大师叔粗略估计此人拥有下位圣级的实力。

  很快的,来人奔到近处,身后跟随着四个估计是水晶级上位的高手。陈当身着一副银色铠甲,闪闪的银光反射着阳光,让众人感觉微微的刺眼,眼睛不由眯了起来。陈当年约四十许,留着短短的胡子,一根根笔直的胡须显得十分的刚硬,加上威猛粗犷的脸形,浑身自然散发出来的气势给人以此人是猛将的感觉,长期处于高位,陈当的身上自然的流露出一股威严的气息。

  他身后的那四位高手清一色的穿着黑色铠甲,可能是长期精神高度集中的关系,脸上没有笑容,只有随时保持紧惕以便无论在什么样的状况下都能及时保护陈当,一脸严酷的面容。以众人的眼力,首先是发现他们很有钱,因为这五副盔甲的价值不匪,即使高级军官也不一定能穿的起。特别的陈当身上的那副盔甲,大师叔估计自己起码也要当佣兵三十年,而且至少每天接到任务并且最后完成,才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可能买的起。

  人家陈当都亲自出马了,虽然大家并不怕他们,但毕竟同是天武帝国中人,大师叔不想此时翻脸,“原来是陈大军团长,久仰久仰!未知军团长此来所为何事!”

  连天,名剑,天童等人心中颇感好笑,什么时候他们的大师叔也学会睁着眼睛说瞎话了,人家明摆着是为了死去的儿子来的。在人家的地盘上干掉他的儿子,若是还让凶手给跑了,陈当也不用当什么军团长了,干脆回家抱老婆去算了。

  @'最新章s节cw上F酷p匠(^网G

  陈当能当上落日二号城的军团长,掌握生杀大权,绝非莽撞之人,大师叔,连天,名剑等人一脸镇静之是样,甚至还很轻松的样子,而以他的感觉,眼前的这位看上去不到30岁的人至少也有中位圣级的实力,明显这些人根本不怕他,要不然不会这么大胆竟然在他的地盘上干掉他的儿子。

  此时他冷静下来,知道若是处置不当,只怕他这个军团长就麻烦了,虽然他的儿子还躺在地上,但作为军人,有时候为了一些利益,儿子就不再是儿子了。比起自身的前途与家族的利益,这个不肖的儿子的分量就轻多了。

  这些念头瞬间闪过,此时见大师叔很客气的样子,他收起心中的愤怒,道:“不知小儿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各位,致各位竟置他与死地!”

  大师叔道:“其实也没……!”大师叔并不想与陈当发生直接的冲撞,所以想报出自家身份,把杀人的事情都推到自己身上,毕竟以神武界门人的身份,他即使杀了陈当的儿子,以他儿子的所作所为,陈当绝不敢把他们怎么样,除非他不想活了。

  海天龙突然站起来打断了大师叔的话,道:“其实人是我杀的,因为他们该死!”刚才刘大叔说他们可能有麻烦,要他承认所有的罪责,以海天龙此时的修为,落日二号城里没人能把他怎么样。

  海天龙的话无疑是火上浇油,本还有些顾忌而压下心头怒火,此时陈当的脸色一沉,只听他沉声道:“不知阁下是何人,竟然有权说沉某的儿子该死,虽然沉某非皇亲国戚,但好歹也是侯爵之尊,即使犬子做错了什么,也该是提交刑部审理!”

  海天龙的话一出口,大师叔就知道要糟糕了,若是他杀的人,即使侯爵也不敢拿他怎么样,但海天龙不同,他既不是神武界门人,也不是什么皇亲国戚,杀了人家侯爵的儿子,就是死罪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