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神级高手中另外一人竟然是魔法师,而且神位可能比较高,因为他亦是随意披了件青色长衫,而非一般魔法师所穿的可以增加一定魔法威力,标志着魔法师等级的魔法袍,若非他手上拿着一根精致法杖,且脚下以风系法术漂浮着,只怕众人会以为他是个神级召唤师了。能随意穿件长衫出来行走,而且还是来抢劫的,此人的神位只怕至少也有3级了。

  。酷…J匠%网Zz永:?久◇%免C!费Hs看A,小说-

  魔法师手上所持的法杖一看就让人感觉是根极品,杖身居然镶嵌着七块高级魔法水晶,三块有几个拳头大的宝石,在阳光照耀下特别的显眼。杖身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所制造,有一米多长,杖身淡蓝色,光滑无比,有些透亮之色,以大师叔的眼光,粗略估计此杖品级在9级左右,价值金币不知道多少,他只知道自己是绝对买不起的。

  无论是那个背负普通长剑的剑神,亦或是至少神级3阶的法神,没有人认为他们还能在对方手下存活下来。一般来说,像他们这样的高手若是出手抢夺了,基本上会杀人灭口,因为他们不希望有人知道他们以神级之尊实行抢劫,而且商队一方还是神武界中人,若是有人宣扬出去,神武界宗主与那些长老可不是吃素的,即使拥有神级7级的修为也不敢轻易得罪他们。

  想通了这点,连天,大师叔等人到是显得轻松了,反正这次无论如何都逃不过一死,何不多拖些时间好让童氏族人带着护送目标走的更远。大家一脸坦然的看着眼前的几千人,这些人的实力果然如海天龙所言,的确高手众多,竟然有十三个圣级高手,其实单是一个神级法师随便来个禁咒就没人能逃的了,这么多人兴师动众的前来,大师叔,连天等人纷纷再次把他们护送的目标提高了至少两个等级。

  双方对望了片刻,谁都没有做声,而连天,名剑等人一脸的坦然让对方两个神级高手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总不能直接让人家把东西交出来,若是他们有所反抗到还好解决了,此时他们竟然毫无所动,让这位剑神与法神一脸的尴尬。

  他们作为堂堂神级高手,来抢别人的东西已然不对了,若是对方毫无反抗,他们怎么也做不出直接杀光的事情来,若是这么做,以后他们的心性修为只怕永远无法突破,甚至还有可能会不断的下降。

  而连天,名剑他们自然是希望时间拖的越久越好了,就在他们心中颇为高兴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声音:“各位,未知阁下如此兴师动众前来所为何事?”

  大师叔,连天,名剑,水仙,天童,小七骇然回头,只见一位年轻人赫然站在他们身后,而此人正是商队中童氏族人的负责人,他身后还站着一百多童氏族人,一个个神情自然的望着前方。

  大师叔道:“你们怎么……?”他瞪了连天一眼,显然是怪他怎么没把童氏族人叫走,才发现连天也是一脸惊讶,看来是童氏族人自愿留下来的,难道他们还有回天之术?

  他突然发现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他怎么也想不通,这些童氏族人到底在想什么,在这个时候居然还留下来送死,简直不知所谓,大师叔心头突然泛起一股无力之感,只怕他们这趟任务无论如何是完成不了的了。

  虽然强敌临前,年轻人还是彬彬有礼的道:“童信在此多谢各位神武界的朋友一路护送,以后各位若是有空,可来童家坐坐,童信定当恭迎各位大架!”

  大师叔惟有苦笑,他不明白童信怎么还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若是平常时刻到也无所谓,他到是很高兴能有机会去童氏一游,只是此时此刻说出此话,只怕些怪异,不附场合,但是童信此时一脸认真之色,让他无言以对。

  对面的那些人也是一脸的惊讶,心中不由十分的佩服童信,根据他们得到的消息,童氏商队是由好几个佣兵团与神武界门人一起护送的,而此时只留下他们,显然那些佣兵团被遣散了。而大师叔刚才那惊讶的表情,显然是事先说过让他们离开的话的,而他们却留了下来,面对两个神级,十三个圣级还有几千个水晶级上下的高手,在这样劣势的情况下,童信还能如此镇静,到是令人佩服。

  虽然挺佩服这个彬彬有礼的俊小伙,为了这次行动的目标,神级剑士方天还是开口了:“童五少,我这个不喜欢拐弯抹角的,方天此来是为童灵,只要你交出童灵,我等立刻放行!”

  大师叔心中苦涩,他们终于还是开口,虽然双方实力相差悬殊,但他还是要做最后的挣扎,他似乎很轻松的笑道:“方天,你身为神级剑士,如此做法恐怕有损剑神颜面吧?”

  虽然明知道对方可能会这么说,但大师叔一开口,方天顿时感觉尴尬不已,他颇为无奈的道:“为了童灵,这个脸我们只能丢了,若是你们不服,尽可划下道来,方天接下就是!”

  虽然在神武界拥有一定地位,但大师叔对于方天口中的童灵到底是为何物,他却毫无所知,但能让神级剑士与三阶神级魔法师同时出动,势必要弄到手的东西绝对不会太平凡,不过此时显然不是搞清楚这个问题的时候。方天一口就把话说到底,显然是不想给对方以言相驳,让自己无言以对,他很明白自己的口才实非辩驳之才,如此一来,双方除了一战已别无他法。

  笑了笑,大师叔道:“说实话,以我们这些人的实力比起你们两个神级高手还有十三个圣级高手实在是不堪一击,不过我还是想试一下神级之威!”

  事实很明显,大师叔绝非方天的对手,但他还是要做最后一驳,让连天,名剑等人佩服不已,此时他们早已经斗志全无,虽然他们把佣兵团推走,但却没有任何的战意可言,水晶级与神级之间的战斗力实在非一般人可想。

  连天,名剑等人很自觉的拉着身边的人退后十多米,只有海天龙还留在场中,现在也只有他一个人才有可能在大师叔危险的时候救回大师叔,只是其中的希望实在渺茫的可以忽略了。

  神级魔法师显然也不想他们的战斗伤到他人,右手的法杖挥动间动作轻松自然,流畅之极,只见随着他那法杖的挥动,场中的大师叔与上前几步的方天两人被一半球型光罩笼罩住,在阳光下不时的反射出刺眼的光线。

  虽然此时处于危险境地,但对于钟爱魔法的小七来说却是分外的激动,能亲眼目睹神级三阶魔法师施展魔法,虽然只是简单一个动作,对他来说都是那么的吸引心神,让人为之沉醉。如同海天龙那直接了当的拳头,法神的动作已然达到本能而自然的境界,动作以简单为准则,剔除所有复杂多余的动作,而小七显然是做不到这么高的境界的。

  光罩内,虽然明知必败,大师叔还是渴望一战,在神武界内,虽然大家偶尔比试,但都是在同级之间比试,他从未挑战过宗主这样的神级高手,而此时显然是一个机会,一个挑战神级的机会,若是还有活下来的机会,只要他心志不移,这次的经验对他来说无疑是非常重要的。

  缓缓拔出长剑,大师叔的目光一直盯着方天,而方天对于这场毫无悬念的战斗并不放在心上,圣级与神级之间存在着几乎不可跨越的鸿沟,而出于对对手的尊重,方天还是凝神以对。

  大喝一声,大师叔举剑冲向方天,双方的距离很短,他的身形在瞬间达到方天身前。大师叔知道他的实力与方天相差极大,所以直接省掉试探性的攻击,只见他双手紧紧的握住长剑,体内的那股中位圣级的斗气轰然而起,被强大斗气催化的长剑猛然爆发出一阵耀眼的红色光芒,没有多余的动作,大师叔那在移动过程中就已经准备好的长剑猛然朝方天刺去。

  对于大师叔简单直接的攻击手段,连天,名剑等人纷纷叫好,像他们都是以比较复杂的招式作为主要的攻击手段,而神级高手基本上不会使出什么招式,对他们来说最简单直接的攻击方式往往只有几种,在强大的斗气支持下,招式往往会局限自身能力的发挥。

  大师叔那对于许多人来说很厉害的攻击,在方天眼里却实在不起眼,大师叔的动作在一般人看来是很直接,也很快了,但在他的眼里是破绽百出。随手架起长剑,催动一些斗气在剑身之上就轻松的挡下大师叔那看似猛烈的攻击。

  似乎早就料到方天会轻松架住他的攻击,大师叔不待力道用尽,立刻收回长剑再次刺出,而方天再次轻松架住。快速的出剑带起空气的摩擦,发出呲呲的声响,剑身上如跗骨般的红色斗气随着剑身的舞动而带起丝丝的残影。

  似乎越来越顺手了,大师叔的长剑运动轨迹越来越趋向流畅,不似一开始的那般给方天以太多的冗余之感,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分钟不到,大师叔对于以意识控制长剑的水平越来越高。方天颇为惊讶的看了眼大师叔,他有些奇怪,作为圣级剑士,大师叔似乎是刚刚突破到中位的,但他的战斗意识却是随着不断的出剑而以可见的速度增强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