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来说,战斗的双方都不会立刻发出最厉害的招式来攻击对手,而是先发一些普通的招式来攻击。如此做法,一些人是由于不清楚对方的实力,是用来探个虚实的,一些人则是瞧不起对手,认为用简单的招式就能解决对手。这是常规战斗意识,几乎所有人都习惯了这样的战斗方式。

  虽然这是最基本的战斗意识,但在有时候却是致命的。天魔狼王就是认为自己的普通攻击能很快的解决海天龙,所以一开始的几次攻击手段都是冰刃。经过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战斗,海天龙对此是十分的清楚,所以他在第一移动开去之后,立刻绕过他早已经计算多时的大树,从另一面朝天魔狼王扑去。

  怎么也没想到对手会这么狡猾,居然不按牌理出牌,以为很轻松就能解决战斗的天魔狼王虽然竭力躲避,但还是被速度提到极高程度的海天龙抓个正着。与第一次解决绵羊相似,他在抱紧天魔狼王的同时立刻张嘴朝它的脖子咬了上去。

  被锋利的牙齿咬穿脖子,天魔狼王气急败坏之下狂乱的在树林里跳跃,同时激动的吼道:“你这个混蛋,居然用这么卑鄙的招数暗算我,我跟你没完!”

  根本懒的理会天魔狼王的废话,在落日森林里,活着的才是王者,王者的行动永远是对的。疯狂的吸取着新鲜而有些温度的血液,海天龙心中叹息,天魔狼王的血液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样,是美妙的补品。

  天魔狼王毕竟是落日森林外围内的顶尖高手了,见抱着它的海天龙无论他怎么骂都不肯放手,立刻改变胡乱跳跃的行动。站定身躯,猛然跃起,带动着身上的海天龙跃上高空,在接近顶点就要力竭之时,他的身体在毫无媒介相帮之下突然转了180度,竟然换成了背部朝下。

  一直忙着吸血,被长长的狼毛遮掩着的海天龙在身体坠落之时方才注意到,虽然天魔狼王的味道很好,但也是要活着才能享受到的。当机立断,他放开怀抱,同时借助天魔狼王的身体使劲一弹,他的身体很轻松的被弹到大树旁,在抓住大树的同时,他的双手灵活的运动了会,还稍嫌娇小的身躯已经卓立地上。

  此时,体重明显超过海天龙的天魔狼王也轻松落地,天魔狼王可是会风系,冰系,水系等系魔法的高级魔兽王,这点小事自然难不倒它了。目光凄厉的瞪着海天龙,渐渐冷静下来,它试探着问道:“告诉我,你刚才使的是黑暗系魔法?”

  没想到天魔狼王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愣了一下,虽然不明白它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海天龙还是答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黑暗系魔法我听都没听过,我只是吸血而已!”

  海天龙清澈的眼神让天魔狼王了然,眼前的幸运小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获得了一种奇怪的能力,可以在吸取魔兽血液的同时还破坏魔兽的身体机能。刚才的那持续半分钟的流血让天魔狼王有些头晕,而且海天龙奇怪的能力让它心头颤动,此时绝对不宜继续战斗,想到此,即使碰上更强大魔兽都没有逃避过的天魔狼王突然转身,逃跑了。

  没有任何有关身为头目的敌人会突然逃跑的记录,海天龙顿时傻了眼,喃喃道:“它怎么跑了?以前那些厉害的家伙都是不死不休的死缠着我不放的,奇怪了!”怎么想也没想不明白,海天龙挠了挠头,去寻找他的食物去了。

  第二次遇见天魔狼王。

  天魔狼王显然把吃过的亏记在心上了,刚见面就立刻展开猛烈的攻击。在一段时间猛烈的攻击之后,倒霉的天魔狼王还是被战斗经验丰富的海天龙抓个正着,而天魔狼王也用同样的招数让他脱离开来,以为这次天魔狼王不会逃跑的海天龙郁闷的发现这头天魔狼王似乎极为无耻,竟然又跑了。

  第三次遇见天魔狼王。

  有了前两次经验,海天龙在天魔狼王使出倒翻招数之时并没有脱离,而是继续吸血。八百多斤的天魔狼王从高空中坠落所造成的冲击力让海天龙瞬间进入短暂的昏厥状态,而天魔狼王虽然也有些头晕眼花,但还能站起来,强压着体内因坠地的震动而引起的气血翻涌,毫不犹豫的张开他的狼嘴吃起海天龙的肉体。

  在被药了两口之后,剧烈的疼痛让海天龙立刻清醒过来,他自然记得他的牙齿的破坏能力与身体的恢复能力已经下降了许多,所以不管天魔狼王咬着他的身体不放,他双手一张,狠狠的抱住天魔狼王的头部,又使出全力的朝它的脖子咬去。

  刚才的晕眩还没来得及结束,海天龙的力道居然让天魔狼王一时没有能力挣脱出来,而海天龙的牙齿所蕴涵的破坏能力与不断的流血又是雪上加霜。双方相持了几分钟,海天龙因身体遭到极大程度的破坏而不得不放开天魔狼王,轰然倒地,而天魔狼王也因为这么长时间的流血与身体机能的被破坏,也倒了下去。

  比起恢复速度,天魔狼王拍马都赶不上海天龙。十分钟不到,浑身是伤,肌肉被咬去大片,森森骨头外露的海天龙又重新站了起来,活蹦乱跳了。在绝望之中,万分不甘心就此灭亡的天魔狼王就这样被海天龙做掉了,当了他的晚餐。

  拖着天魔狼王回到洞内,很快的就给海天龙清理掉。

  接下来么自然是去天魔狼王的老巢扫荡一翻了,说起扫荡巢穴,也是几年前偶然的一次机会,海天龙在魔狼王的巢穴附近干掉了它。当时正准备找个新的洞穴居住的他很快的就找到了魔狼王的巢穴,魔狼王的巢穴绝对比他自己建立起来的洞穴要良好的多,不但通风流畅,巢穴内还有许多新鲜的玩意儿,虽然许多东西都莫名其妙,但是能吃的他都吃了,就连魔兽体内的内核都在他锋利的牙齿下被吞掉了。

  追寻着天魔狼王的气息,一路找到它的巢穴,天魔狼王是拥有高级智慧的魔兽,选择的巢穴位置相当合理。巢穴前有大片的空草地,可以玩耍,旁边有条小河流经过,渴了随时可以喝水。巢穴是建立在一座高坡底下,站在高坡之上,可以看见附近几百米内的状况,且因为天魔狼王的存在,附近千米之内没有其他族群的存在。

  有些激动的快步奔进天魔狼王的巢穴之内,内里的景象让海天龙顿时一呆。一条迷你型的天魔狼王躺在看起来很舒适的床上,说是床,其实就是些枯草堆放起来的狼窝,只是这些草不是普通的草而已,若是拿到天武帝国贩卖,这里随意拿几根枯草去就能卖上好些钱了。

  似乎是感觉到熟悉的气息进来了,迷你型的天魔狼王快乐的奔到海天龙身前,轻轻的抓着他的脚撒起娇来。小天魔狼王的无害举动让海天龙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虽然已经杀死并吃过了无数条天魔狼,但那些都是已经成年了的。

  跟前的这条小家伙就像是当年的自己,无人照料,想来以它目前的身段,虽然是天魔狼王的身份,但毕竟还很弱小,若是无人照顾成长,它只怕见不了明天的太阳了。

  幼小而无害的天魔狼王让海天龙的心头顿时涌起一种冲动,把它收养下来的冲动,看它这么亲热的对自己撒娇,显然这头小家伙是因为他身上携带着老天魔狼王的气息,可怜它还不知道它的父亲或者母亲刚刚被自己吃掉,甚至连魔核都咬掉了。

  颇为感触的,海天龙缓缓蹲了下来,右手轻轻的抚摩着小家伙的身上白色的狼毛,十分的柔软,手感舒适:“小家伙,我收养你好不好?你想要跟着我吗?同意的话就点个头!”

  带着疑惑的目光,望了海天龙一会,此时还很弱小的小家伙哪里听的懂他的话,又继续撒娇的舔着他赤裸裸的双脚。

  既然下了决定,海天龙自言自语道:“既然你没拒绝,我就当你答应了,好了,你以后就跟着我了,对了给你起个名字,以后你的名字就叫小白好了!”

  似乎感觉到海天龙的心意,已经被命名为小白的天魔狼王抬起头来叫唤了几声,又继续舔起他的脚来。十分怜惜的抚摩着小白,一股同病相怜的感觉油然而生,虽然一直回避他还有亲人的事情,而且也已经很模糊了,但是天生的感觉还是存在了,体会着心头泛起的那股奇怪的感觉,突然摇了摇头,海天龙笑道:“我在想什么呢,小白你饿了吧?我给你找些吃的!”

  似乎对于吃这个字有些明白,也可能是感受到海天龙的心意,小白急忙高兴的来回蹦跳着。刚走出门口,似乎想到什么,海天龙突然回过头来叫道:“小白你和我一起去,我们两个一起找!”

  神色雀跃的甩着尾巴,小白几个小跑奔到海天龙跟前,亲热的叫了几声。虽然海天龙的形象与老天魔狼王毫不相干,但是他身上的气息却是小白最熟悉的,作为拥有高级智慧天魔狼王的后代,小白对一些现象能理解并接受,就比如海天龙的形象跟与它相处了一段时间的天魔狼王相差极大,小白只根据气息就认同了他。

  酷.匠》网永久-a免Q费看'L小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