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家新喜。

  依照小城习俗,婴儿在出生七天后要接受月神祝福,得保将来平安。祝福仪式很简单,只是带着婴儿到月神庙里,在庙祝的安排下接受月神祝福,在接受祝福之时,除了庙祝之外,其他人应避嫌。其中似乎有骗钱的嫌疑,但这么多年来这个习俗一直在小城流传着,所有人早已经习惯了所谓的月神祝福的存在。

  小城不是很宽阔的街道上,只见海童恩抱着刚诞生七天的小孙子,乐呵呵的逢人就介绍他刚出生的小孙子,刚刚接受了月神祝福。小城居民都较为淳朴,加是海家在小城里的名声一直都很好,大家纷纷为海家再诞新儿高兴不已,似乎是自家刚有喜事一般。

  幸福快乐的日子总是如踏驹般流过,一转眼,又是五年过去了。

  秋天,夜凉如水。天上微星闪烁,柔和的月色照亮着大地,显得静谧安详。

  晚饭时间刚过不久,海天城外的大路上,三条人影正快速移动着。借着月色,可见一位相貌颇显威猛的中年人,手持一把利刀追杀着另外两人。被追杀的两人踏鼻,尖额,鼠目,相貌十分的猥琐,让人一看就感觉他们绝非善类。

  似乎被追杀的不耐烦了,其中一身材高大之人一手架开对方的砍刀,怒吼道:“老鬼,不要以为我们兄弟两怕你,你再追着我们不放,可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哼,陈敬,陈幂,你们兄弟俩人一向杀人如麻,作恶多端,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好说话了。今天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你们再次逃脱的,大炎斩!”中年人一脸正气的说道,他对于对方两兄弟的威胁十分的不屑,一想到对面两兄弟多年来的恶行,他就怒火上涌,遏止不住,手上展开更猛烈的攻击。

  随着他的怒吼之声,只见他手上的刀猛然爆起亮光,刀光呈火红之色。在自身强大的斗气催化下,刀身上的火红之光的亮度瞬间达到顶点,如百瓦灯光般散发着炽热而耀眼的光芒,照亮了四周,地上的碎石已然清晰可见。

  “呀!”持刀的中年人大喝一声,强大的气势伴随着招式大炎斩的挥出而迅速扩张开去,直避的两个对手连连后退,无法应招。同时,火红之光在他的斗气驱使下,瞬间脱离刀身朝两个敌人快速轰击而去,笼罩着大片攻击范围的火焰直接在两人周身爆炸开去,飞溅起朵朵火花,让本就已经不好过的陈敬,陈幂两人的脸色变的更加难看,在月光与火光的照射下显得十分的恐怖。

  “呃!”两个獐头鼠目的家伙齐皆闷哼一声,摇晃中,高大的身躯有些不自然的弯曲了些,看来是在大炎斩之下受伤不轻。此时两人意识到明显不是中年人的对手,作恶多年,两人自然知道此时应该做什么。不待中年人继续出招,他们趁着对方因发出强大招式而出现微微停顿之时,强忍着体内的伤势,极有默契的同时朝城内快速逃去。

  “可恶!”中年人见对方在他的大炎斩下居然没倒下,待气机稍微稳定下来,急忙展开身形,朝城内追去。

  大炎斩的威力虽然十分的强大,但若是修炼不大家,强大的招数往往会有缺憾,其中之一就是发招之后需要一点时间调息,也因此,这些威力强大的招数一般人除非关键时刻都不会随意使用,要不然若是恢复的慢了点,就会被对方有可趁之机。

  海家大院内。

  已经45岁的海童恩正逗着他可爱的小孙子,五岁的孩童已经可以奔跑了,虽然速度比较慢,但是他还是很努力的追着他的爷爷,一双小双不时的挥舞着,嘴上发出快乐的咯咯笑声,好一副家庭和睦景象。

  好一会,五岁的孩童终于感觉累了,嗵的一下就这样坐在地上。海童恩急忙跑过来抱起他可爱的小孙子,哈哈大笑着,同时为老不尊的一手逗着孩童的小家伙,一边笑道:“不愧是我的宝贝孙子,才五岁就有这么大的小家伙了,将来一定能多子多孙,哈哈!”

  对于海童恩的挑逗毫无所觉,孩童睁着一双无邪的大眼睛,望着他正一脸幸福之色的爷爷奶声奶气的说道:“爷爷,天龙要吃吃,肚子饿!”

  天龙的话让海童恩惊觉,抬头望天,才发觉有些晚了。说起来他的这个宝贝孙子真的很能吃,晚饭才过来两个小时不到,这会又叫饿了,真不晓得他这个小肚子吃下这么多的东西都消化到哪里去了。

  天龙这么能吃,海童恩到是觉得高兴,他认为小家伙越能吃,将来会长的越壮实,想到此,遂大笑着捏了捏孩童的小鼻子:“我的宝贝孙子饿咯,天龙要吃吃咯,爷爷带你去吃吃!吃的越多,宝贝长的越快,哈哈!”

  就在海童恩刚迈开脚步之时,两条黑影在他眼前闪过,双眼一花,接着他就发觉他手上空空如也了。下意识的,他双手朝前一搂,却发觉怀中空无一物,心头泛起一股惊悸。

  “给我放下他,要不然……”一声暴喝自屋顶传来,也震醒了海童恩与一直在旁边待命的下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海童恩猛然抬头,骇然发现他的宝贝孙子正被一个獐头鼠目,一脸猥琐的家伙抱着,而那人的一只手正捏着他宝贝孙子的脖子,似乎随时可能会被捏断。

  “白天明!你站着不要动,要不然,……嘿嘿!”手上抱着孩童的那人发出阴森森的笑声,手上随意捏了捏,孩童的脸色顿时大变,“哇!”,受到不是他所能承受的力量的侵袭,孩童立刻嚎声大哭起来。

  “不要啊!”海童恩本能的双手遥举,失声惊叫。

  他们三人赫然就是刚才在城外打斗的三人,一个一脸正气,长相威猛的中年人,还有獐头鼠目的陈幂,陈敬两兄弟。此时孩童成为人质,让中年人也就是白天明投鼠忌器,空有一身本领却被对方两个卑鄙的家伙遏止住,他心头压着一股闷气,却是无法发泄出来。

  “你们不要乱来,我不动,我不动,你们到底想怎么样?”见对方似乎有撕碎无辜孩童的势头,白天明急忙停下正缓慢移动的身形,虽然心中焦怒,却又只能与对方相协商,看来这次又是前功尽弃,抓不到这两个帝国要犯了。

  陈幂手持海天龙要挟着,“你马上给我让开,待我们兄弟两安然离开之后自然会放了他!”似乎受伤不轻,他说话时中气不足,嘴角不自然的微微抽动了几下。

  虽然个性有些卤莽,白天明还是知道此时此刻一定需要冷静,要不然海天龙出了什么事情,他可负责不起,微一沉思道:“我怎么知道你们会不会放了他?要是你们逃了之后把小孩子杀了怎么办?”

  陈幂心中早已经把白天明诅咒了几百遍了,心知此时不可意气用事,遂一脸真诚的说道:“放心好了,我们兄弟两虽然混蛋,但是也不会傻到把他杀了,以后让你天天追杀我们,我们可不想天天过那种逃亡的日子!要知道你白天明可是圣级高手!我们兄弟两可得罪不起哦!”

  沉吟片刻,没有想到其他办法的,白天明只能选择相信他们两兄弟这次会大发善心了。念及此,他指着孩童问道:“那他?”

  海童恩十分焦急的指着海天龙想说话,又担心那个看起来十分凶狠之人一不高兴就拿他的孙子开刀,只好干焦急的等着。

  陈幂心中焦急,他体内的伤势有些压制不住了,要是再拖下去被看出来就糟糕了,见白天明有些松动,他急忙保证道:“我们会把这个小家伙放在离落日森林最近的小村里,明天你去找一定能找到的,如何?”

  “那好吧!你们记住,若是这个孩子有什么闪失,你们就等着以后被白家追杀吧!”作了个几乎起不到作用的威胁动作,白天明让开身去,因为他身后的方向就是落日森林。

  见陈幂与陈敬匆匆离去,海童恩急忙朝白天明叫道:“老弟,我的宝贝孙子就拜托你了!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此时他只能寄希望于看似很厉害而充满正义之色的中年人了。

  此时才想起孩子的亲人还站在下边,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白天明颇觉尴尬的道:“对不起,刚才我自做主张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的孙子给带回来的,我这就去跟着他们!”

  说着,白天明身影闪动,已经离开屋顶了。刚才莫名其妙的就因为他的事情把人家的孙子给牵扯进来,现在还被两个毫无信誉可言的混蛋给带走了,他能放心才怪了,再说他也不好意思等到明天才去救人。

  Y(最#2新章_C节f上3酷{y匠8网4

  就这样,海家新生的海天龙从人们的视眼中消失了。

  陈幂与陈敬神色十分狼狈的奔出海天城,一路不敢作任何停留的逃了半天。

  “噗!”终于压不住体内的伤势,张嘴喷出一大口积血,积血散去,陈幂的脸色好转了些,他一脸的庆幸,呼吸颇为紊乱的说道:“他妈的,幸亏老鬼的大炎斩不是很熟练,要不然就是有千万钱财,我们两个也没命享受了!”

  陈敬也停下身来,身心劳累的躺在地上,道:“是啊,这老鬼的战斗力比起几年前强了许多,连大炎斩都练的有几分功力了。嘿嘿,说起来我们还真幸运,我们抓了这个小鬼头要挟成功,若是他不顾这小鬼头的生死而直接把我们格杀的话,我们今天就难逃一死了!”

  双手支地,勉强站了起来,陈幂道“兄弟,我们还是先把这小子给解决掉,回去养伤要紧,再拖下去我们可就麻烦了!哎,早知道就不要招惹他了,这趟活真是麻烦!”

  “怎么做?我看还是直接扔进落日森林得了,他一个小孩子在落日森林绝对没有活口的机会,而且以后即使撞上老鬼,我们也不需要顾虑太多,他绝对不敢进这找人的!”

  “也好,就这么办,走吧!”

  陈幂与陈敬似乎极为忌惮落日森林,匆忙的把海天龙扔进落日森林的外围,他们就如丧家之犬一般逃跑了。

  海天龙被扔进落日森林,白天明自然是找不到了,何况他也不敢进落日森林里来寻找,所以他选择了逃避,再也没有回过海家回信,同时为了解决心中的不安,他开始常年追杀陈氏兄弟的生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