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天城地处天武帝国西部,既非军事要塞,亦非商业重镇,乃一无名小城。

  海天城地处平原,人口不多,经济发展较慢,不受帝国重视。城内,五条大街纵横,小街道交错。大街上人群稀稀朗朗,小贩子大声吆喝着各自的商品实乃天下少有,错过可惜。偶尔有一辆超过城市规模量度的豪华马车经过,却是匆匆离开城门,奔驰而去。

  海童恩在海天城也算是小有名气,他一手建立的海家商队虽然只是在初具小商队的规模,但在海天城这样的小城市内到也是数的上了。十多年前,决心要做一翻大事业的海童恩狠心丢下妻儿,走出海天城流浪他乡。

  几年后,衣锦还乡的海童恩在归来的同时,身后还带着一个小商队。当时的他在海天城内的名头一时无两,虽然很多人看他不舒服或者看不起他,但他确实是凭借自身能力在短短几年内创下一翻基业,而他性格爽直,待人如己,自然很容易的就被普通平民大众所接受了。那些嫉妒他的人虽然不爽,却也是拿他无可奈何。

  今天可算是海家大喜之日,海童恩的大儿媳妇今天可能会诞下第三子,说是可能是因为没人知道她生出来的是儿子还是女儿。在海天城这样的小城市,大多户人家里喜欢的是男孩,因为男孩可上武校修行,若是资质好些的,将来可能出人头地,光耀门楣。

  海童恩的思想还算开阔,无论男孩女孩他都喜欢,更何况他已经有几个孙子了,就是还没孙女。也许是人心难测吧,可能是因为之前生下来的都是孙子,心理感觉上似乎有些多了,所以他还挺希望他的大儿媳妇能给海家生个小孙女出来,阴阳调和之下,家里也热闹些。

  随意的挂着一套衣裳抵寒,海大千神色颇是急切的在屋外不停的走来走去,而屋内则是越来越轻的嘶喊声,若非接生婆多次报信说他的夫人只是有些劳累的话,他早就冲进去了,毕竟谁家夫人若是痛苦的叫了近一天了却还没诞下婴儿,会不着急?

  “大千,你都转了一天了,平时叫你练武你马上就喊太累了,现在都连续走了一天了倒是不喊累了!先坐下来,接生婆不是说了没事,你不要太担心!”海童恩见他这个大儿子从凌晨一直焦急的在屋外转到现在,不禁有些好笑的调侃了句,却见海大千根本没听见他在说话,仍然是一转一回头的瞧着屋内,心中又是怜惜又是无奈,遂再次以不晓得安慰了几次的话语安慰道。

  屋内早已经嘶哑的痛苦喊叫还在继续,这充满痛苦的叫喊之声不断的折磨着海大千的心,连脚上因为连续长时间来回走动而起了水疱也不知道,此时他脚上的水疱已经连续破碎许多次了,只是屋内痛苦叫声的牵引而对此毫无所觉,夫妻连心呐。

  地上,海大千脚上水疱多次破碎而流淌出来的血水在他来回走动的路上形成一条明显的痕迹,看上去触目惊心,让人感觉心痛而欲酸泣。虽然海童恩的确心痛,但他却是没有办法,这个时候若是把他的这个大儿子打晕过去,事后海大千一定会怪他的,在这个重要的时刻,几乎所有丈夫都希望能与自己的爱妻一起度过。虽然会有些痛苦而残忍,将来换来的却是无悔与温馨,一个属于他们的美好的回忆。

  近一个小时后,屋内充满痛苦的叫声终于停止,随之而来的是婴儿嘹亮的哭啼声。终于听到这辈子最想听的声音,海大千心情一松,身形立刻朝屋内奔去,可惜这么长时间的坚持让他本来就不是很强壮的肉体早已经负担不下,此时心情松了下来,身体也随之倒下,“砰!”的一声,他昏过去了。

  “大千!”表面上看来轻松而实质上却是颇为紧张的海童恩骇然见到海大千轰然倒下,急忙奔上前去,手一探,“呼,还好没事,这小子,真是的,总是让你老爸我为你担心!”

  呼吸仍在,而且相当的平稳,神色安静而有些笑意,看来只是太过劳累而昏厥过去了而已。放下心来,海童恩叫醒在边上长时间等待着而睡着的下人,扶着呼呼大睡的海大千进去客房内。

  亲自动手整理好睡被,看着海大千年轻而富有朝气的脸上露出婴儿般的睡容,海童恩会心的笑了笑。他的这个大儿子什么都好,就是不喜欢练武,要知道在天武帝国,不会武术的男子会被人嘲笑的。虽然有些失望,但海童恩倒也放的开,经过多年的商海沉浮,他现在只希望看到一家人和和睦睦的过小日子,风浪滚滚的日子并非每个家庭所能承受的下来的。

  轻轻的走出客房,看着灰暗的天色,月色高挂,海童恩此时才真正注意到原来此时已经是晚上了。很快的,他想起他那刚刚诞生的孙子或者孙女,心情雀跃之下,快步行至产房外,干此活多年的接生婆自然晓得大户人家的规矩,早已经在门口等候着。

  “恭喜海爷,贺喜海爷,海家再添一位公子了!”见海童恩带着喜悦的神情快速奔来,虽然很累,但接生婆还是先道声恭喜。要知道此时人家的心情直接影响着她的赏钱,她一直守侯着里面的那位这么久不就是为了额外的赏钱么。

  “好,哈哈,这是你的赏钱,你也累了,快回去休息吧!”心情大好的海童恩赏起钱来自然不会小气,笑容满面的他还是注意到接生婆极为劳累的神色,立刻煞住即将冲进去身形,很是体恤的说了句。

  “是,谢谢海爷,谢谢海爷!”一天的辛苦终于换来了回报,接生婆兴奋的差点蹦起来。不需要仔细去数,但是刚才海童恩递过来瞬间散发出来的金黄色,加上手上颇为沉重的分量,她就知道这份赏钱至少够他们一家五口过上四五年的好日子了。

  看着渐渐远去的背影,海童恩不由开心的笑了笑,对他来说,刚才的那份钱并不算什么,但对接生婆来说却是一份大礼。有时候钱再多也买不来真心一笑,此时随手一份赏钱却是换来人家的真心,又何乐而不为呢?不再多想,他快步走进产房内。

  屋内,经过特殊手段而流通起来的暖气让整个屋子的温度比外面要高些。产房是专门为海家几个媳妇待产之用,相比其他商家,设备也算比较齐全了。暖玉床上躺着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此时正充满爱意与幸福的看着怀中的婴儿。

  看着脸色苍白却是笑容满面的大儿媳妇,海童恩心中泛起阵阵甜意,犹豫了会,他缓缓的退出门去。虽然他很想看一眼他的孙子,但是当他看到儿媳妇苍白的脸色上带着的幸福之色,他知道此时需要给她一些时间,一些沉浸在幸福与快乐的感觉中的时间。这位伟大的母亲痛苦了近一天了,此刻终于等来最大的安慰,在新生的婴儿身上,她需要时间来倾注她的柔情与母爱。

  海大千慢慢的睁开双眼,半开时,猛然想起他那位美丽的妻子应该已经给他诞下一个宝贝儿子或者宝贝女儿了吧?唰---,他站了起来,却又坐了回去,有些艰难的抬起双脚,他终于发觉到他的双脚的状况,看来暂时不能行走了。

  “来人呐!”海大千大声叫道。

  “大少爷有何吩咐?!”看来来人是一直站在门口待命的,海大千刚叫起,他就进来了。

  “快扶我到夫人那!我要看看我的宝贝!”神情雀跃,海大千见有人进来,立刻吩咐道。他根本没去想经过一天的辛苦,他的夫人可能会出现什么意外,人心总是往好处想的,会忽略其他一切不良可能,更何况正快乐无比的他。

  4酷hg匠,网"永;V久rb免…费*u看c小L说#

  产房内。

  “夫人,辛苦你了!”轻轻的抚摩着正沉睡着的睡美人,海大千此时心中滋味复杂,为妻子所受的苦,他苦涩,为新生的生命,他幸福,为他与美丽华贵的爱妻的第三个儿子,他骄傲。

  过了良久,一直在旁边守护着的下人突然出声:“大少爷,您的伤口又裂开了,我马上给您包扎!你忍着点!”

  所有的感情都倾注在新生的婴儿与美丽的爱妻身上,即使伤口再次裂开,海大千都浑然不觉,下人的话声与脚上的疼痛让他把注意力转移过来,看着脚上正慢慢流淌出来的血水,他似乎毫无痛觉的笑道:“看来经过昨天的锻炼,我的体质似乎一下就好多了!”

  颇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那位下人道:“大少爷您永远都是这么乐观,无论什么坏事到了您这里,都让您给说成好事了!我们都很羡慕大少爷您的乐观呢,这大概就是老爷经常说的知足常乐了吧?”

  似乎想起他的那位就要步入中年的老爸,海大千不由大笑起来:“阿福你的记性不错,我老爸他总是喜欢说这样的话,看来他说的多了,就连你们都记得七八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