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你应该做的事情,其余的,朕会处理好。”

  看似提醒的话语,里面却充斥着警告的意味,皇上的眼眸有些阴沉,他想要怎么样去做的事情,必须要听从他的调遣才是。

  任何人都不能够轻易的违背,不然将会被他视为有反叛之心,即便是自己的亲子,就算是将来要继承大统,也应该是理所应当的那一个。

  “是。”

  说什么听什么,就够了,少祯的眼睫毛微动,事情的发展似乎比他所想的略微有一定程度的简单,只是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似乎有些不对劲。

  平稳住自己的心绪,皇上这么做一定是有他自己的道理,倘若自己问多了,也许会被怀疑也说不一定。

  “回去好好休息,对了,八王妃是不是和你一起前去了?”

  脸色与语气都有一定程度上的缓和,但仍旧带有自己的凌厉与霸气,皇上关切着少祯,突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这样询问着。

  那天少礽的话还是让皇上有些放在心上的,只是要以大局为重,不能够让某些人觉得自己是非不分而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将会是得不偿失。

  “并没有。”

  下意识的否认着,少祯眼眸里泛起浅浅的涟漪来,镇定自若的他没有任何的异样,反而是继续的温和,轻轻摇了摇头。

  在没有确凿的证据面前,只要自己一口咬定没有,即便是再怀疑又能够怎么样。就算是有了确凿的证据,一样可以让它变得没用。

  变样的来针对自己也就罢了,倘若有人还想要在桃夭身上再做什么文章,他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T$最A新E章,◇节☆上~o酷l=匠网◎

  皇上也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多问什么,而是摆了摆手,让少祯离开了。

  眼眸里充斥着捉摸不透的情绪,泠然的看着少祯离开的身影,厉害的人并不是他这个病殃殃的儿子,而是那位出身名门的女子。

  陶元帅如此的英勇,即便是他的女儿,也应当不会差的。

  不过还好,也只是个女子罢了。

  少祯回到宫中的事情,无疑在后宫里掀起了一番不小的风浪来,正在用茶的皇贵妃咬牙切齿,连执着茶杯细嫩的手也多了几分的力气,像是要将这茶杯捏碎一般。

  回来也就罢了,还是完好无缺的回来,这让皇贵妃如何能够再继续的安稳下去什么都不做。

  直到现在,她都揣摩不透皇上的心思,同样不知道皇上这样做到底是因为什么。

  气愤的不仅仅是皇贵妃一个,德妃同样有着不悦,即便少祯是自己的亲子又如何,自己对他的期盼可是不一样的。

  倘若这一次换做少禔前去,必定是能够大获全胜的。

  虽不了解具体的事情,但是知道了有伤亡的存在,纷纷猜测着是什么样的事情,一夕之间,各种各样的言论都这样悄然无声的出现了。

  少祯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静静的回到八王府,刚下马车,便看到了他并不想看到的人,不禁有些头疼。

  但总是要面对的,清冷的向前走去,想要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越过李香菱的阻挡,这是少祯原本的想法。

  只可以仅仅只能够这样去想而已。

  “王爷可算是回来了,急死妾身了,王爷有没有受伤,一定是吃了不少苦吧。”

  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滑落了下来,李香菱身着妖艳的桃红色,为的就是要引人注目,仔仔细细梳好的发髻,带着一根瞩目的红宝石金钗,可谓是明目张胆的炫耀。

  精致的妆容,脸颊上挂满了泪痕,无论是谁,也会动一些恻隐之心,有些不忍。

  略微哽咽的话语,看着少祯这样的疲惫,李香菱就满是心疼,不过好在,少祯平安的回来了,也不枉自己这么多天一直忧心着。

  每日黄昏时分都要在这里张望,而每次等到了夜色茫茫,眼眸里总是掩饰不住的失落。

  方才听到少祯回来的消息时,李香菱有些不可置信,连忙吩咐肜吟细细打扮,就是为了好好的迎接少祯。

  以解这些时日的担忧之苦。

  “本王没事。”

  淡淡的扔下这样一句话,少祯避开李香菱便直接走了进去,甚至都没有用正眼去瞧她,才没有那样的心思。

  这十一天所发生的事情,少祯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的整理一遍才是,怎么可能要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的淡然,他做不到。

  直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平安连忙张罗着沐浴与饭食,他知道少祯需要的则是好好休息。

  廖氏和扯叶也在期盼着,可是迟迟看不到她们想要看到的身影,难免有些落寞。

  “我问你,王妃呢?”

  等到了好久,终于等到了一个平安闲下来的时候,扯叶连忙将平安拉到了一旁偏僻的角落,低声询问着平安。

  语气里有些着急的模样。

  原以为看到王爷回来后,王妃也该回来了,可是似乎并不是这样。

  平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周围的情况,而后这才回答着桃夭道:“王妃自然是在元帅府啊,现在王爷回来了,明日王妃得到了消息,自然也就回来了。”

  略微欣喜的模样,选择这样说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谁知道这个时候某个角落里会不会有人在偷听什么。

  不能够因为自己的一时失误而给王爷和王妃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也是,明日我就回元帅府给王妃报信。”

  笑意取代了原本的担忧,扯叶缓了一口气,提心吊胆这么多天,终于可以放心了下来,其实也是蛮不错的。

  只要没出事,就什么都好。

  没有经历过的事情,自然是不会直到具体的情况,也不会知道危险的指数,当然也不需要知道。

  “嗯。”

  平安用力的点了点头,看着扯叶这样温和而天真的笑意,突然有些欣慰,至少她没有去经历那些可怕事情。

  心里沉闷的感觉正在一点点的消散,只是到底还是存在的,这样的状态无可改变。

  倘若非要有人承受的话,他愿意连同少祯和桃夭的一起,独自一个人承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