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桃夭早就该想到这是一个圈套的,而自己当初为了帮少祯,忘却了整个家族的兴衰都在自己的肩膀上。

  牵一发而动全身,大约就是如此了,唯有装聋作哑,才可能逃过这一劫。

  是了,皇上怎么可能会不忌惮陶元帅手里的权利,自古哪个帝王不希望兵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掌握主动权,而是被动。

  桃夭呆坐在桌边,紧紧蹙着的眉头无疑是在担心少祯的状况,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够安然无恙。

  贝齿轻咬住自己的下唇,一汪死水点眼眸里泛起几分的锐利,越发变得冰冷。

  少祯没有先回八王府,而是去了兵部与兵部侍郎交接余下的将士,以及统计这次伤亡的将士。简单的安排好后,将剩下的事情交给了李孝仁,带着平安一同前往皇宫。

  得知八王爷平安无事归来后,有些人已经按耐不住自己心里的紧张,甚至坐立不安,有想过会是这样的情况,却没想到会来的这样快。

  直奔上书房而去,此刻的皇上正在这里批阅着奏折。明黄色的简易龙袍加身,象征着自己的身份与权贵,提起朱砂色的笔,圈圈点点的在纸上留下痕迹。

  左手边放置着一杯茶,再者就是点燃的烛火映衬着,整个房间里到处都是灯火葳蕤,企图将房间照的更亮。

  十分静谧的环境,偌大的房间里只有皇上一个人在这里,其余伺候的公公与侍卫,皆在门外。

  “启禀皇上,八王爷回来了。”

  公公小心翼翼的走进房间,站在正中央的位置,俯下身开口说道,语气里多了一抹的谨慎,不高不低的分贝,心里有些胆怯。

  明显这个时候不管什么事都是不能够贸然的打扰皇上的,可是公公又掂量不出来八王爷事情的轻重,再三犹豫下,还是选择冒这样的险。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皇上的思绪就这样被硬生生的打断了,提起毛笔的手明显一顿,顺势将笔放置在了笔搁上,微微坐直身躯,厉声道:“传。”

  就一个字而已,皇上眼眸里凝结着所有的气息,镇定自若,却又威严不减。

  还在想这么久都没有一点消息,会不会是不会再有了,却不想这个时候突然的出现,然而皇上早已做好了任何应对的准备。

  片刻,少祯便缓步走入殿中,俯身行礼道:“儿臣参见父皇。”

  G酷匠网B永=☆久免K^费看小?说Q

  和顺而平缓的语气,温柔似水,就好像他还只是一个病殃殃的王爷一般,清俊的身影,却含有几分的柔弱,大约是病态的缘故。

  风尘仆仆的操劳在少祯身上清楚的展现出来,眉目间隐隐含着疲倦,就连他的脸色也更加的苍白。

  悠然间轻咳了一声,乖乖的站在那里。

  “起来吧,这次可还顺利,真是难为你了。”

  温和的态度里浮现一抹慈爱,皇上此刻表现出来的就像是一个普通的父亲在关心自己的孩子一样,只可惜他们到底还算是君臣。

  就是故意去为难才会做出那样的决定,不过看着少祯能够平安无事,皇上心里自然也是安稳了不少,到底是自己的孩子。

  “谢父皇,儿臣带兵不利,损失了三百多人,请父皇责罚。”

  挺直自己的身体,而下巴却微微低垂,少祯的语气里夹杂着一抹悲哀。

  还需自己先入为主为好,摸不清皇上存在着什么样的心思,这可是自己的爹爹,但两个人之间终究隔的太远,远到硬生生的隔出巨大的间隔来。

  平静的眼眸里迅速划过一抹落寞的情绪,那件事虽然和自己无关,但到底是自己带去的,若是自己能够强制性的命令他们,也许就不会那样的伤亡。

  也许是在对抗中的死亡,怎么说也比自作孽要好一些。

  皇上淡淡一笑,安抚着少祯说道:“此番你着实辛苦,朕怎么会忍心责罚你,好好安抚那些牺牲的将士们的亲人。”

  比他预计的情况要好一些,最起码不是全军覆没,这就够了。

  到底他只是想去探探那些人的虚实罢了,等到需要的时候,才能够明白怎么样做才是合理的。

  如此看来,那些人不足为患,皇上自然是需要再度去忧心了。

  存在对他江山威胁的隐患,自然是要杀之而后快。

  “父皇,那些人是误食了夺命草才丧失性命的。”

  犹豫了片刻,少祯还是选择了这样补充着,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实话实说才是的,隐瞒对他并没有好处。

  而如果有些人一同来指责自己,那可就是麻烦了,考虑到这些,不能够让那些人有机可乘。

  惊讶在皇上锐利深沉的眼眸里一闪而过,收敛紧缩自己的眸光,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不是因为对抗而亡,而是因为误食某种东西。

  这让皇上有些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太过于不可思议的存在。

  而后,少祯选择了有保留性的将事情大概讲述了一遍,最起码有一个看似完整的结构,不像是轻易间编弄出来糊弄人的东西。

  “原来是这样,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不要轻易对外人提起,明白么?”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皇上有种这是自己作茧自缚的结果,思量了几秒后,这样叮嘱着少祯,能够掩盖的事情,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为好。

  他可不想听到别人议论他不好的话语,眼眸里的情绪又加深了几分,隐藏着自己的心思,不愿轻易的泄露出来,也不愿让别人一眼看透。

  帝王的心思一向是很难能够猜测的,倒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只是因为他们手里至高无上的皇权,与这个统治的位置。

  “儿臣明白,可是倘若明日那些大臣们问起……”

  大约是有几分懂的,少祯适当的询问着皇上,还是将自己份内应该做的事情做好才是,而且必须要有个可以应对的办法才是。

  眼眸里涌现出一抹冰冷的情绪来,少祯唇角勾勒起一抹无奈的弧度来,清冷的眸子淡淡的看着皇上,有些话就这样被继续的压制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