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如梦安排好房间之后,桃夭便嘱咐如梦好好歇息,不要总是紧绷着一根弦那样的劳累,对她而言只会是一种负担。

  不管发生了什么,即将会发生什么,至少这个晚上,应当有个安梦的睡眠才是。

  缓步走至书房,远远的看到灯火葳蕤,桃夭便知道陶元帅是在等着自己的,而这件事情,桃夭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同他讲。

  脚步凝顿在门外的时候,桃夭稳了稳自己的情绪,这才坦然的走了进去,眉目间满是淡然的模样,唇角勾起了一抹浅淡的笑意。

  最起码让自己看上去不是那么引人担忧的。

  “爹爹。”

  桃夭俯身行礼,温和的开口叫道,不急不慢的语气,简单梳起的发髻上簪着一支带有流苏的琉璃发簪,随着她的动作晃动,发出细小而清脆的声音。

  一身月白色的衣裙,如同一汪清水那般的温和平静,既不张扬,也不卑微,那张柔美却带有一抹凌厉的容貌,有着自己的傲气与华贵。

  =`酷|匠网n永x久免h5费看小pQ说n

  换回女儿装的桃夭与男儿装扮是不一样的,一个体现出凌厉来,而另一个则是有些清秀。

  “不必多礼,究竟发生了什么?”

  沉稳而凝重的坐在椅子上,绛紫色的衣袍着身,陶元帅那张泠然而严肃的面孔上,紧紧皱起了眉头,似在思量着什么。

  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凝重的气息逐渐在房间里蔓延。

  总感觉这十一天不会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他需要一个具体的答案,能够讲这十一天讲述清楚的答案。

  然而最为凝重的并不是气氛,是陶元帅自己的心。

  “爹爹,安芜县早在三年前就泯灭在一场天火里,所谓的安山之上哪里有土匪,反而却差点丧失了性命。”

  笑意凝结在桃夭的容颜上,下一秒又转而化为了阴沉与悲愤,却很好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而话语里带着明显的抱怨。

  稍稍停顿了一两秒,桃夭再度开口说道:“皇上不会不知道这些事情,那为何还派我们而去,白白牺牲了三百多将士,而爹爹,知道这些事情么。”

  她需要一个解释,更需要一个事情的真相,并不是全然为了自己。

  即便那些将士的性命和自己没有什么关联,可到底还是条人命,和自己也是相处过一些时日的,他们,也是不容易的。

  如同质问的口吻那般,沉稳而平静的眸光这样看向陶元帅,没有丝毫的逃避。

  无所畏惧。

  “略有所闻,以为是安山又出现了什么新的乱子才会派你们而去。你要知道,安山上那些存在的人,同样是皇上的心腹大患。”

  陶元帅当时并没有将自己所知道的告诉给桃夭,是因为他觉得可能不会有多大的关系,也就没有在意。

  反而是认为桃夭他们会一直前往安山查明情况,并不会去往安芜县内,毕竟没有什么联系,而且隔的也不是很近。

  然而陶元帅所没有想到的则是,桃夭他们所认为的危害百姓是迫害了离安山最近的安芜县的百姓,所以才会去到那里。

  这样看来,一开始双方都想错了。

  “可是他们又什么都没有做,更何况,以为就我们这一点兵力就可以剿灭么,根本不可能,那些人,足够强大。”

  桃夭微微的摇了摇头,凭借着自己的印象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单单就是偌羽他们五个,别说以一敌十了,五个人联手怕是都很强大。

  珏域与临宣也都不弱,连自己都有些胆怯。

  即便是花落之一瞬间能够解决掉很多的人,但终究不会帮着朝廷的。

  在他们没有任何动静的时候就想要除掉他们,是一件极其危险的时候。桃夭的眼眸里泛起一抹冷意来,有时候她真的搞不懂那些手中握有权利的人都在想着什么。

  没有什么事情还非要挑拨着徒生是非,是不是太过于安逸的日子。

  “正是因为背后有势力,皇上才想除之而后快,不过看到你们平安无事,我也就放心了。”

  微冷的语气里带有一抹的严肃,而后陶元帅缓和了自己的情绪,淡淡的冲着桃夭说道,不经意的握住自己的手心,似是在做什么决定一样。

  难免会有牺牲,甚至陶元帅想过全军覆没的情况,还能够回来三分之二的人,实属不易,“你是怎么做到的,在和他们交手后,只有少量的牺牲。”

  还是忍不住的开口询问着,关心这样的事情,不用去经历,陶元帅才能够想象的到情况的危急。

  桃夭沉稳了自己的心绪,简单的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将乱言和花落之归为从干爹那里借来的人,为的是不让陶元帅为自己担心。

  同样也说了自己用掉了那个人情,以及将士们牺牲的原因是什么,以及两次的暗杀。

  缓缓的道出,整个过程紧扣心弦,而桃夭却是一副淡然的像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一样,和自己是无关的。

  震撼而不可思议,陶元帅觉得桃夭鲁莽,同时又感觉到桃夭绝非等闲之辈,能够淡然到这样的状态,怕是没有几个能够做得到。

  “看来你这十一天的经历很是丰富,那个人情本就是要给你用的,八王爷无事就好。女儿啊,这些事情,你今夜就忘却了吧。”

  平缓了自己的心绪,陶元帅不禁有些欣慰,只可惜桃夭不是个男儿,不然必当是国之栋梁。

  不过这样也好,免一些杀戮与性命危在旦夕的危险,微微叹息,而后陶元帅这样命令着桃夭。

  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将这十一天一同翻过去,而后淡然的继续着。

  “爹爹,女儿不解。”

  摇了摇头,不大能够理解陶元帅为何这样,迷茫而疑惑的情绪在桃夭如水般平静的眸光里划过,她需要一个解释,一个理所当然的解释。

  陶元帅站起身来,缓步至桃夭身边,每一步都很沉,宽厚的手掌拍了拍桃夭的肩膀,“只有不去计较,对你和对少祯,乃至我们整个家族,才是最好的。”

  复杂的眸光看着桃夭,手背后离开了。

  留下桃夭一个人愣在原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