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天的黄昏时分,桃夭与少祯终于带领着余剩下来的六百多名将士踏入了王都的土地,这一切,如同梦境一般的存在。

  但却是真真切切所经历过的事情,没个人都有着不同的感悟,还有着心里的沉重与所背负的负担。

  “公子,接下来就安全了,我与花落之告辞。”

  城郊外,乱言淡然的开口说道,终于结束了这样奔波的时日,又要恢复从前隐居安稳的日子,无疑是期盼的。

  即便那些日子有些无聊,但终究还是安稳的,可以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微微颔首,这样相处的时日并不多,以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只是这几日,乱言并不后悔自己当初跟随的决定。

  潋滟如水的眸光泛起浅浅的涟漪,太过于福娃而不知道该如何言说的心思,还是闭口不言为好。

  “好,多谢。”

  桃夭淡然一笑,眉目间浮现着淡淡的柔情,轻点头,倘若这一次没有他们,自己还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面临那么多棘手的麻烦,怕是不能够如此平安的归来。

  直到看着乱言和花落之的身影消失不见的时候,桃夭这才回过眸来,淡然的看向少祯,缓缓地开口说道:“你进宫复命,我便先回元帅府。”

  考虑到掩人耳目的情况,纵然有人知道,桃夭也是不能够轻易的放纵,需小心为好。

  细细的思量着,也不过就是一夜的分别罢了,而桃夭担心的则是少祯复命的情况,不过她相信,不会有差的。

  “也好。”

  同意于桃夭做出来的这样的决定,少祯心里骤然一紧,眉头轻蹙眉,疑惑在平静如水的眼眸里清楚的显现出来,伴随而之的还有警惕。

  平缓着自己的心绪,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淡然到什么样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清俊的站在原地,看向桃夭的眼眸里多了几分的柔情。

  在旁人眼里看起来似乎有些隐隐约约暧昧的画面,李孝仁考虑到众将士在场的缘故,轻咳了一声,目光在四周流连,假装在看其他地方。

  桃夭与少祯相视一笑,而后桃夭便带着如梦一同的离开了。

  “你先跟我回元帅府,明日再会青楼。”

  通知着如梦,到底是桃夭觉得如梦就这样直接回去是有些不妥的,难免会被别人胡乱的议论,更何况她现在这身装扮也不合适。

  桃夭会看着安排好的,为了如梦以后能够继续在青楼里安稳的呆下去,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麻烦,就够了。

  波澜不惊的眼眸里隐藏着十分平静的情绪,淡淡的笑意浮现在容颜上,面若桃花那般,为的只是不想看起来那样的凌厉。

  “任凭公子吩咐。”

  平平的语气里没有任何的情绪,如梦面色透着一抹冷意,清楚的表明自己的态度。自从她知道一些事情开始后就是这样的状态了。

  不管是什么样的吩咐,她都回去做,同样在和桃夭的接触之中有了轻微的改变,但只存在于偶尔。

  一同回到元帅府的时候,并不是从正门进入的,而是直接翻墙进来的,为了躲避一些眼线才会如此。

  桃夭不禁扶额,很是无奈,怎么回自己的家连正门都走不得,只能够如此,实在是有些不合常理,却不能够改变。

  有办法,只是太过于极端,她不愿意去做就是了。

  闻到飘来的饭香味时,桃夭就饿了,连忙向偏厅赶去,正巧自己回来的时候是个饭点,可以美美的吃上一顿,心里自然是欣喜的。

  “爹爹,女儿饿了。”

  站在门外的时候,桃夭调皮的开口说道,微微一笑,明媚的眼眸里似乎在闪烁着点点的光芒,而后便向里走去。

  听到这样的话语是,陶元帅愣住了,连同自己提着筷子正要夹菜的手,也停留在了半空中,反应了几秒回过神来的时候,筷子掉在了桌子上。

  这么长的时间没有一点消息,陶元帅心理自然是着急的,而看到毫无征兆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桃夭时,不由得愣住了,在分辨这是真实还是虚幻。

  只是突然间太过于冲击力的存在。

  “回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这么久了,一封信都没有,可真是够让我担心的。”

  佯装生气的模样,语气里多了几分的责备,而陶元帅眼眸里却充满了慈爱与柔情,看到桃夭完好无损的出现,自然是欣喜的。

  还好回来了,不然连自己都要按耐不住了,只是一直都在强忍。

  桃夭顺势坐在桌子旁,看着几碟精致的菜肴,要比她这些天风餐雨露的粗茶淡饭要好得多。

  招呼着如梦一同坐下,而后桃夭吐了吐舌头,开口说道:“忘记了,爹爹就不要责怪女儿了,女儿这不是好好的么。”

  有点撒娇的意味,桃夭也是想要让陶元帅享受儿女承欢膝下的乐趣罢了,没有任何的书信是因为不知道书信能否完好无缺的送到这里来,会不会被有些人小题大做,想来想去还是不要为好。

  这样的桃夭让如梦有些微愣,不曾想桃夭还有这样的一面,大约是因为在爹爹面前的缘故吧。

  眼眸里划过一抹失落的情绪,便瞬间消失不见了,淡淡的注视着,沉默着一言不发。

  “你啊。”

  陶元帅无奈的摇了摇头,也对,只要桃夭能够平安就比什么都重要,既然过去的事情,也不需要或者没理由再追究。

  然后转头吩咐着一旁的丫鬟道:“去添两副碗筷,再让厨房多做几个小姐爱吃的菜过来。”

  偶尔才能够和桃夭一起吃一顿饭,陶元帅自然是要好好关照自家闺女的,和蔼的笑容里有些宠溺的意味。

  还好有这么一个嫡女,不会让自己心寒。

  陶元帅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满足的看着吃的开心的桃夭,所有的责备,全都消散不见了。

  想着是在自己的家里,所以桃夭吃饭只顾着最基础的礼貌,其他的便全然不顾了,真正的放肆一般。

  #_更'u新最快A=上¤,酷4匠(g网{

  而如梦相比下来反而有些过于的规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