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的时候,不约而同的便都起来了,没有忘记要继续赶路返回王都,原本应该一夜无眠好梦的时刻,却被那样的事情所打扰。

  只是值得庆幸的是,没有任何人的伤亡,只是损失了一点物资而已。

  队伍再度的启程,又是快马加鞭,而这一路,异常的顺畅,再也没有遇到什么怪异的事情,反而这样让桃夭有些担忧。

  心事重重的她,还对昨夜所发生的事情心有余悸,整个人都不怎么在状态,但还是不愿意让别人看穿自己这样的伪装。

  午时短暂的休息时间,食之无味的桃夭像是中了邪一般,呆呆的坐在那里,如同机器人一般吃着食物,没有任何的情绪。

  “公子在想什么,与平常有些不对劲。”

  花落之一眼便看穿了桃夭这样不会伪装如此的情绪,有些纳闷的询问着身旁的乱言,十分的不解与疑惑。

  就像是随时都会倒下一样,不得不让人忧心,却又冰冷疏离的让人没有办法去靠近,所以花落之也只是远远的看着而已。

  “不知道,说不定是在想该怎么样去交代吧,眼看着就要到王都了。”

  摇了摇头后,乱言简单的分析着,他是这样觉得的,不然就是昨夜所发生的事情,再不然这个节骨眼上,应该再是没有什么了。

  不过乱言对桃夭的情绪并没有多大的关心程度,他之关心现在的花落之的状况而已,其余的并没有那个心思。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花落之承认乱言所说的一定道理,他之所以关心,只是将桃夭当做自己一开始所叫她那样的而已。

  而后花落之便朝向桃夭走去,红色衣衫的腰间系着一块白色的玉佩,流苏随着他的步伐而晃动,鲜明对比,却没有任何的突兀与诡异。

  “公子。”

  凝住自己的脚步站在桃夭面前,花落之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浅浅的两个字,语气里却多了一抹敬意。

  愣神的桃夭迟疑了一会儿这才缓过神来,自己面前的光线都被花落之的身躯给挡住了,疑惑的抬眸去看,木讷的点了点头。

  随着花落之在自己身边坐下,桃夭突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询问着花落之道:“你的伤怎么样了?严重么?”

  自责于自己竟然连这个都没有关心过,若不是花落之在这里出现,桃夭都快要忘记了这一回事了。

  无论怎么样整理都还是没有多大的用处,反而越来越乱。

  “并没有受伤,只是头疼,并无大碍。”

  坦坦荡荡的回答着桃夭,花落之故作轻松的模样,只是很少看到桃夭这样的沉重与无心罢了。

  似乎在自己眼里,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桃夭总能够镇定自若的去面对,绝不会让自己面临慌乱而不知所措。

  就连那个时候,桃夭还不是一样做出了正确的决定来。

  “那便好,等回到了王都你才可以好好休息,辛苦了,还要你承受这样的痛苦。”

  尽可能的让脸庞漏出笑意来,桃夭转头看向花落之,安抚着他,同样也是在安抚着自己,语气里仍旧存有抱歉的情绪。

  大约这就是自己内心的自责再度的展现,换做旁人也就罢了,还偏偏是这几日如此帮自己的花落之,自己怎么能够对得起他。

  双手略微有些不安的搅动在一起,稍稍低垂眼眸,贝齿轻咬自己的下唇,勉强的情绪始终是维持不了太久的时间。

  “公子何必如此自责,我又没有受伤,再者那是我自愿去做的事情。公子倘若真的觉得对不起我,那不如尽快让泫箐教重新更好。”

  开导着桃夭,而花落之所言也是事实。倘若找到箐凛与箐喑原有的主人,不知道脾性什么的,又需要一段磨合期。

  而那段磨合期可是重点,一旦出了什么事,是绝对无法挽回等。

  最后那句话,的的确确是花落之的心愿,本就迫不及待的事情还需要再度等待,连他那一点少的可怜的耐心都被消耗的没有了。

  “这件事以后再议吧,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

  略微尴尬的模样,桃夭故作平缓的模样,难得心理有一抹可以宽慰自己的存在。没有办法去轻易答应花落之所提出来的那样的事情。

  她不会忘记事情原本的模样。

  至少不会再去因为这样的事情而继续涣散自己的精力下去,显然桃夭能够有一定程度的缓解。

  又是一个夜幕的降临,离王都还有一段距离,但是桃夭知道,并不远了,离开的时候那么久,反而回来的时候却有些快了。

  好在这一夜相安无事,也许是因为快要到达的缘故,又或者是其他,难得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只是有些人却无法坦荡。

  静谧而清幽,火光渐渐的缩小,连呼吸声都逐渐变得平稳了下来。

  也许是因为休息好所以又精神的缘故,又或者是因为快要到达的缘故,将士们看起来精神抖的模样,不像是疲惫了太久。

  “李将军,眼看着就要到王都了,有些事本公子还需嘱咐你几句,告诉将士们,不该说的话要做到闭口不言,不然本公子和王爷也保不住他们。”

  有些话还是明目张胆的说出来才好,桃夭只是担心他们有些人坏了原本可以宁静的事情罢了。

  酷$i匠!√网永L久¤7免费看$小N}说NS

  多叮嘱一遍,总是没有错的,平静儿清冷的模样。

  李孝仁犹豫的看向一旁的少祯,想要征求他的意见,而少祯只是悠然的点了点头。

  “那皇上那里如何交代?”

  揣摩着桃夭所要表达的意思,李孝仁适当的如此询问着桃夭,以免自己也说错话才是。

  其实有种感觉这次自己跟着他们就是白来的感觉,甚至这么多人,似乎还在给他们拖后腿,心里隐隐涌现不安。

  但到底还是付出了一定的代价来,谁都不能够逃避。

  “有王爷在,你担心什么,做好你自己应该做的。倘若让本公子听到了什么不该听得,后果自负。”

  看似提醒的话语,实际上是一种警告,只有让他们明白一定的危险性,他们才会相安无事乖乖的。

  至少桃夭是这样认为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