曙光在天际隐隐泛出的时候,黑夜正在一点点的消退,原本处于黑暗之中的事物,也在逐渐显现出它们原本的模样。

  乱言将布浸湿在水里,不断的擦拭着花落之的额头与脸颊,尽可能的用冷水让他保持清醒,并且用真气来帮他抵御。

  花落之对迷药之类物品的抵挡能力原本就没有自己强,自控能力也一样,所以乱言尽可能的让花落之避免那样的场景,而后让自己来面对。

  可是这一次,自己没能够保护好花落之,是自己的责任,乱言心里有些内疚,但并没有去埋怨任何人。

  不安的动着自己的身体,明明花落之已经丧失了意识,却还是一点都不安分。

  直到花落之沉稳的熟睡的时候,乱言这样有所放心,心里略微能够舒服一些,没有那样的难受。

  “他怎么样了?”

  在营帐外面徘徊不定了许久的如梦,这个时候才下定了决心,走了进来,语气里多了一抹别样的情绪,这样询问着乱言。

  身为杀手所应该有的冰冷,却在这个时候消散的全无,低着头,就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不敢去看花落之和乱言。

  乱言放下手中的东西,轻哼了一声,柔情瞬间消失的全无,站起身来的时候,冰冷与凌厉又回到了他的身上。

  锐利的眸光盯着如梦,语气里带有一抹嘲讽的意味:“不然你去试试,就知道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乱言无疑是心寒的,所以这也是当时他没有下手的原因,因为他感觉到了那个人熟悉的气息,并且他察觉到了如梦的所在。

  对自己的人,总是狠不下心的,没有办法去做敌对,而且那个时候,如梦似乎也并没有想和自己动手,即便是如梦知道打不过自己,却也没有硬拼。

  所以乱言在等如梦自己的解释,可是看到花落之这样,他便忍耐不住了,不管是什么理由,都不能够做到这种地步才是。

  “对不起,我一时失手洒多了。”

  满满的歉意,如梦知道自己的解释不会有任何的用处,而且乱言对花落之到什么样的地步自己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那一次,花落之去完成任务的时候,被别人误伤,乱言非要追着那个人加倍偿还,将人弄的半死,这才肯罢休,然后又将那个人给救活了。

  确实是挺烧脑子的一件事情,但足以看的出来乱言护花落之的程度到了什么地步。

  一想到自己可能面临的后果,如梦就感觉到自己很悲催。

  “失手,呵,你是不是该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你也想除掉公子拿到箐喑和箐凛来登上那个位置么?”

  复杂情绪的眼眸里满是冰冷,乱言一动不动的看着如梦,只是冰冷的意味却更加的明显,就连空气中的水份也像是能够结成小冰珠。

  话音刚落下的时候,下一秒,乱言就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不对,你应该知道在那里的并不是公子和王爷,难不成你是要除掉我和花落之么,不自量力。”

  只有这样的可能性存在了,不管怎么样去想,乱言也从未想过自己会面临这样的状况,可悲而可笑的存在。

  阴沉着一张脸,等待着自己想要听到的回答。

  、4更m#新最+快上g酷}匠◇网O_

  “我不知道你脑补能力什么时候这么强了,本来是要真对公子和王爷的,可是你们替代了他们在那里,目标就只能是你们了,我也没办法。”

  耸了耸肩膀,如梦所言就是事实,换句话说,乱言和花落之就是替罪羊,但是是在知道替罪羊的情况下出手的,匪夷所思。

  而实际上却是很简单的事情。

  如梦没得选,毕竟也是要保持一定的信誉才可以,谁让她是个杀手。

  “为什么?”

  沉稳下来自己的怒气,乱言不解的看向如梦,到底是什么样的理由能够让她这么。这么久以来,从未怀疑过自己身边的人。

  因为乱言觉得他们相互之间都有一定的相信才会如此,更何况不一直都是一起的么,属于一根绳上的蚂蚱。

  “这是必须做的事情,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知道你们可以避免的,才会那样做。不做与失手是两回事。”

  摊了摊手,如梦索性实话实说,反正在乱言面前不需要有什么隐瞒,即便自己一开始并没有告诉他们。

  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只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具体的什么替换的什么的,只能够是没有估算到的事情。

  然而如梦没有预料到的则是,自己还是闯祸了,惹得乱言想杀了自己的心都有,不过是因为花落之的原因。

  好在没有任何的性命之忧,不然自己就得陪葬了。

  “等你拿到的雇佣金的时候,记得分我一半,就当做是补偿。”

  听完了原因和理由后,乱言点了点头,表示接受,而后这样提醒着如梦。到底他和花落之经历的可不是白经历的,再者花落之付出了代价。

  所以不坑如梦一笔,乱言怎么能够甘心。打是打不得了,干脆在其他的事情上补偿一下也好。

  “你还缺这么一点小钱么?”

  如梦不满的抗议着,竟然惦记起自己这么一点小钱来,内心的自责与愧疚瞬间消失的荡然无存,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来保护自己的私有财产。

  而实际上如梦心里涌现出一股暖流来,腹诽道:“谢谢。”她明白乱言的用意,只是不想自己过于自责而已。

  在别人看来冰冷无情的如梦,瞬间有种想要哭出来的冲动,眼眸里的干涩阻止了她,一点点的心酸。

  乱言瞥了如梦一眼,言辞有理的说道:“缺倒是不缺,但有总比没有好。”

  气氛瞬间便被挑开来,没有方才那样的沉重,出于各种情况的考虑,乱言决定这一次,暂时放过如梦,到底花落之也没有大碍。

  而重点是因为如梦是自己人罢了。

  只是,绝对不会有下一次的存在,这是乱言的底线,谁都不能够再继续触碰来迫不及待的找死,他不会再心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