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不守舍的回到了自己的营帐,桃夭像是一个游魂那般,浑浑噩噩的状态,差劲到极点的样子。

  该承受的,不该承受的,混淆到了一切的时候,桃夭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的逃避与自私,贝齿紧紧的咬住下唇,凝重的情绪在脸颊上蔓延开来。

  “情况很糟糕么?”

  桃夭坚决的阻止少祯出去,说什么都不想让他看到那样的画面,只是觉得会让他更加的心寒罢了。

  坳不过桃夭的少祯只好安安静静的呆在这里,在平安的陪伴下,心里着急的想要知道外面所发生可什么样的情况。

  只是听着这动静,就定然不是小事,火急火燎,终究还是什么都做不了。

  故作轻松的模样,桃夭摇了摇头,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还好。”

  似乎生怕一个不小心,自己的情绪就泄露了出来。既然不是他经历的事情,又何必要让他知道。

  平安看着他们两个人这样,欲言又止的模样,有些着急,但终究还是什么都做不了,责怪着自己的无用,却又无可奈何。

  “公子和王爷还是先喝杯茶,这茶叶是临行前寨主亲自吩咐的。”

  倒了两杯茶,分别递给他们,想让他们有话坐下来好好说,气氛这样的糟糕,连自己都要有些看不下去了。

  想要调解这样的气氛,却发现自己的转移能力真的是差到极点。

  清了清自己的嗓子,企图缓解这样的尴尬。

  少祯稳稳的接过,却没有一点想喝的意思,只是拿在手里把玩着,来发泄自己这样的焦躁不安与安定不下来的心思。

  倘若是自己经历,不过是什么样的结果,自己都能够镇定自若的面对。可是这样让别人去替代,当真是良心难安。

  低垂着自己的眼眸,浓密的睫毛掩盖着眸子里的情绪,隐隐的闪现一抹冰冷的光芒。下意识的握着了茶杯,就像是要将它捏碎了一般。

  “啪”的一声,打破了少祯的思绪,连忙抬眸看去,只见这个时候的桃夭宛若惊弓之鸟,地上满是水渍与陶瓷碎片,绿色的茶叶在瓷白的映衬下更加的鲜艳。

  桃夭一动不动的呆愣在那里,一只手放在胸口处的位置,另一只手下垂,脸色有些苍白,似乎是受到了惊吓。

  只是一时间没有拿稳而掉落在地上了而已,然而那个时候的桃夭正在想一些事情,猛然被这样所打扰,一时间没有缓过神来。

  原本经历过那么多事情的自己,本不该再是如此的沉不住气,可是桃夭仍旧没有办法让别人去替代自己而经历死亡。

  倘若是罪有应得的人,也就罢了,偏偏还是称得上朋友的人,或者说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平安,将这里收拾干净。”

  淡淡的声音开口道,少祯放下自己手里的杯子,一把揽过桃夭的肩膀,推动着她来到了临时组好的床前,让她坐在床边。

  而此刻的桃夭,就像是一个随意可以被人摆弄的娃娃一般,久久回不过神来。

  太长的反射弧。

  平安不再多言,连忙收拾着这里,不知道怎么回事,也就不能够多事的去插手。

  对视着桃夭的目光良久,少祯才发现那双眼眸里如同死水一般的沉寂,没有任何的情绪与波动,深不见底。

  心里反复掂量了好久,就连话语也在口中惦念了一会儿,这才缓缓地道出:“你怎么样,还好么?”

  话语里都带有一抹湿润的气息,声音轻到飘渺而恍惚,少祯只是担心自己再度让桃夭受到了惊吓才会如此。

  细细的等候着,不紧不慢的态度,少祯想方设法的想要桃夭自己慢慢恢复到正常的状态,太过激的行为,也许会更加刺激到她也说不一定。

  再着急,也按耐住自己的性子,挑战着自己的忍耐性,少祯看向桃夭的眼眸里满满的都是担忧。

  不知道过了多久,反应迟钝的桃夭这才回过了神来,茫然的看着少祯,不解而迷惘,眉头轻皱,狐疑的询问道:“发生了什么么?”

  总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但是说不上来是哪里,也说不清楚是什么,就是存在这样的感觉。

  亲眼看到的那场大火,仍旧存在于桃夭的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

  “没,什么都没有。”

  没有一丝犹豫的否决着,少祯不知道桃夭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她所问的是什么,那干脆就什么都不说也好。

  摇了摇头,目光里划过一抹诧异,瞬间便消失不见,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淡然,即便是心里明明知道。

  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桃夭眨动着自己的眼眸,略微有些天真的模样,出现再她这张清秀的容颜上,“明天不是还要继续返回王都,干嘛还不睡。”

  语气里略微有些责备,受到那一点突然间惊吓的桃夭,只是不记得她无意中打碎的茶杯而已,至于其他的,怎么可能会忘却。

  酷C匠网正B版1首~h发

  瞥了少祯一眼,桃夭便不再搭理他,而是自顾自的开始休息,留下少祯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床边,现在轮到他来茫然了。

  这是在责怪自己的意思么?可是这样的事情怪自己么?要不是桃夭让人担忧,这个时候他们就应该能够讲清楚那件所发生的事情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如果自己不知道是桃夭的心愿,那干脆由自己来完成桃夭的心愿。

  灯火熄灭的时候,这次算是安全了,茫茫的黑暗之中,桃夭睁大了眼睛,在想一切事情,可是自己那样做就一定能够保证是对的么?

  连桃夭自己都不能够肯定,但是应该做的事情是无可推脱的。

  漆黑的眸子再度被染上黑暗的时候,桃夭脑海里迅速划过一些画面,遥不可及,同样阻止不了发生。

  就没有什么是可以将一切事情都能够好好解决的办法吗?桃夭这样询问着自己,然而她都不到答案。

  只要有一点细微的希望,都不能够放弃任何的可能,这是目前桃夭所认为的,因为情况不同的缘故,就该改变一些原本的想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