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想什么?”

  夜的静谧洒落,准备闭眼入睡的花落之看到还在愣神没有一点想要睡觉意思的乱言,不禁有些微微恼怒。

  红衣妖娆凌厉,映衬着花落之原本白皙的脸庞,卸下了微寒的面具,容颜尽数显露出来,没有一丝女子之气。

  平静而带有一抹锐利的声音,却故意的压低了几分,特有的华丽在这样的气氛中没有丝毫保留的显现出来。

  不悦的情绪如同在水中绽放的花朵那般,空灵而清幽。

  闻声,回过神来的乱言只是摇了摇头,看向花落之的时候,情绪有些缓和,勉强一笑,便瞬间又恢复到了面目表情的模样。

  “临宣,没问题么?”

  ,看$正0$版章"节√☆上9/酷匠O@网

  现在才想起这样的事情来,会不会有些太过于迟缓,只是不管怎么样,又或者无论什么时候想起,都是无法漠视的。

  乱言现在才开始正视这个问题,倒不是他不相信临宣,只是敌对的他们,在这样蠢蠢欲动的时刻,倘若什么都不做,应该是不大可能的。

  平静如水的眼眸底泛起浅浅的涟漪来,少祯可谓也是一个看似关键的人物,倘若可以控制,也是不会差的。

  花落之不语,似在闭目养神那般,侧脸如玉般的柔和,脑海里却在仔仔细细想着乱言所提出来的这个问题。

  应该不会吧,他如是的觉得,抬眸注视着乱言,隐隐觉得有哪里似乎不大对,一向不会随意猜测别人的人,这是突然间怎么了?

  没有答案,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去面对,心知肚明的事情突然间这样被倒腾出来,一瞬间的不知所措。

  良久,花落之神色平静自若,却又透着一抹严肃,很是认真的口吻道:“他不会趁人之危。”

  这便是花落之所认为的,虽不大能够有交集,但是这一点应该还是没错的。更何况这次的事情只是简单的一个承借陶元帅的人情罢了。

  或者说,一切都可以算是一个巧合。

  “也罢,很晚了。”

  收起了的自己的思绪,乱言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脑海里越发的沉重与杂乱,有种不管怎么做都没有办法整理好,索性抛之不顾。

  温和一笑,只是这笑意维持的时间不过三秒,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烛火熄灭的那一瞬间,一个身影在营帐中闪动。

  “谁?”

  嗅到危险的气息时,乱言发觉到空气中像是被谁撒了什么一样,很是不对劲,下意识的用袖子捂住自己的口鼻,一个转身,避开了想要向自己攻击的人。

  乱言的速度足够快,并且在黑暗里也能够看清楚一些细微的景象,能够凭借自己的优势来判断,从而做出准确的决定来。

  一枚银针准确无误的扎在了隐藏在黑暗里的人身上,细微的声音出现的时候,便迅速的离开了。

  乱言并没有立刻点燃烛火,而是拉住虚弱的花落之一同出了帐篷,骤然间,帐篷里有光亮的时候,紧接着整个帐篷都被燃烧了起来。

  对迷药有一定抗体的乱言并没有多大的碍,而花落之相对的有着虚弱,那枚银针是他意识模糊的时候逼自己发射出去的,为的就是能够助乱言一臂之力。

  巨大的响声散发出来的时候,惊醒了所有正在睡梦中的人,还有无心睡眠的人,不明觉厉,全都一窝蜂的向这个方向跑了过来。

  “怎么了,你们有没有受伤?”

  最紧张的无非就是属桃夭了,连忙跑到他们两个人面前,看到仍旧淡然自若的乱言,还有迷离恍惚的花落之时,心里有些内疚。

  这原本是她和少祯应该经历的事情,却让他们替代了自己承受。

  值得庆幸的无非就是,没有性命之忧。

  “有人袭击,洒了迷药和鳞粉,又点燃了火,还好我离开的快,花落之受到了一点迷药的侵袭,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近乎冷静的口吻,乱言唯一觉得不妥的就是当时自己为什么没有直接将那个人给打死,不过转念一向,如果真的那样做了,也许就是同归于尽。

  更何况,那个人……

  心里强压制住隐隐的愤怒,能够伤害花落之的人,他一定要让那个人付出应有的代价,只是还在犹豫。

  “辛苦了,去休息吧。”

  点了点头,桃夭发觉自己除了这样说之外,不知道还能够再说什么,倘若换做别人,或者说换做是她和少祯,此刻早已命丧火海。

  到底是谁这样做的,开始到结束,都不肯放过少祯,心里纠结着着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够去躲,而不能够反击。

  “嗯。”

  乱言扶着花落之离开的时候,眼眸别有意味的落在了如梦身上,阴沉的脸色像是要杀人一般。

  将士们再度陷入人心惶惶的时刻,谁也不知道这样的事情会不会发生自己身上,即便再累,困意也在这个时候消散全无。

  桃夭微微叹息,看着乱言与花落之离开的身影,其实是想要再关心几句的,张了张嘴,干涩的喉咙,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遣散了所有人,桃夭心里有些沉重,还不知道明夜会不会继续如此,又或者说,一会儿还会不会接着这样。

  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能够预测到。

  “公子别多想,还是休息为好,不会再出事了。”

  离的很远的如梦看到桃夭这副模样的时候,便靠了进来,尽可能用温和的语气说道,连脸颊上也努力挤出一抹笑意来。

  只是同样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却又要表现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是有些为难于她,但是她没的选。

  “嗯。”

  冲着如梦淡然一笑,桃夭不过也是不想让如梦为自己担心,其实这样并不好,自己拿着可以命令他们的权利,而他们就要做到这样以性命为代价的地步。

  正是因为没有想到会这样的过火,以为只是简单的刺杀,那样的情况下,乱言和花落之应对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可是当一切超乎想象的发生在桃夭眼前的时候,从未有过胆怯的她心里突然间生出了一抹害怕的情绪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