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上酷=匠}W网c1

  即便是加快了速度,也没有任何人有一句抱怨,都拼命的向前赶去,想要离开这样的地方。

  这一次,桃夭并没有非要绕过城镇村庄,而是往最快最近的路上走,将士们虽然一点也不能够理解这是因为什么,但最起码是他们所愿。

  不过还是尽可能的避开人多的地方,桃夭面色微凝,她想要快一点,更快一点,只有如此,可能才能够避开一些祸端。

  “公子,你这样拼命为了什么,离王也就这几天的距离而已。”

  如梦不解,这段时日,她跟着桃夭的颠沛流离与奔波,自己都没能够好好的休息,更何况桃夭如此。

  漠不关心的如梦在这段时间上有着一些改变,因为她对桃夭上了心,或者说几乎知道桃夭身份的人,都不约而同的上了心。

  当然,这个身份并不是普通的如此。

  “能早到一天也是好的,一定要打起最大的精神来,有些人,怎么可能会善罢甘休。”

  桃夭相信自己身边所跟着的这么多人是有别人安插的眼线在里面的,而且这样的眼线似乎还不少,所以有人知道自己的行踪也是正常的。

  所以伴随而之的就是很大的危险系数,这是不容忽视的。

  “嗯。”

  听到桃夭这样说的时候,如梦只是点了点头,便不再说什么多余的话语,原本应该无碍的事情,却在她心里泛起了浅浅的涟漪来。

  不要命的赶路,有些人看到这番模样的时候,纷纷在猜测是不是朝廷出了什么要紧的事情,所以才会如此。

  但是他们的疑问得不到任何的解答,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的心思,一晃而过。

  直到月色朦胧的时候,桃夭才下令开始搭简易的帐篷,而这个时候将士们都累的直不起身来,同样饿的前胸贴后背,没有一点的力气。

  也许是突然间消失的三百多将士给他们心里带来了阴影,个个神色凝重,连一点轻松的气氛都提不起来。

  “公子,这样下去将士们会吃不消的。”

  简单的安顿下来后,犹豫了许久的李孝仁,决定还是将这样的事情同桃夭提一提为好,已经失去了那么多人,无法再继续看着其余有着心理负担很重的将士们再如此的辛苦。

  然而他却没有办法理直气壮的说出这样的话来,因为那是属于他的责任,明明自己在,却没有办法保护那些人,而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泯灭。

  李孝仁的内心是在谴责自己的,可是又能够如何,已经发生的事情,是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无法挽回的了。

  “李将军,本公子问你,是将士们吃不消重要,还是他们的性命重要,你自己掂量一下,再回答本公子。”

  凌厉而轻蔑的话语,无疑这是对李孝仁的一种责备,桃夭一直都没有说什么,是因为她觉得,李孝仁只是有一定的责任而已。

  倘若真的追究起来,少祯有着逃脱不掉的罪责,不过大部分责任应该都是在李孝仁和那些将士本身的身上。

  不服从命令,贪生怕死,却又想玩乐,而造成这样的悲剧,无疑是可悲的。

  “这……末将告退。”

  被桃夭逼的说不出话来,李孝仁只能够忍气吞声,自己太过于理亏,怨不得别人。

  紧紧的咬住牙关,而后李孝仁便离开了,眼眸底涌现出一抹落寞的情绪,可谓是败兵之将的自己,又能够如何。

  不战而亡,才是最为可耻的,哪管什么天灾人祸。

  “两日后即可达到王都,该如何是好?”

  沉稳了片刻的少祯突然间这样询问着桃夭,这是一个不能够忽略的问题,必须要重视才可以。

  这关乎着朝廷的颜面和皇上的皇威,倘若一个不小心,牵连的可就是一串子。此次桃夭随行,皇上不可能不知道,就看他是否要追究。

  如果追究下来,一定是对陶元帅不利的,皇上下的这步棋可真是不差呢。想到这里的时候,少祯的眼眸里涌现出来冰冷。

  “我想,皇上一定不会将此事张扬开来,必定是草草了事,这意味着什么,你不会不知道。”

  经历过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桃夭倒是看透了一点,也没有先前那样的担忧了,而是玩味一笑。

  毕竟虎毒不食子,皇上不可能做出杀人灭口之事,只可能是来掩饰。而其他的将士们,对他们而言的耻辱,又怎么可能会大肆宣传。

  不愿落人口实,自然不会将自己逼上绝路。

  “嗯,我一直想问你,那些人,他们为何会听命于你?”

  迟疑可片刻。少祯故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如此询问着桃夭,包括单雨落在内,明明是敌对的,却对桃夭是尊敬的,甚至是唯命是从。

  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王妃不简单,可是不简单到这样的程度,就是相对的危险了。

  诧异的看向少祯,总觉得塌怪怪的,原来是因为这样的事情,桃夭思量了几秒后,故作轻松的模样说道:“他们只是暂时听命于我,我手里有着从别处借来的东西,此次必定危险,唯有多几个高手,才可以放心。”

  半真半假的话语,桃夭确实是想要将物品还给原本拥有的主人,到那个时候,乱言他们必然是听命于那个人的,如此,自己也不算是在欺骗少祯。

  徒惹是非的话语还是什么都不要说为好,桃夭这样也是出于一定的考虑,不仅仅是为了她自己。

  “嗯。”

  少祯也许是相信了,不管信不信,他都没有反驳,就和上次那样一般,有些事情不去纠结也许对他和桃夭都是好的。

  薄薄的嘴唇泯在一起,微动的眉头透露出浅浅的忧虑,平息着自己的心绪,无论什么发生了什么,都不能够连最基础的控制都达不到。

  夜色茫茫,灯火葳蕤,但也只能够照亮着微妙的一片所在的地方,月色笼罩着,飘渺而虚幻,似盈盈一水那般,灵动而清幽,有一番别样的韵味。

  累了一天的将士们,哪怕是心里再有什么不安,也都能够沉沉的入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