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突然间回头的时候,被这样的画面给吓到了,一阵的无语和尴尬,谁能来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再度的诡异,让她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于是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们所有人一眼,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事情,坦荡而潇洒的离开了。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珏域身上,反而如此让珏域有些莫名其妙,根本没有明白到底是因为什么,只是这样的注视让自己有些不自在。

  夜幕降临的时候,所有人聚在了一张桌子上吃饭,六七个人一起,怎么看都是有些别扭的,只是再别扭,这样的事情终是发生的。

  想要说点什么,但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只是每个人默默的吃着东西,一言不发。

  珏域时不时的看向桃夭,同样看到了少祯偶尔对桃夭的体贴,这让他心里有些不舒服,但还是只能够忍耐着,“乱言,你和花落之明日要随我们一起离开么?”

  轻而易举的就找到了一个话题,实际上这也是桃夭所关心的,所以才会直接询问了出来,最起码做一个基本了解才是。

  毕竟乱言和花落之是因为自己才来的,这一点桃夭可谓是心知肚明,也不愿意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当然,公子必须安全到达王都,我和花落之无事可做,反正顺道。”

  乱言点了点头,有些不发到目的的人,是不会善罢甘休对,与其自己暗自跟着,还不如明目张胆着,更为方便一些。

  暗自说不定还被当做敌对一般的对待,乱言也是要做出与自己有利的决定来。

  迟早他与花落之都要返回王都,现在的自己也没有再去闯翼山的能力了,正好回去做那件物品的研究,说不定还会有什么出乎意料的结果。

  “那也好,有你们两个人,我也省心。”

  并没有忘记那夜的刺杀,桃夭感觉到,只要没有回到王都,这一路都是危险的,毕竟没有谁敢明目张胆的在王都对一个王爷动手。

  如果真的有,那就是在迫不及待的找死,皇上为了顾全自己的颜面,无论如何都是要有一个结果的。

  更何况还有这么多无用的人,多了两个高手跟着,也是好的。

  “公子,我护送你离开吧,”

  思量了良久的单雨落,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来,乱言和花落之都要寸步不离的跟着了,自己又怎么能够袖手旁观。

  其他的做不到,但至少跟到王都旁,还是可以的,他倒要看看,这一路有谁不开眼敢来惹他们。

  并不是一时间的冲动,而是单雨落继续将这个视为自己的责任和义务。

  “不用了,有乱言他们就够了,你还是回到你该回的地方。”

  直截了当的拒绝着,桃夭不想再惹是生非,也不想给别人带来麻烦,如果说单雨落的身份很是尴尬,那么干脆自己来帮他避免这样的尴尬。

  不过桃夭所言也算是事实,她便是这样想的,不想再去麻烦谁,即便是听命又如何,自己又没有想过要用这个来约束他们。

  “那好吧。”

  遭到了拒绝,单雨落也无法,既然桃夭决定了,那么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呆着为好,虽然有些遗憾,但是他又何尝不知道这样对自己而言是好是坏。

  有些尴尬和容易误会的事情,应该是避免的,但是他没有办法袖手旁观,这是作为阴兵的他应该做到的。

  就这样淡淡的几句谈话,很快就结束了,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一想到所发生的事情,还是会感觉到有些寒冷。

  桃夭仔仔细细整理了一下这几日所发生的事情,又是不可思议的存在,但是必须正视才是她应该去做的。

  即便是想的有些头疼,但没有想过放弃。

  也不知道为何,这一夜过去的很快,就好像是一晃眼那般。

  得到可以返回王都的消息,将士们早早就准备好了,想要离开这样的不祥之地,谁也不想葬送在这里将自己的性命。

  所有人都到了城外的时候,便停了下来,有种和梦境一般。

  “到了王都记得来信。”

  更新x最*1快上酷,匠…$网L

  鬼使神差的珏域突然间来了这样的一句话,因为他不想就这样断了联系再不想见,至少让自己知道他平安也行。

  “嗯。”

  桃夭淡淡的应声,偷偷的将一件物品塞给了一旁的单雨落后,便上了马,浩浩汤汤的队伍就这样踏入了返程。

  减少了一些人的存在,反而加重其余将士们想要返回家乡的期望。

  单雨落和珏域目送着他们离开,直到看起来隔着很远的距离的时候,这个时候的单雨落拿出了一件物品,“呐,这是你的。”

  珏域下意识去看的时候,那是一枚晶莹剔透的玉石,是自己一直戴在身上,而后转赠给了桃夭的物品。

  一瞬间有些迷茫,不解的询问着说道:“它怎么会在在你这里?”

  不免的有些失落,如此,是不是证明桃夭并不想和自己有什么联系,可是自己这里明明还有她给自己的玉佩。

  内心的复杂让他有些不解。

  “公子让我还给你的,你知道公子是什么人么,她是当今陶元帅之女,是八王爷的王妃。”

  一语道破了桃夭的身份,单雨落看得出来珏域的为难,既然现在桃夭离开了,他告知给珏域也未尝不可。

  眼眸底泛起一抹浅浅的笑意,他想要看珏域的表情会是什么,一定是很有趣的。

  “原来这样。”

  良久,珏域淡淡的说道,没有任何的情绪,反而有些释然,至少知道了自己不是断袖。

  只是有些惋惜,那样的女子却是名花有主,明明朝廷并不适合她,可是却还是陷入那样的困境,也许是难逃的命运。

  将自己失落的情绪掩饰的很好,珏域还是看的很开的,倘若是这样的情况下,那么不联系也是好的,以免徒惹是非。

  也许这就是一开始所注定的,只是这匆匆的相遇,再就是永久的别离。

  身份的不同,他日再见,也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