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的时候,珏域是跟着的,美名其曰是为了让事情完美的收尾,而实际上只是为了和桃夭多相处一段时间。

  紧紧的将那枚玉佩握在手心里,似乎还能够感觉到它曾经残留下来的温度,心里猛然间有些很不是滋味。

  单雨落为了保护桃夭的安全,直到桃夭离开了这里才算是完成了自己应该完成的约定,该有义务。

  所以原本只是离开的四个人,而回来的时候,却翻了一倍。

  又是这样静谧而诡异的气氛,桃夭感觉到了有些不自在,这里的空气比起鹊山上而言简直是差强人意,而且明明这样热的天气,这里却像是阴森到无法被阳光穿透一般。

  “王爷,公子,你们终于回来了,将士们……”

  李孝仁第一次感觉到看到少祯和桃夭的时候如此的亲切,没有他们所在,自己是有些担心,但仅仅只是出于没有办法和皇上交代的想法。

  有想过去寻找,只是一直没有付诸行动,想着既然他们回不来,那么自己又何必再去费功夫。

  原本想着等过了今天,再没有任何消息的情况下,就要尽快的派人去王都回禀这里的情况,而他们也该离开了才是。

  一下子死去了那么多人,早已造成了巨大的惶恐,无法去控制。

  “本王知道了,好好安葬那些将士们,其余的将士们一定要以此为戒,不能再去接触那些毒物,不,不管什么都不要动,明日一早,返回王都。”

  平静到近乎冷漠的模样,少祯尽可能不让自己有丝毫的慌乱,人心惶惶的情况下,应该是要想解决的办法才对。

  惋惜那些死去的将士们,即便少祯心里清楚自己做的孽和别人没有关系,可是一看到珏域和桃夭走的那样近,还是忍不住将矛头全数指向珏域。

  但清楚与什么是重要的,反正要离开了,往后珏域也不会再有什么机会了。

  “是,那土匪们呢?王爷,这些人是谁?”

  像是找到了依靠一般,李孝仁终于可以放下自己的担忧与害怕还有盲目了,毕竟这次不是他领兵的,所以有些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做。

  g酷匠i网x6首Q$发

  从未遇到过这样诡异的事情,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作祟一样,自己征战沙场的时候都不觉得会是这样的事情。

  相比之下,他更愿意去血染黄沙,也不愿意在这样的地方连对手都不知道是谁。

  “这里没有土匪,安芜县在三年前就已经是废弃的了,这些人是公子的朋友。”

  只思量了一秒,少祯便这样回答着李孝仁,既然已经决定这是结果了,自然是不需要再去隐瞒什么了,而是该正视这样的事情。

  回眸看了一眼其他人,少祯才发现自己真的是没有几个人是认识的,不禁有些诧异,桃夭是怎么认识这么多人的。

  虽然相处过一些,也明白他们的厉害之处,只是仅仅相处过,并不熟罢了,而现在又多了一个,还是曾经与他们为敌的人。

  越来越搞不懂是什么情况了。

  “是。”

  有再多的疑惑,李孝仁也是隐藏起来,听从于少祯的吩咐,不再多说什么,下意识的多看了这些人几眼,一眼便看出来了那日帮他们和为难他们的人。

  知道不该问的不要问,所以李孝仁乖乖的选择了沉闷,说什么听什么,不发表任何的意见。

  走到了这一步,没有一个将士再敢说什么,他们不愿意这么窝囊的面对死亡,都只是安安静静的呆在床上,与其说是安静,不如说是害怕。

  桃夭本来就不大看得起他们,明明自己那么无用,还要装作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然后又如此的胆怯。

  瞥了他们一眼,桃夭便什么都不说,直径的离开了,不想要看到那一张张颓废的面容。

  “公子看到他们是不是很失望?”

  独自一个人呆在长廊处的桃夭,倚靠着栏杆,发呆的看着长满苔藓的池水,碧绿的荷叶疯狂的蔓延,很难看到那一抹红润。

  珏域注意到这样的桃夭时,便走了过来,轻松的语气淡淡的询问着桃夭,只是不想要看到她这副模样。

  在他的印象里,桃夭一直都是坚不可摧的模样,即便是在少祯昏迷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着急与害怕,那也是人之常情。

  “不,没有抱希望,怎么可能会失望。”

  转过头来的桃夭,一扫方才发呆的模样,很是认真的对着珏域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也是桃夭心里所想的事情。

  只是在想回去要么样交代,才能够不让少祯受到牵连,至于其他的,她可没有什么心思去管和她没关系的事情。

  “原是这样,我还想趁这个机会让公子留下来,看来是不能够了。”

  饶有兴味的说道,珏域耸了耸肩膀,来掩饰自己失落的情绪,倘若桃夭真的能够留下该有多好,这样的人才,倘若能够为自己所用,也是一桩不错的事情。

  然而珏域看的出来,自己这里是留不住桃夭的,而且他知道桃夭不会留下来,但自己还是想要试一试,哪怕没有任何的希望。

  “寨主说笑了,我只是一介凡夫俗子罢了。”

  用笑意来掩饰,桃夭实际上内心略微有些震惊,没有想到珏域会这样说,自然而然的当做玩笑一般没有再去当真。

  而且不同路的他们,也是当真不得的事情。

  都不再去说什么,两个人静静的站在这里,就像是一同在赏风景一般,而之间的氛围却很是尴尬,让桃夭有些不自在,却也没空去顾及。

  少祯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只是远远的站在那里,并没有靠近,他不是怕桃夭和珏域之间有什么只是担心珏域伤害桃夭。

  不是因为他有自信,而是因为他相信桃夭。

  接着,乱言看到这样的三个人的时候,选择站在了少祯身边,同样的一言不发,花落之、单雨落、如梦,相继而来。

  然后就变成了他们五个人在注视着桃夭和珏域两个人,只是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也不知道在看什么,有些莫名其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