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不会是你们的人做的,然后再找个借口来掩饰吧?”

  少祯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与对珏域的怀疑,太过于突然的存在,如何让他来这样相信,他做不到。

  纵然自己和那些人并没有什么矫情,到底是他带来的将士,在没有战斗的情况下,就应该将他们一个不落的再度带回去,这才是他应该做的。

  可是却得到了这样的消息,除了愤怒之外,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情绪去面对。

  “你要是这样想,我也没办法,毕竟你是官,对我们是有铲除心理的。但不怕告诉你,朝廷是奈何不了我们的,还不如彼此安安分分的多好。”

  端起自己应有的架子,珏域知道自己不能够有丝毫的退缩,也不能够显露出自己的惋惜来,这和自己本没有关系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去背这个锅。

  倒不是他吓唬少祯,是因为他所言的原本就是事实,按兵不动,并不代表他没有实力,只是在储蓄,还没有到可以爆发出来的时候。

  或者说所有人都在等,等一场腥风血雨的到来,凌厉而沉稳的口吻,直直的站在那里,故作轻松的模样,缓和的脸庞也浮现隐隐的笑意来,似笑非笑的模样。

  “你这是在向朝廷示威么?”

  少祯一向不喜欢管这样的事情,和他是没有什么关系的,然而现在所面对的情况不一样,这可是面对面的宣战,怎么可能是轻易就忽视掉的。

  冰冷的语气迅速在他和珏域两人之间蔓延开来,就像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对决一样。

  怎么可能会容忍别人对自己家族江山的记窥,轻哼了一声,眼眸如同深渊一般的深不见底,看不到任何的情绪,但是足以看得出少祯不悦的情绪。

  其他人都在静静的看着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对决,不插手于他们两个人这样的事情,毕竟是他们所插手不了的。

  关于什么江山社稷的事情,如果所有人都陷入谈论,除去没有发言权的桃夭之外,少祯就是一个人了。

  这里存在的人,有哪个是会拥护朝廷的,或者说如果有的话,又怎么可能会存在于这里。

  !酷tE匠af网L首);发

  “王爷多虑了,只是让你知道现实而已。”

  笑意越发的明显的时候,珏域就表现出来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但他知道,导火索就这样开始埋藏了下来。

  不过要等它爆发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够发生的事情,所以还是不需要太过于计较,只需要知道就够了。

  “够了,你们两个说完了么,就算没说完也到此为止,听我说。”

  眼看着事情继续向糟糕的方向所发展,桃夭终于忍不住了,再不制止,谁知道他们两个又会做出什么样的过激的事情来。

  不想再发生什么事情来让自己头疼,稍稍提高了自己的分贝,阻止着他们两个接下来的战火硝烟。

  目光在他们两个身上打转了一圈,沉稳下自己的心绪,淡淡的开口说道:“那些将士们在镇上乱成什么样还不知道,立刻下山整顿,明日返回王都,还请寨主不要阻拦我们,这一次的事情,就此打住。”

  这是桃夭觉得目前能够最好的解决这个事情的办法,不是不敢追究下去,而是不能,再者就这几日的相处,桃夭虽对珏域存有一定的意见,但至少他人不坏。

  分辨是非才是最为重要的,不能够让别人来利用自己达到他们想要达到的目的。

  “公子放心,你们离开就是,我不会让任何人为难你们。”

  珏域做出了保证来,这是他对桃夭的承诺,从那个时候注意到桃夭开始的时候,就感觉到这个人很不一般,所以一直都在注意着她。

  不是很好亲近的人,可能是因为自己伤害了少祯的原因。但至少还是是非分明之人,来历不凡,值得去聊一聊。

  只可惜听着桃夭就要离开的消息,有些不舍,明明没有几日,却存有这样的心绪,连珏域自己都不是跟能够明白。

  倘若是个女子,自己这样,也许是因为喜欢也说不一定,可是对方是个男子,导致珏域甚至怀疑过自己是不是断袖。

  再三思量后,还是规划为只是想要认识的人。

  “如此,多谢。”

  微微颔首,桃夭淡淡一笑,算是表达对珏域的感谢。不管这件事是因为什么而已,到了这个时候,就应该结束了。

  适可而止,也是不可以轻易忽视的。

  突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珏域从自己怀中摸出一块玉石来,递给桃夭,“这个赠与公子,不枉我们相识一场。”

  算是间接的表达自己的不舍,或者说不想以后成为陌路,珏域才这样去做的,总有一种他们以后还会再见的感觉,只是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这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石,据说通有灵性,只是是不是真的如此,就不得而知的。

  珏域也不知道这是哪里来的,仿佛是一出生就戴在自己身上的,虽不贵重,却相当的宝贵,就如同缺一不可那样。

  犹豫了半天,桃夭不知道自己该收还是不该收,实际上不该收的,又觉得在这么多人面前驳了珏域的面子并不好。

  细细思量了几秒后,桃夭还是选择了收下,同时从自己身上拿出一块玉佩来,不算太好的品质,但上面的花纹很是复杂,看起来有种别样的精致。

  “那这个赠与寨主,聊表谢意。”

  淡淡的解释着,实际上则是因为收下了珏域的东西有些不大好意思,更何况这样的东西一看就是属于名贵的物品。

  两人相视一笑,而这样的画面在少祯看起来却很是刺眼,有些吃味,为什么他的王妃要和别的男子交换物品,到底有没有注意到自己存在的身边。

  为了顾全大局,少祯知道这不是可以发泄脾气的时候,只能够隐忍这自己这样的情绪,用一种很仇视的目光看向珏域。有种想要再和他一较高下的样子。

  十分融洽的气氛,但看起来又有那么些诡异的存在,无法表达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