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又是平安无事的一夜,只是看似的安稳,有些人休息的还好,而有些人根本是无眠的存在。

  清晨的时候,珏域就来了,只是这次并不是他一个人,而是浩浩荡荡的跟了许多人前来,冰冷的面孔像是要吃人一样。

  桃夭轻佻起眉头,唇角勾起了一抹泠泠的笑意,近乎完美的弧度,腹诽道:“终于是按耐不住来了么?”

  “这是要做什么?”

  花落之不解的看向他们,这阵势绝对是不小,难不成要开始了么,果然自己没白来错过这样的好戏。

  并不是单单他们几个人之间的较量,而是关系到背后与许多人的事情,谁都不能够忽视。

  眼眸变得如同寒冰一样冷漠,最讨厌就是在他烦心的时候来找事的人,眼下花落之正在因为乱言的事情而苦恼,现在又有人来趁机挑事了。

  想要挥动自己红色飘逸而张扬的衣袖时,却被乱言给拦了下来,正想要发问的时候,只见乱言摇了摇头,轻声道:“别急,看看在说。”

  就连单雨落也有些愣,他和珏域来往的时间并不短,所知的应该也是不少的,而现在又是在唱哪一出戏,倒是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全都平静的坐在自己该做的位置上,正襟危坐,似乎是在等着什么样事情的到来,连同呼吸声都变得沉稳,目光注视着门楣处的方向。

  如梦脑海里划过一幕画面,猛然间的想起昨夜那个身影,眼眸瞬间低沉下来,提高警惕性。

  “八王爷醒来就好,也不枉公子的操劳。”

  直到进入大厅之后,珏域的神色才有所缓和,冰冷逐渐消散着,淡淡的开口而言,全然像是换了一个人那样,没有丝毫昨天与他们在一起时轻松的模样。

  没有他的吩咐,跟着他而来的那些人都规规矩矩的站在门外,没有一个人敢轻举妄动,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听到这样的话时,少祯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警惕性的目光瞥了珏域一眼,若有所思,尤记得那一战,他不甘心。

  “寨主这么大的动静而来,为了什么?”

  桃夭浅浅一笑,悠然的站起身来,衣带轻动,正站在珏域面前,相互间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尤为强大,没有丝毫的弱势。

  不温不火的语气询问着,再还没有搞清事情状况时,稳重一些总是好的,太过于鲁莽,向来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反而双方还僵持不下。

  向来思虑缜密的桃夭是不会胡乱的轻举妄动的,再者这是在别人屋檐之下,就如同别人的盘中餐一般,只是他们这些所谓的盘中餐,有着完完全全能够挣脱的能力。

  “公子与王爷从王都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安芜县之事与安山存在的我们寨子的事情。”

  略微温和的口吻,却有着属于自己的气势与高傲,珏域好歹也是一寨之主,自然有自己的作风与气派的存在。

  有些事,还是明目张胆的挑明来说为好,正好现在都是面对面,以免日后再生什么误会。

  珏域总感觉到,身边能够跟随这么多厉害人物的桃夭,绝非等闲之辈,说不定他日还能够再度相遇,到那个时候,就不知道相互间是什么身份了。

  “不错,寨主有什么想告诉我们的,不妨直说。”

  微微点了点头,正好这也是桃夭想要迅速解决的事情,总是拖下去,不会有什么结果,反而还耽误时间。

  这一次,桃夭必须严格的来机会行动与时间,不能够再因为什么其他的乱七八糟的事情再有什么拖延,不然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够回到王都。

  桃夭不想连少祯一年一次的生辰,都让他在这样的地方草草了事。

  “我说过,安芜县泯灭与三年前的一场天火,这与我们无关。公子等人在安芜县遇到的县丞,不过是老二为了防止你们对寨子进攻而使出的障眼法。”

  简单明了的解释着整件事情的发生,这也是珏域所了解到的事实。他知道老二野心勃勃,很多事情自己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任由他去做。

  而有些事情,是不能够继续放纵下去,否则将会酿成大祸。

  虽然珏域有些气愤,但是他的理智还在,他知道老二出于保护山寨之心才会如此,只是做法上有些棘手罢了。

  “原来这样,那我们留在镇上的人呢?”

  面对这样的解释,桃夭唯一能够做的只有接受,不管是不是真的,已经成为过去的事情,再纠结下去也是没什么意义的。

  而且珏域能够做到这一份上,也实属不易,如果没有坏心的情况下,就是如此了。

  突然间有些关心这样的事情,桃夭还是想要知道的,预测到了一些事情,但还是知道事实才能够作数。

  “三分之一误食了夺命草而亡,其余都还在。”

  略微抱歉的口吻,有些惋惜,然而这和珏域是没有关系的,当他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已经是发生的了。

  只能够说那些人太没有运气才会如此,更何况是他们自己要去食用的,没有任何人逼他们,终究也是他们自己死有余辜。

  “怎么会这样?”

  听到消息的一瞬间,少祯淡定不下来了,三分之一的人数意味着什么,那可是三百多条人命,就这样平白无故的消失了,只因为一种草。

  太过于不可思议的事情,是没有办法让少祯轻而易举的接受的。

  蹙起的眉头间隐隐含着愤怒的情绪,久久挥之不去。

  不仅仅是少祯,就连花落之、乱言他们都觉得很是不可思议,太过于仓促的存在,是谁都没有想到的。

  ●,酷"e匠*网永$久3_免费iU看小说$

  “那场天火之后,镇上开始疯狂的长着一种草,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只是误食了它的人,都会死,所以就称它为夺命草。”

  继续的解释着,但是珏域并不知道他们能够承受的结果是有多少,只是自己都说了自己本应该告诉给他们的事情。

  无论他们怀疑或者是相信,都与自己无关,只需要做应该去做的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