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这件事还是要再查一查为好,不能够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回去,不好交代。”

  沉默了良久,少祯仔仔细细的思量后,商量似的同桃夭这样说道,而实际上却是自己的意思。

  不得已才需要注重于这个,不能够回去再给那些有心之人为难自己的机会,更何况安芜县内的人口无缘无故泯灭一场大火之中,本就是一桩不解之谜。

  这样的答案带回去,必定是要受到处分的,这是少祯心知肚明的事情。

  “可以,但我想最迟后天清晨返回王都,我们没有时间耽误了,王都但现在都没有接收到我们任何的消息,怕是有些人已经按耐不住了。”

  思量了一两秒,桃夭点了点头,提醒着少祯,她并没有告诉少祯一些其他的纠葛,认为他不必要知道,但必须要自己来阻止。

  不该少祯掺合的,桃夭尽可能的让他避免开来,连自己都不愿意掺合的复杂的事情,也是因为身份不符的关系。

  必须要知道王都那边是什么样的情况才是,只是在这里无法和在王都的人取得联系,有些轻微的郁闷,但只能够接受。

  不知道那些贪生怕死的人,是不是过的很是安稳,唇角扬起一抹冰冷的弧度,桃夭一定要给那些人一个简单粗糙的教训才是。

  最好能够拉拢这些人,若是有属于自己的兵力,哪怕只有一点,也足够让别人所有忌讳,虽是加强眼中钉的存在,但是比从前更强一些。

  “好,就明天一天,不管什么样的结果,都听你的返回,回到王朝后再做应付,只是不知道原因为何?”

  自己也没有什么锋芒毕露,没有道理来的这么快,少祯但现在都想不明白,大部分时间也就不再愿意去想。

  现在醒过来的自己,就该去弥补自己昏迷时间没有去做的事情,抓紧时间赶自己应该赶的进度,不能够总是让桃夭一个人这样的操劳。

  柔情的眉眼看向桃夭的时候,闪亮亮的仿佛像是在说话一样。

  “会明白的,今夜还是好好休息为好。”

  到底少祯刚清醒,桃夭不愿让他承受太大的压力,至少今夜的自己,也能够安心坦然的休息。

  唤了少祯来伺候的时候,桃夭便不再守在这里,看着大厅灯火葳蕤的时候,桃夭顺势走了进去,看到的也是如梦沉默的身影。

  偌大的房间里就那一个单薄而瘦弱的身影,烛火将她的身影一点点的拉长,漆黑一片的印在地上,周围都是暖橙色的烛光。

  略微有些诧异,不大能够懂如梦为何守在这里,桃夭想要去问,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犹豫了良久,仍旧还是一言不发。

  “公子,王爷他没事了么?”

  后知后觉的感到有人在这里,如梦悠然转身,看到桃夭的时候,心里有种不是滋味的感觉,尽可能用平缓的气息这样开口询问着。

  有些事没有到发生的时候,又或者是没有即将发生的时候,都是不能够说出口的。

  如梦心里有一个很沉重的负担,这个负担是当她知道桃夭所存在的时候开始的,沉甸甸的,感觉拖累了整个人。

  “暂时没事了,如梦,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温和的语气里夹杂着一缕倦意,放松下来的桃夭不再那么紧绷着自己的情绪,接下来不管什么事,只要人不出事,都是可以淡然的去面对。

  深邃而清冷的眸光几乎一眼就可以看穿如梦清澈眼眸底隐藏着的情绪,似乎是不善于掩饰,又或者说不想掩饰,才会将情绪暴露出来。

  面对心事重重的如梦,桃夭有一抹不解的情绪,难道现在还不足以道她们之间坦荡的时候么,有什么是需要继续隐瞒下去的。

  桃夭不懂。

  “并没有,公子早点歇息,如梦告退。”

  遮遮掩掩的模样,不敢去看桃夭的眼眸,不然如梦会止不住自己隐藏起来的秘密,语速飞快的开口说道,而后便迅速的离开了。

  加快的脚步,直到回到自己所住的房间时,紧紧的闭上们,才敢大口大口的呼吸,如梦什么时候在被人质问的时候如此狼狈过。

  她没有点亮烛火,却仿佛什么都看到的一般,月色轻柔照应在她柔弱而凌厉的脸庞,婆娑如梦似幻,飘渺捉摸不定,却又像是美好的景色透着淡淡的凄凉。

  暗器冰冷的声音划破这样静谧的时候,如梦心里一紧,连忙打开门去看的时候,黑夜里,没有任何的人影,只是门框上多了一枚冷飞镖,下面是一张字条。

  用力的将它拔了出来,趁着月色,清晰的看到上面所写的字:除掉闲杂人等。

  是了,这就是如梦所承受的负担,字条上针对的人,无疑就是桃夭、少祯与平安了。

  揉成一团的纸条紧紧的握在自己手心里,轻蹙起眉头,即便自己在知道后选择的是桃夭,可是这边的事情又该怎么样交代。

  所谓的幸运,所谓的不幸,皆是因为桃夭而起,而如梦在选择之后,需要的就是一个来掩饰所有事情的理由。

  毕竟没有什么事情是会无缘无故所发生的,一开始接近于桃夭的她,就是要想方设法的除掉桃夭,所以那个时候,她才会出现在青楼里。

  还好提前发现在了存在的东西,才没有酿成大祸,至少让她打消了自己一开始的念头。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只是有关于最为基本原则的事情,如梦不会做。

  只是这样的纸条能够出现在这里,那就足以说明有人一开始就在跟着他们,并且识破自己伪装的身份,不然这张纸条又如何能够出现。

  轻咬住自己的下唇,如梦下定决心一定要查出那个人才是,不然对他们日后的事情都不是那么好做的,反而很是危险的存在。

  平稳了自己的气息,绝对不能够自乱阵脚,而她所纠结的,不过就是要不要告知给桃夭。

  这个夜晚,看似宁静,实际上却透露着隐隐的危险的气息。

  :酷匠网xK正l%版首发9

  消失的荡然无存的心安,蠢蠢欲动的难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