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所为有所不为,这一点平安心知肚明,他自然是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桃夭和少祯再度面临什么困境,他只想所有人都能够平安的回去。

  朝廷里的尔虞我诈再多,也比在这里危机四伏的要好得多。不过就是一个受伤的是心灵与名声,一个是性命。

  然而在紧要关头的时候,那就是无法言说的事情了,相互间都是无法估量的。

  “你去休息吧,这里我来守着。”

  良久,如梦这样对着单雨落说道,总不能够什么都不做的全部守在这里,要是都在状态不好的情况下,同样是很危险的。

  所以在平安无事的时候,还是相互间换着休息来恢复精力为好,只有这样,才能够从容的应对,虽然他们一向都是很从容并且不害怕的。

  “好。”

  单雨落点了点头,他有自己需要去做的事情,不能够总是将时间耗在这里无谓的等待上,那样对他而言是很浪费的。

  而后便转身离开了房间,甚至直接离开了这座庭院,走到了一处略微偏远的地方。

  吹着口哨叫来了信鸽,将自己怀中的一封书信放入绑在鸽子腿上的竹筒里,而后便将鸽子放飞了。

  若无其事的再度回到了庭院里,直接回到自己所在的房间,而如梦看着单雨落这样的身影,有些若有所思。

  漆黑一片的情况下,桃夭就这样守着少祯,等候着他的醒来,脑海里仔仔细细的回想着,整件事情怎么可能会如此的简单。

  或者说,这个事情一开始就是一个陷阱,难不成皇上真的是为了除掉少祯才会如此?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所谓的动机又是什么。

  一个体弱多病的闲散王爷,也会被如此的惦记,也真是一件值得细细思量的事情,要想解决的办法才是最为主要的事情,至少桃夭是这样认为的。

  看不清她的神色,却知道她的倔强,桃夭从来都不是轻易的就能够善罢甘休之人。

  少祯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看到的又是无边无际的黑暗,这和他闭上眼睛的时候,并没有多大的差距,只是不同的则是,现在的他是清醒的。

  手指微动,想要坐起身来的时候,感觉到了别的呼吸声,很熟悉,那是能够让少祯感觉到轻松的呼吸。

  细细思量了一两秒,他便知道了,安心的感觉瞬间蔓延开来。

  “你一直守在这里么?”

  弱弱的声音里有些无力,暗哑着询问道,少祯的脸上浮现出浅浅的笑意来,脑海里最后的记忆,是珏域那张略微惊慌的脸庞。

  他承认,珏域是个好对手,那一架,自己打的也是酣畅淋漓,很过瘾,虽然自己还是倒在了地上,但至少不是那么的无用。

  不过他知道,自己昏迷的时候,最辛苦的莫过于桃夭了,也不知道这段时间她又是怎么做的。

  “你醒了?”

  黑暗里,桃夭看不清少祯的脸庞,却能够清楚的听到了他的声音,眼眸里泛起浅浅的涟漪来,桃夭有些激动。

  终于等到这个时候了,她期盼的太久太久了,即便少祯只是昏迷了两天一夜差不多的时间,但是对于桃夭而言也是过于漫长。

  {@酷U匠s网首)发

  至少她能够知道少祯平安无事,同时心里不禁暗自佩服于临宣,竟然能够有这样的本事。在不清楚少祯各种的情况下,能够让少祯醒来。

  “嗯。”

  少祯轻轻的回应着,稍稍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感觉到自己里面所拥有的力量似乎又变得强大了,想必辛苦的不止是桃夭一个人。

  而且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哪里,少祯也不清楚,只是感觉到了空气的稀薄。

  桃夭慌忙站起身来,点燃了房间里的烛火,瞬间便亮了起来,能够清楚的看到彼此的模样,那颗紧紧揪着心,也算是放下了。

  而这个时候,少祯也坐起身来,温润的看着桃夭,相视一笑。

  “这几日的情况如何,那天的后续又如何,这里是哪?”

  同样觉得没有太多时间耽误的少祯直截了当的这样询问着如梦,想要将自己心里的疑问解答开来,必须做出迅速而有效的决定。

  只是不想再继续浪费时间下去,而让桃夭再度为自己担心,那是十分不得当的事情,连自己都会觉得为难。

  “你倒下后,就结束了,这两日都在为你找能够治疗你的药物,现在所在的是珏域的庭院。”

  少祯想要知道什么,桃夭干脆就告诉他什么,没有丝毫的隐瞒,这是少祯迟早要知道的。

  原本想着是少祯刚醒来不能够过于操劳,可是既然是他自己所想所愿的,那么自己就不该阻止他。

  不能够再因为他身体上的什么问题而让他耽误了他想要去做的事情。

  突然间想到了什么,桃夭再度开口说道:“安芜县的情况我做了基本的了解,安芜县早在三年前结束在一场大火里,不复存在。”

  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这样略微残酷的事情,桃夭也不愿意,只是她没有办法,也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毕竟这是真真切切存在的事实。

  她阻止不了已经发生的事情,也隐瞒逃避不了什么,唯一能够做的只有去面对,不让自己有丝毫的逃避。

  必须要尽快想到对策,桃夭也想要让少祯尽快的赶回,这里真的不适合他继续留下去。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

  大吃一惊的少祯第一反应便是拒绝这样的事情,太过于不可思议的存在,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他颠沛流离而来又是为了什么。

  摇着头,虽然他知道桃夭不可能骗自己,但是心里的某处在作祟,只是,少祯的情绪并没有失控或是其他。

  在某种程度上而言,他是接受了这样的事情的。

  “少祯,这是事实,得到了答案,我们也无需停留在这里,明日便下山吧,将士们还在等着。”

  这是桃夭所做出来的决定,越是纠结这样的事情,越是危险,她倒是无所谓,只是少祯该如何平安回去交差。

  轻哼了一声,桃夭唇角勾起一抹讥诮的弧度,连眼眸也变得冰冷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