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到时间问题的时候,珏域就先离开了,他必须要弄清楚一些事情,更何况,寨子里的事情他不能够不管,需要两边都得顾住才行。

  打发了珏域派来的山寨里的人,这里除了单雨落之外,便只有他们几个人了。

  乱言并没有立刻给少祯服用临宣所给的东西,而是将寒玉瓶打开后,倒出那一枚棕色的药丸在自己的手心里,仔仔细细的看着它,轻嗅着它所存散发的气味。

  最主要做的不过就是想要了解它存在的成份都有什么,为的就是以后给少祯治疗的方便,既然答应了桃夭,那就是一定要做到的。

  用小刀割了一点重新放回到寒玉瓶了,而后乱言将剩下的药丸给少祯服用,用气息来给他调理与缓解。

  有一个疑问是乱言所不能够明白的,微微皱起了眉头,十分的疑惑,可是得不到解答才是最为可怕的。

  再度为少祯把了脉,呼吸平稳,并没有什么不顺,而且身体也没有因为不接纳而有什么反应出来,就证明还是有一定的希望的。

  更s新Q最w;快…J上☆酷匠/网√q

  乱言微微的叹息,无奈的摇了摇头,帮少祯整理好之后,自己便离开了这间房间,他该对自己的情况有一个负责了才是。

  听到步伐声音的时候,桃夭连忙去看,而映入自己眼眸的则是平静的乱言,没有丝毫的慌乱,这就是桃夭所不能够理解的。

  然而她看到的不过是表面罢了,隐藏起来的浑浑噩噩的模样,是她所不知道的,也是不可能知道的。

  好在桃夭并没有去询问乱言什么,而是直接向少祯所在的方向而去,一言不发,只是很急切,急切到无法再继续忍耐下去。

  而这一次,没有人再去阻拦她。

  “搞定了么?”

  花落之瞥了桃夭一眼,而后将目光转到了乱言身上,平静的就好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淡淡的开口,平缓的气息。

  最担心的无非就是乱言再去做什么乱来的事情,这才是花落之最大的顾虑,所以他只想乱言可以别那么傻。

  “算是。”

  有些艰难的开口,现在只要等着少祯醒来就够了,只是乱言清晰的感觉到了疲倦,眉目间都涌现着疲惫的模样。

  微微点了点头,自己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现在状态的不好,只是没有办法,他到底只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凡夫俗子罢了。

  花落之不再多说什么,而是直接将乱言拉走了,既然没什么事,就不需要暂时的操心了,正好趁这个时间,让乱言好好的恢复一下才是。

  别人察觉不到的情绪,花落之还是能够看出来的,所以他不会就这样轻易的忽视掉,必须好好的重视才可以。

  大厅里就只剩有如梦、单雨落和平安三个人了。

  思量了良久,如梦还是寻思着开口询问着单雨落说道:“你和公子是怎么找到的药?”

  并不避讳于平安,应该是没有什么可以避讳的,更何况,他们所言的有些话,平安也是听不懂的,所以无需顾虑。

  还是有些好奇这样的事情的,明明她和乱言都没有等候找到,那么桃夭又是如何做到的,百思不得其解,还是想要知道。

  “公子去找了临宣。”

  考虑了一两秒后,单雨落毫不顾及的说出了这样的话语,稍稍的耸了耸肩膀,有些无奈的模样,语气里多了一抹的沉稳。

  执起茶杯浅饮了一口,略微有些失望,果然都没有临宣那里的茶水好喝,看来也只有去临宣那里讨杯茶才可以。

  “临宣,他怎么可能轻易给公子,难不成你?”

  有些事情是他们心照不宣的事实,只是听到临宣这样两个字的时候,如梦还是有些诧异的,不可置信的模样,而后便释然了。

  话并没有说完,但是已经将意思表达的很是清楚了,如梦轻咬住自己的下唇,最怕的莫过于此了,却偏偏果真是,这真是有点让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存在。

  “和我没关系,我只是负责带路,是公子主动要找临宣的,他们之间有一个人情,所以你无需担忧,又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

  语速稍快的将这样的一番话讲出口,大概阐述了一下事实,单雨落并不是不明白,只是有些事他明白了又能够怎么样,不该说出口的话,还是不能够。

  不去在乎别人怎么想,怎么看,就算他们不理解自己也无所谓,只要自己做到最起码的问心无愧就够了。

  至于其他的,都是无所谓的存在,又何须介怀。

  “原是这样,可是安芜县的事情该有一个系统的结果,公子与王爷需尽快离开这里,不然呆的越久就越危险。”

  在一切还没有开始之前,最为有效的办法就是制止于它的发生,只有如此,才能够得一片寂静与安稳。

  所以如梦明白,想要做到这样的情况,就需要他们一起来努力才可以,任何人都不能够有丝毫的松懈与马虎。

  “什么危险,你们在说什么?”

  听的很是糊里糊涂的平安忍不住这样插嘴着,心里很是着急,明明自己听的很清楚,却是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只是知道与王爷王妃是脱不了干系的。

  如果是那样的话,平安也是很想为他们来做点什么,只有如此,自己才能够心安理得,不会那么的无用。

  “听着,我们刚才所说的话,你就当做一个字都没有听到,也不需要问,这样对你才是最好的。”

  一改先前的语气,现在如梦的语气里充满了警告的意味,只是吓唬一下平安,既然桃夭信任的人,应该是不会有太大的差错的。

  即便平安将这些话说了出去又能够如何,除了个别的有心之人,不会有人将它当多真的。

  冷冷的瞥了平安一眼,便不再对他说什么,有着自己的高傲和架势。

  而明显的,平安被如梦如此给吓到了,只是木讷的点了点头,无辜的眨着自己的眼眸,下意识的警告自己一定要守口如瓶。

  不是为了如梦的警告,而是为了桃夭,因为他并没有感觉到他们的恶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