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言与桃夭走进了少祯正在休息的房间,看着这样的他,突然之间,桃夭感觉到了有些心疼,有多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连她自己都不大能够记得,只是觉得这样的感觉对于自己而言并不舒服,反而自己很在意这样的感觉,想要将它消除,却又有些无可奈何的模样。

  挑开少祯的衣袖,乱言为他把脉,细细的感应着,只是为了保证他的安全情况,看看以少祯现在的状况,是否能够接受临宣所给的药物的药性。

  “给我。”

  乱言放下少祯的胳膊,伸出手,一本正经的看向桃夭,目前少祯是没有问题,只是他能不能够接受,就看他自己的能力了。

  而他能够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虽说看起来有些微不足道,却是耗费乱言多少年来的辛苦,不是什么都是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的。

  桃夭从怀里掏出来瓶子,郑重其事的放置在了乱言宽大而修长的的手掌上,默默的将目光看向少祯的容颜。

  “你出去吧,这里有我。”

  下意识的握紧了自己手里的瓶子,任由冰冷蔓延,深邃的眸光里隐藏着几分别样的情绪,乱言淡淡的开口,而后便转过身去。

  太多的人在这里只会打扰,还不如就他一个人来的清静,更何况,乱言还是想要做些其他自己所认为应该做的事情。

  “嗯。”

  桃夭总是相信乱言的,而且还是在这个节骨眼上,眷恋的看着那张熟悉的容颜,而后便离开了。

  心里猛然一紧,桃夭的情绪很是严肃与认真,不容许自己在这样的关节上有什么其他不该有的事情发生。

  走出了这扇门,将空间留给了他们。

  还想要坐在台阶上守候的时候,一股力道突然在自己身上蔓延,桃夭下意识的去挣脱,奈何还是挣脱不掉,不悦的转头看去,映入自己眼眸的是珏域那张倔强的脸。

  “放开我。”

  冷冷的开口,桃夭不想动怒,更何况珏域已经帮他了那么多,即便是因为珏域而起,但终归还是事出有因,桃夭不想再去计较什么,同样的也不愿意再去面对什么。

  到底是比自己的力气稍稍能够大一些的,所以桃夭并不是那么好挣脱开来,平静如水的眼眸里正在一点点的结成冰。

  珏域才不去理会现在有些气急败坏的如梦,反而是自顾自的拉着桃夭向前走,明明是个公子,手腕却如女子那样的纤细,但是让他有些诧异。

  几乎拼尽全力,才能够勉强抵挡住桃夭的力量,珏域闭口不言,只要自己还能够强制住桃夭的时候,什么话都是不需要说的。

  直到来到了大厅里,所有人都诧异的看向行为如此诡异的他们两个,但都愣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动作,反而是想要知道他们准备做什么。

  停下步伐来,桃夭用力一甩,可算是挣脱开来了珏域的束缚,好没理气的质问着珏域说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这个时候,桃夭心里是清楚的,她与他们不一样,能够保持距离的事情,还是不要走太近为好,即便现在是她在别人家借宿。

  但这样也改变不了桃夭该有的警惕性,更何况珏域总是令人出其不意,有些匪夷所思。

  “你守在那里也是没用的,还是吃点东西吧。”

  珏域淡然的看向桃夭,缓缓地开口说出了这样的话语来,他不想看着桃夭这样总是不拿自己当一回事,反而去忧心那样的事情。

  即便他们是挚友又能够如何,寸步不离的算什么事,更何况她又帮不了,还不如先照顾好自己为好。

  到底珏域还是有些气结的,因为连他自己都不明白是为了什么,大概是因为桃夭正好合他的胃口罢了。

  “我要看着他平安醒来。”

  平平的语气里没有任何的情绪,一如既往的冰冷,桃夭瞥了珏域一眼,她承认,珏域的出发点虽然是好的,但是他这样对自己就是不对。

  更何况,自己的事情自己能够做出自己认为对的决定来,并不需要别人来教她该怎么做。

  表明自己的态度和立场,桃夭刚想要准备的时候,就被如梦给拉住了。

  轻佻起眉头诧异的看向如梦,桃夭不解,但是面对如梦她是发不出脾气来的,因为大抵她是能够明白这个姑娘的。

  “有什么事么?”

  稍稍停顿了几秒,淡淡的开口,语气相对于之前有一定的缓和程度,桃夭的眼眸有些复杂,不大能够懂得这样的原因。

  0M酷7o匠网唯Sg一E正$版,其*C他}都J是*盗3版`

  心里正在着急的一件事,对于其他事自然是漠不关心的,主要是这件事于桃夭而言并不小,甚至可谓是大事,不敢有任何的疏忽。

  “公子还是在这里安心的等着吧,那里有乱言,不会有差,倒是公子你,看着就让人不放心。倘若王爷醒了,公子却倒下了,可就不值当了。”

  轻柔的声音里带着一股属于如梦的凌厉,不急不慢的劝慰桃夭,分贝不高不低,正好是足以让房间里所有人听到。

  如梦之所以顺着珏域的意思,是因为她也是这样想的,桃夭能够找到药,必定也是不容易的,连她都感觉到累了,更何况是桃夭呢。

  应该都是相互间差不多的吧,这里之所以危险,是因为存在他们的对头,这样的关键时刻,怎么能够让桃夭倒下。

  每个人都有自己所关系的最为紧要的事情,只是都不一样罢了。

  桃夭别走深意的看了如梦一眼,承认于这样的话语,也对,自己现在放心不下又能够如何,必须要相信于乱言和临宣才是。

  缓了缓自己的气息,桃夭寻了一处地方坐下,即便是食之无味,也在勉强逼自己来用桌子上早已准备好但还是已经重新加热过的食物。

  清楚于自己不能够让自己陷入混乱之中,无论什么时候,都需要让自己保持清醒才是,切不可失了方寸,那样便是得不偿失的存在。

  天色正在一点点的暗下来,烛火的葳蕤将周围全部照亮,黑暗无法包裹住这里,留下一片阑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