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都是近乎于全能的人,但还是有着属于自己的所长,可谓是强中的更强。

  乱言速度与感应上的天赋要比临宣高,两个人都是高傲的人。

  “如梦和珏域还没有回来么,会不会出什么事?”

  桃夭突然间想到了这件事的时候,才发觉已经过了这么久,而自己仍旧没有看到他们两个人的身影,不由得觉得有些奇怪。

  拿到了自己想要拿到的东西,自然是想要继续下去,只是目前的情况不容许她如此的心急,必须要镇定下来才是。

  “到现在还没有看到他们的身影,也没有任何的感应,应该去找找才是。”

  乱言摇了摇头,也许是如梦不想放弃找了那么久,却一点什么结果都没有,还是想要继续,就和那个时候执着的自己一样。

  若不是看到了那抹绿色,乱言也是要继续下去的,不然他也不能够这么快的返回到这里。

  既然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没有回来,那么他们四个人一起去寻找也是可以的,只有这样,才不会有太大的落差。

  》酷匠《网●7唯Wg一正版。q,其G他☆"都¤^是}盗版RA

  “嗯,必须要找到他们。”

  桃夭的话语里满是坚定,因为她不能够就这样放任不管,明明如梦帮了自己太多太多,怎么能够因为一己私心就弃之不顾。

  她不能够那样去做,自己也不允许那样去做。

  四个人便走向了如梦和珏域所去的方向,桃夭知道,即便他们六个不同,但是是一起出来的,那就理所应当的要一起回去才是。

  沿途看不到任何的记号,只能够顺着一条路继续的向前走去,四个人都加快着自己的步伐,最少也要在太阳落山之前赶回去才行。

  “要不要发信号弹,至少让他们知道。”

  单雨落突然提议着,这样找太费劲了,主要是他们若想要追上离开那么久的珏域和如梦,即便是再快,也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

  毕竟都是人力,又不是靠其他什么。

  “好。”

  乱言赞同于这样的提议,停下了步伐,找出了信号弹来,发射了出去,不一会儿,伴随着响声,高高的天空上就出现了图案,停留了五秒钟后,渐渐的消散掉了。

  而如梦注意到这样的信号时,心里突然间一紧,已经顾不得自己继续寻找了,连忙返回,因为她最怕的,就是桃夭出事。

  珏域诧异于突然这样的如梦,只是看着这样急匆匆的样子,是自己来不及问什么的,只好跟上她的步伐,尽可能不让两个人走散。

  六个人都在朝向同一个方向走去,只是分为两拨罢了。

  安然无恙的相遇的时候,相互间对视着,每个人拥有自己的情绪,都可以在这个时候坦坦荡荡的放下。

  “要不是乱言发射信号,你们两个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桃夭端起了自己的架子,劈头盖脸的就是这样对如梦和珏域的责备,怒视着他们,怎么一点分寸都没有。

  明明都已经这个时候,早就该回来,却还是一直迟迟未见身影,平平的惹人担忧,眉目间微皱。

  不过桃夭心里是松了一口气,至少她不需要再去猜测他们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儿揪心。

  “想再找一会儿,看看有没有希望,不愿意空手而归让公子失望。”

  如梦稍稍低着头,并不敢去看桃夭眼底泛起来的涟漪,淡淡的开口说道,同样庆幸于桃夭的安然无恙。

  这是她所期望的便是如此了,至少自己不用因为不在桃夭身边而担忧于她。

  其实她并不懂,乱言怎么就那么放心单雨落,万一单雨落再做出一些什么事情呢?那可就是连带写他们几个人,甚至更多的都要收到不可估量的伤害。

  “别太勉强,本就不易,如此又是何苦,真是为难你了。”

  面对这样的理由,桃夭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甚至心里泛起了点点的涟漪来,不是滋味,难以言说。

  自己的责备无非是因为对他们迟迟不归的担忧,而他们的原因还是因为自己,一瞬间气氛便变得有些尴尬。

  “并不,如梦心甘情愿。”

  这就是如梦对桃夭的回答,她所做出的决定,是不会有什么后悔的,更何况这其中的渊源也是存在的。

  微微的摇了摇头,又恢复到自己面对别人时那副冰冷疏离的模样,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渐渐散发着自己的微凉。

  “不管怎么样,你都应该听从命令才是,不该有任何的理由。”

  沉稳着气息,乱言训斥着如梦,他不想看到自己的人出任何的意外,更何况目前能够动用的人又不多,准确的来说,就只有他们了,自然是要小心谨慎才是。

  换做从前,不管任务量完成的如何,只要不是半个时辰内可以解决的事情,都是要放弃的,为的就是怕深入虎穴。

  “是。”

  恍惚间的错觉,让如梦以为自己回到了从前那样的日子,虽是刀光剑影,但都有自己所存在的意义。

  即便是血腥漫天,杀戮不断,也是那些人应得的报应。

  “我已经找到能够治疗少祯的药物了,回去吧。”

  轻描淡写的讲述了这样的事情,桃夭的口吻平淡到并不像是在说什么重要的事情,反而只是在说一句没有任何意思的话罢了。

  唇角勾起了一抹近乎完美的弧度,眸光在周围人身上划过,而后便转身踏上了归途了,迫不及待。

  解决完了这样的事情,接下来就该是她所期待的事情了,自然不能够再有什么耽误了。

  毕竟少祯已经沉睡太久太久了,是该醒来的时候了。

  这个时候,桃夭身上的寒玉瓶仿佛又加重了一些,沉甸甸的在那里,分量丝毫不轻,只是,有许多只是属于猜测的事情。

  将近于筋疲力尽的六个人,却还是这样不肯有分毫的松懈,连忙的往回赶,即便近乎于体力透支。

  夕阳逐渐的渲染着整个天际,天边出现了如同火烧云那般的艳丽,远远的一片,美丽极了。

  眼看着天色渐晚,而他们离庭院也并不远了,甚至都能够看到平安在那里着急等待的身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