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远的,桃夭就看到了自己熟悉的白衣与红衣交织在梧桐树下,眉目间那抹情绪瞬间消失的荡然无存,缓步而至。

  步伐里存有着沉重,因为她没有看到如梦和珏域的身影,但是同样的没有听到若发出的信号的声音。

  “久等了。”

  桃夭略微寥落的语气里带着抱歉的意味,冲着他们稍稍点头,情绪上却在担忧着什么,只是闭口不言。

  冰凉的白瓶还在自己身上所放置着,即便隔着衣物,自己也能够感觉到所传递的冷,也不知道为什么。

  没道理啊,应该是被自己身上的温度所感染才对,怎么可能会还保持自己的原样。

  “公子跑去哪里了,没出什么意外吧?”

  花落之的语气里略微抱怨,若不是这一系列事情的发生,乱言怎么可能变成现在这样,这一身如雪洁白的白衣,什么时候再度这样被染上污秽。

  不过还好,桃夭能够平安无事的和他们汇合,花落之能够理解乱言,倘若换做自己,自己也会那样去做的,可是,总要有个度才行。

  酷匠r网首发F

  这样想的时候,他忘记了自己当初那样去做的事情,甚至一干二净。

  也许是记得的,但觉得发生在自己身上和发生乱言身上还是不一样的。

  “去见了一个人,并无意外发生,除了走了不必要的路之外,都很顺利。”

  桃夭如实的说道,乱言的那身白衣上的污渍清楚的落在桃夭的眼眸里,猜测着他们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才会如此。

  她知道乱言一向很厉害的,而现在略微有些狼狈的模样,怕是遇上了劲敌才会如此。

  “公子去见了什么人?”

  这是乱言所关心的重点,在这个庞大的鹊山之中,除了那些人的存在,怕是也没有什么了,所以桃夭见的一定是那些人,只是具体是谁。

  乱言想要知道桃夭为什么去找那些人,他们之间又有着什么样的联系,而桃夭所言的顺利,真的是顺利么?

  这些都是不言而知的事情,能够回答他这样问题的,只有桃夭和单雨落了。

  而单雨落不会真的让自己所担忧的事情发生吧,下意识的看向单雨落的时候,单雨落表示自己很无辜。

  “临宣。”

  并不打算对乱言他们隐瞒,所以桃夭选择了实话实说,脑海里浮现出临宣那副模样,腹诽道,真是一个怪人。

  简直就是如同玄冰般的寒冷,比他们几个人更加的自命清高,不可有任何的玷污。

  “公子去找他做什么?”

  果然不出乱言所料,桃夭这样去做了,而且还是那个人,乱言不由得又几分的担忧,这是他不愿看到的事情。

  只是桃夭平安无事,则着实是件稀奇之事,除非临宣什么都不知道,然而这样的可能性不大。

  这个时候,乱言看向单雨落的眼眸情绪又多了几分的责备。

  突然间单雨落被乱言这样的眼眸看的心里有些发毛,是桃夭自己要去的,和他没有什么关系,怪不得他的。

  然而单雨落并没有辩解,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一言不发的听着他们这样几乎算是无聊的对白。

  “或许他可以救少祯。”

  这就是桃夭最初的目的,面对乱言这样一个接一个的质问,桃夭没有任何的不耐烦和胆怯,甚至她觉得自己应该告诉他们,没有为什么。

  不愿意掺合入那些人之间的恩恩怨怨,只想尽快解决自己的事情,就够了。

  “公子怎么会这样认为,或者公子如何得知他可以帮公子?”

  并没有停止,乱言想要知道,所以不厌其烦的继续询问下去,为的只是一个心安,他不能够让有些事情恶化下去。

  那将会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后果,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但是又是有些人就想要看到的。

  “他欠我爹爹一个人情,所以我只是去讨人情一试。”

  无奈的耸了耸自己的肩膀,桃夭压制住自己想要发火的脾气,她知道乱言这样做也是有自己的道理的,毕竟向来是乱言话少。

  所以桃夭就忍耐着,仔仔细细的回答,平平的语气里没有什么其他的情绪。

  “原来这样,那他怎么做的,公子,如果可以,你还是理他远一点。”

  乱言对临宣是叹服的,甚至比自己稍稍强大的人存在,只是他们注定只能够是对手,不能够统一战线与立场。

  后半句话看起来像是提醒于桃夭,实际上是在警告着她,不想让她在这样的状态下陷入困境,这样对于桃夭而言不公平。

  “他给了我一个白瓶,我想以后和他都不会有什么牵绊。”

  话音刚落下的时候,桃夭便从自己的怀里拿出来了那个瓶子,淡淡的说出这样的话,还是觉得乱言是不是想的有些多了。

  本以为乱言并不是那种会很啰嗦的人,现在感觉并不是那种回事,总觉得有些奇怪,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不大能够理解。

  乱言接过瓶子的那一瞬间,冰冷在自己的指尖开始蔓延的时候,他便明白了,“这是寒玉瓶,能够保证里面存放物的新鲜程度。”

  是一件不错的东西,实际上却是很难得到的东西,看来一定是个不小的人情,才会如此费心。

  如果这是临宣给的东西,十有八九,这里面的东西都是一定能够让少祯醒过来的。

  “原来这样,怪不得它一直都是冰冷的,染不上任何的温度。”

  恍然大悟的明白了过来,桃夭才发现这个时代有许多是自己所不知道存在的东西,有些神秘的感觉,太过于不可思议。

  “嗯,临宣的东西不会有差,公子你可以放心了。”

  将寒玉瓶还给了桃夭,乱言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实际上也是为了让桃夭能够安心,不需要那么继续的着急。

  而且自己也可以放心了,可以用那根绿色去做属于自己的研究,也想知道其中的奥妙。

  如果可以,甚至他想要知道临宣的寒玉瓶里所存放的东西的成份是什么,在这种的造诣上,临宣的天赋比自己高太多。

  所以都是并不唯自己的存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