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

  桃夭率先打破了这样的沉寂,将瓶子收好,不管行不行,总是要一试的,更何况来找临宣可是用了陶元帅一个人情。

  她相信临宣不会让自己失望,至少他看起来都比较可靠。

  “不需要,这样我与陶元帅便两清了。”

  冷冷的开口道,临宣的话语里满是轻松的语气,这也是他所愿的,不喜欢也不习惯总是欠着别人什么,也可以让自己心安。

  最喜欢这样两清的事情,也不需要再去有什么顾虑或者为难,还是简单粗暴的方式适合于临宣自己。

  “嗯。”

  桃夭原本是不要承这个人情的,可是她没办法,在这样情况的面前下,只得如此,她会想办法弥补于陶元帅的。

  这个人情并不轻,而且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临宣都是能够做到的,分量不容小觑。

  “你来到鹊山,就只是为了找我么,应该不是吧。”

  悠闲的喝着清茶,即便是不问世事的临宣,也是想要知道这样事情具体所发生的情况是什么,不过是因为好奇罢了。

  因为箐喑与箐凛的出现感到了好奇。

  按理而言,泫箐教的人不应该围绕在桃夭身边,以防她出现任何的危险。不过也对,这里不是有单雨落么。

  然而这样小的事情,应该是不需要桃夭亲自来这里一趟才是。

  “我是来查安芜县的事情,可是还是没有什么头绪,复杂却又凌乱,还有许多的疑点。”

  直截了当的说了出口,桃夭之所以如此,是想要知道临宣能不能够在这件事情上帮助自己,如果可以,那就是再好不过。

  如果不行,那也是不能够强求的事情,只能够自己再去彻查才是。

  不过是可以暂且搁置的事情,所以并不需要有多用心。

  “嗯,两位请回,你们已经打扰我太久了。”

  临宣直接下了逐客令,一个泫箐教未来的教主和泫箐教的人呆在这里,似乎有些并不合适,而他们的事情,也不需牵连到自己。

  举手投足之间透露着一股优雅,将茶杯不轻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淡然的眉目看着他们,眼眸里的冷意正在一点点的凝结。

  单雨落无语,撇了撇嘴角,但只是让自己察觉到的东西而已,他愿意遵循于临宣的话语,也明白临宣的“避嫌。”

  到底他们都不是同一路人。

  “告辞。”

  桃夭利利索索的站起身来,冲着临宣稍稍的点了点头,而后与单雨落一起便离开了这里,顺着他们所来的方向返回。

  已经离约定的时间过去了太久太久,桃夭同样担心着那些人,不由得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突然之间想到什么的时候,桃夭询问着单雨落说道:“临宣他是泫箐教的人么?”

  看起来并不像是,但是桃夭想要的还是一个确定的答案。

  “不是,他和珏域是一样的,只是他的身份,要比珏域高许多,甚至比凌珏都要高。”

  单雨落解释给桃夭听,瞬间有些好纠结的感觉,自己为什么要夹杂在他们之间呢?这不是自己纯属找死么。

  只是事情已经发生,不管是死是活,终究都是要继续下去的,两者在同一个水平线上,哪一边都不能够倒下。

  “凌珏?她不是和你与偌羽在一起的那个女子么,为何你和偌羽是,而她不是,那其余两个呢?”

  有些纳闷与不解的桃夭感觉到了奇怪,按照这样的话语来分析,就是说单雨落他们五个人大致可以分为多种不同的人。

  I#看u正●。版~章√节"上◇I酷匠fq网

  然而这样还可以一起行动,有着共通之处,其实也蛮厉害的。

  即便再厉害,该危险的事情,还是会存在的,他们会不会在未来的某个时候,因为立场的问题,而反目为敌。

  “我与偌羽是一样的,凌珏与他们是一样的,而现在,我们都是一样的。”

  细细的想了片刻,然后单雨落这样回答着桃夭。是了,他属于双重身份,所以乱言将桃夭交给他的时候,乱言还是有一定的顾虑存在。

  不过乱言还是选择了相信他,所以他不能够让乱言对自己失望,也不能够愧对于泫箐教。

  “呃,那你岂不是……”

  桃夭承认自己被这样的消息给愣住了,还不知道竟然是这样的状况,那岂不是很混乱的场面,果然也只有他们能够做得出来了。

  不过她很快接受了,不管他们怎么样嗯选择,都只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和桃夭是没有关系的,自己现在不过也只是鸠占鹊巢罢了。

  被强制而迷惘着如此。

  “是这样。”

  单雨落点了点头,既然他自己都坦白了,自然是要承认的,所以这就是一个矛盾点,一个绝不能够被忽略的矛盾点。

  如此,就看桃夭如何的抉择了。

  “所以鹊山上所居住的人,是你们。”

  恍然大悟,桃夭看向单雨落的眼眸里有些警惕,所以那个时候单雨落他们才会拦住自己,阻止自己来到这里。

  只因为这里可以说是他们的地盘,不想自己打扰他们。

  “嗯,安芜县的事和我们并没有关系,而公子前来的剿匪怕是受了别人的挑唆才会奉这样的命令,很有可能是为了除掉八王爷。想必公子你不是没有这样想过。”

  单雨落不隐瞒自己的想法,帮助桃夭来理清这样的思绪,只是为了让桃夭明白罢了,反正都是迟早要说的事情。

  倘若是旁人,他也想好好的玩一玩,可是目前的情况是不允许的,所以自己只能够挑自己能够做的事情,避免刀剑相向的事情发生。

  “为什么这样做?”

  身处两难之间,是为了什么,桃夭不理解,即便自己拥有泫箐教的圣物,也不知道所谓的泫箐教又是如何,只怕都是不简单的。

  自己想要置身事外的事情,越发的扑朔迷离,自己深陷于此,自然是要明哲保身才是的。

  有些疑惑的询问着单雨落,企图分析出来自己面前的处境与状况,绝不能够让那些人称心如意。

  单雨落对于桃夭的发问并没有回答,只是浅浅一笑,便不再言语什么,唇角勾勒起来的弧度,近乎完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