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休息调理了片刻,乱言与花落之便开始迅速的赶往梧桐树之下,奇怪的是,此刻的梧桐树下仍旧还是一片空荡,除了他们,没有其他的身影存在。

  “他们都还没有回来么?”

  这是唯一的可能,因为他们回来的路上并未遇到任何身影,所以那些人去找自己的可能性并不大,也就只有这样的可能了。

  ☆^看6}正版P章}节上酷匠/7网`

  花落之眉目间隐隐藏着不悦的情绪,真是一群不让人放心的家伙。生气的原因不过是还要继续让乱言操劳而已。

  “看样子应该是。”

  合上眼眸,用自己的听力与嗅觉来察觉附近的气息与声音,想到得到和他们能够有关的消息,只是不管乱言再怎么尽力,也终究没有任何的结果。

  不明所以,两个不同的方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更更何况现在乱言的状况,并不适合单独行动。

  一瞬间的难以抉择就这样在犹豫之中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花落之和乱言相对无言,只是这样的舍取是很难能够做到的。

  倘若去找任何一方,另一方都会有抱怨,而被找到的那一方,也许同样会有着责备,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事情,才是最为难办的。

  “就在这里等他们好了。”

  良久,乱言终于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来,除此之外,不觉得还有什么是可以的,唯有如此,才可能是对两边都公平的存在。

  正好自己也可以在这里稍作调理,才不想自己在最为要紧的关头很是无用。

  “这样妥当么?”

  花落之有些不能够理解,即便是去找桃夭也是可以的吧,毕竟如梦应该也是这样想的,他们任何一个人,都会以保护桃夭为己任,哪怕付出巨大的代价,也是理所应当之事。

  因为这不仅仅是个人的问题,而是关系到许多人,甚至是一种关系的存在,一种信仰,一种期盼。

  “这是最为妥当的办法。”

  至少乱言是这样认为的,他每做出来的一个决定,都是他自己认为合理妥当的,不然又怎么能够提出来。

  语气中有着属于自己的坚定,眸光里的清澈与锐利,最低下却泛着点点的浑浊,以及那深不见底的深渊。

  “嗯。”

  坳不过乱言的想法,花落之只得同意,随着乱言一起坐在这梧桐树下,静静的等候着与那些约定好的人的归来。

  寂静的可怕,如同黑夜笼罩的那般,只是现在还存在着阳光的照射,尘埃的味道布满空气之中。

  平安听吩咐等候在庭院里,迟迟不见任何的人影,而王爷又没有丝毫想要醒来的迹象,坐立不安的在庭院里徘徊,盯着门口处的方向不断的张望。

  不过是想要看到自己所期盼的事情罢了,担忧着的心未曾放下,平安这才清晰的感觉到,出来一趟,真的是都快要魂飞魄散了。

  这还只是自己看到的,自己所没有陪伴在王爷身边的那一天一夜,又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他不知道,甚至都不敢去想,唯恐想到了那些对于自己而言也是算得上残忍的事情。

  那样的结果,要让他如何的承受。

  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手心,两只手在一起,企图将自己的情绪全数发泄在这里。原本就是炽热的天气,这样的焦急,反而更加热了。

  细细密密的汗丝布满额头,后背也被汗水所打湿,贴在自己的背后,很是不舒服。

  大厅里的桌子上,是备好的饭菜,现在已经凉透了,却还是依模依样的放在那里,是在等着他们回来。

  而心急不安的不仅仅只是他一个,还有远在八王府里的廖氏与扯叶。

  眼睁睁的看着这么些天过去了,同样得不到任何消息的她们,又怎么可能会不着急,再加上李香菱天天来闹腾,一向以桃夭为主的她们,有些茫然。

  “王妃和姑爷什么时候才能够回来,也不知道平安有没有照顾好他们。”

  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着碎碎念,扯叶表面上的平静都是假的,心里早已经是一团乱,还得从容的去做事情。

  不能够因为桃夭的不在,就让一些事情无法的顺利进行下去,那是绝对不能够的。

  而只有她和廖氏独处的时候,才不免念叨几句,只是因为担心。

  “坐下来,平静一些,王妃和王爷不会有事的,倒是你,看着就比较像有事。”

  廖氏可以理解扯叶的担忧,她又何尝不是呢,可是那样没有任何的用处,还不如老老实实做她们的本分才是。

  青楼和酒楼里的生意是不能够有任何的差错,所以廖氏每天都是三点一线的来回奔波,唯恐有人在这个节骨眼上作乱。

  她是沉得住气的,因为经历了太多太多,更何况她是相信于桃夭可以的,而自己要做的,是不要让桃夭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虽然都说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可是还是不能够心安理得的坐在这里,王府里那两位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倘若再闹起来,哪里抵挡得住。”

  忍不住的抱怨着,扯叶嘟起嘴,不悦的情绪瞬间蔓延开来,到底还是因为桃夭不肯带她去,所以才会如此。

  只有跟在桃夭身边,才是能够安心的,哪怕是险境,也比在这千里之外要好得多。

  不安的绞动着自己的手指,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唇,红润的唇上清楚的留下贝齿的印迹。

  “她们俩个不是一起的,所以一个闹起来,另一个也不会安然的在那里,不必忧心。你再笑里什么都做不了,反而还添乱,你该吃点静心药,好好的安静一会才是。”

  廖氏的语气里多多少少有些嫌弃的意味,轻佻起自己的眉头,缓缓地开口向她解释着,这是廖氏所认为的。

  毕竟那天不就正是如此,不然以李香菱无理取闹的程度,哪里是她们能够招架的住。

  说不定真的可能会闹到元帅府里,而那个时候,阻止这样事情发生的人,是陈侧妃。

  或许她们之间会有什么样的关联,那也终究只是她们之间的事情,这样就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