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是不温不火的语气,却硬生生多了几分的冰冷和质问,临宣眼眸里的死水都泛起了点点的涟漪来。

  “放开我。”

  带有一丝命令的语气,冷冷的开口,桃夭即便是有求于临宣,却也无法忍受他对自己这样的粗鲁,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她就是没有办法接受。

  就算是对箐凛所感觉到好奇,但也是不该这样的冒犯自己,至少桃夭是这样觉得的,力道大的是自己所承受不了的。

  “抱歉。”

  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临宣连忙松开了自己握着桃夭的手腕,将瓶子放在了桌子上,向后退了几步。

  但是他的心思还是存在于箐凛之上。

  自己所认为不可能再出现的物品,为什么会这样毫无征兆的突然出现,临宣想着,或许是到了该出现的时间。

  只是在这样一个元帅之子的女子手里,怕是有些不大妥当。

  果然想的都是这个问题,毕竟这是不可忽视的现实。

  桃夭不悦的蹙眉,白皙的手腕上留下了红色的印迹,轻轻的转动和揉捏,搞不懂临宣突然间怎么激发出如此之大的情绪来。

  又是一种诡异的存在。

  “公子,临宣他只是一时间的冲动才会如此。”

  并没有去阻止临宣的单雨落这样打着圆场,如果是自己的话,也会这样去做的,只是那个时候的情况并不允许。

  但凡是知道箐凛和箐喑的人,都会产生好奇之人,和怀疑之心。谁又能够想到,两样物品会出现在同一个人手里。

  这是自创教以来,除了第一任教主外,是再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历来都是箐喑和箐凛的持有人对决,谁赢了,谁就是理所应当额教主。

  现在可好,连这一项都可以直接免了,隐隐间这就是在意味着什么。

  “我不知道你和箐凛有什么关系,只是它在我手里,连同箐喑一起,无缘无故的出现,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就是在我身上。”

  缓和了自己的情绪,桃夭开口说道,语气里带有一抹属于自己的强硬,稍稍抬眸看向临宣,眼眸里闪过一丝得意。

  既然被发现了他们迟早都是早知道的,何不干脆自己直截了当的告诉他,反正和自己又没有关系。

  不止一次的这样想过,还是觉得自己其实只是暂时的保管人,会有属于它的缘分的而将它带走了。

  桃夭安慰着自己,这样的生活只是暂时的,也并不是属于自己的,自己迟早会摆脱这样的处境。

  “看来你就是它们所选择的主人,这倒是件稀罕的事情。”

  薄薄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别样的情绪,带着淡淡的鄙夷和嘲弄,还有一缕极清极冷的笑意。

  C酷@^匠网5☆永久-免8{费(看)|小说4

  临宣就这样漫不经心的看向桃夭,心里却悄然而生一抹复杂的情绪来,只是将这抹情绪控制的很好,不让它有丝毫的泄露。

  百年难遇的一件奇事,看来那些人是又要坐不住了。

  “并不,它们虽在我手里,而真正的主人却另有其人。”

  桃夭摇了摇头,轻而易举的将这样的话说了出口,不过她说的,是她所认为的应该所言的话语,她不能够再盲目的再这些人任何的希望。

  似乎情况再度变得复杂了起来,而能够让她所忧心的,不过还是昏迷不醒的少祯罢了。

  有时候,桃夭还是能够将事情分的很清楚,清楚到有些可怕。

  瞬间单雨落便感觉到了错愕,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是目前的情况并不适合让他去问这样的话题,明显临宣对这样的话题没有丝毫的情趣,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便再也没有其他。

  再度变得寂静的时候,反而有些寂静的可怕。

  眼看已经到了午时,可是约定好的地方仍旧是一个人影也没有。

  桃夭和单雨落在临宣这里,而乱言与花落之还在翼山之上,正在向最深处探索,明知返回编再也没有机会,所以想继续下去。

  而如梦与乱言也正在持续寻找着,虽然没有任何的线索。

  “都已经午时了,要不要回去?”

  抬眸看了一眼现在所处的时辰,珏域稍稍喘着粗气询问着如梦,再度诧异着如梦的体力比自己好这么好,简直是让他有些自愧不如。

  寻了大半天都没有一点结果,久到让珏域有种想要放弃的冲动。

  他们这样辛辛苦苦的是为了什么?明明可以再想其他办法的事情,乱言所不知道的,并不代表自己也不知道。

  可是他明知道即便是说出来,如梦也是不会相信的,干脆还是什么都不说为好,即便有些轻微的抱怨,但没有停止下来。

  面对这样的疑问,如梦犹豫了一两秒,而后坚决的摇了摇头,“能够寻找到现在并不容易,就这样放弃,我不甘心。”

  坚定而如实的话语,这便是如梦的心思,还没有到可以言说放弃的时候,又如何的退缩,她做不到。

  咬了咬牙,想要继续坚持下去,不管是因为什么,这都是此刻如梦最为真实的想法。

  “嗯。”

  大抵是能够明白一些如梦的心意,珏域并没有打算去阻止,同时他也知道,即使是自己一个人回去,如梦也不会放弃这样的念头。

  索性还是他自己打消这样去汇合的念头比较实际,这片森林之大,大到遥不可及,虽然这是珏域早就知道的事实,却还是不禁为它所感到叹服。

  那就不要去管无谓的时间,这么大的山,不现实于他们六个人寻找,但如此的绵薄之力,也是要继续下去的。

  如梦还以为珏域已经离开的时候,再度看到珏域的身影,眉目间有些诧异,但瞬间便接受了这样的状态,想不到珏域还是如此的傲娇加别扭。

  轻笑着摇了摇头,早已将乱言所画但那幅画刻在了自己的脑海里,一次次的寻找,又一次次的失望。

  有时候失神的瞬间,如梦都在想着自己如此是为了什么,但还是没有答案。

  也许,这就是触碰到心里最为柔软之处的原因,没有办法让她继续的冷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