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两个还真有什么交集,看来我还是没有领错人来,想不到你竟然是陶元帅之子,果然有陶元帅的气魄。”

  …更新"最K快上酷F匠(~网

  单雨落大抵能够明白什么了,原来临宣也有欠别人人情的时候。和桃夭相处的期间,就在诧异这女子怎么如此的厉害,现在就算是疑问有了解答。

  果然都是将自己最为厉害的东西都隐藏起来了么,然后再如此的不露痕迹,真够可以的。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那年和那些人之战,,我身负重伤,恰好遇到了陶元帅,所以才如此。”

  简单明了的讲述了这样的事情的情况,临宣对单雨落的态度并不好,但后面提到陶元帅的时候,态度明显变得有些正常。

  轻哼了一声,表达着自己对于单雨落的不屑,有力的十指执起茶杯,饮着还犯有香味的茶水。

  “真是便宜你了,每次我泡好茶,你准到。”

  撇了撇嘴,语气里再有嫌弃的意味,冷不伶仃的,临宣绝对不会是说是因为感觉到了单雨落的气息所以才准备的茶水。

  只是这样的话,他从来都不会说,表面上对于单雨落是一副各种嫌弃和不屑的模样,而心里却习惯了他这样的存在。

  桃夭无语的看着他们两个如此这般的对白,索性乖乖的不说话为好,实际上却是在脑海里琢磨着改如何的开口向临宣求助。

  “你泡的茶自然是好的。”

  温润一笑,单雨落便不再多言,心知肚明的事情,还是不说出来为好,不然他就该担忧自己又多少活命的时间了。

  “你来找我,什么事。”

  临宣连看都懒得再去看单雨落一眼,转而这样询问着桃夭,不喜欢有外人在这里,所以还是尽快解决事情为好。

  最好不要是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自己可不是万能的,不是什么事情他都可以做得到。

  “鹊山之上有可以让我朋友醒过来的草药,我想要你救他。”

  桃夭毫不客气的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考虑到只能够将一件事情放在重点之上,所以她选择了这个。

  至于其他的事情,还是可以再去想办法的,可是少祯不醒过来,始终都是她心里的一个牵挂与羁绊。

  明明可以安安静静陪在自己身边的人,为什么偏偏要闭着眼睛躺在床上一言不发,感觉不到他的呼吸在自己身边,桃夭还是有些着急的。

  毕竟这里可是庞大的鹊山之上,危险重重,并不是什么安逸的地方。

  “这样啊,他是怎么了?”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临宣有些不解,所谓的醒过来是昏迷不醒,想让他醒过来,还是说已经不在了,却又想要改变这样的状态让他醒过来。

  临宣可做不出什么违背天意之事,凡事还是先问清楚为好,不然糊里糊涂的,是很容易产生许多误会的。

  “受了珏域一掌,诱发出他体内的毒素,昏迷不醒。”

  桃夭还未开口的时候,单雨落就先开口替她回答了,语气里多了一抹的凝重,大抵他是能够明白了桃夭和八王爷的关系。

  如果说是陶元帅之女,那么就应该是八王爷的王妃无疑了。

  难怪如此的担忧,也是人之常情。

  只是这对珏域而言可并不是一个什么愉快的消息,泫箐教前途堪忧。

  “我知道了。”

  留下这样四个字的时候,临宣便转身踏上了楼梯。

  “你和他似乎很熟的样子。”

  狐疑的目光看向悠然自得的单雨落,桃夭故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询问着单雨落,周围静的可怕,唯恐自己的声音会被二楼的临宣所听到。

  毕竟这是不礼貌的行为,还是谨慎为好,毕竟是自己有事相求与别人。

  “嗯,我和他很久很久之前就认识了,久到连我自己都记不得了。他虽然冷冰冰的不爱说话,但他性子是极好的。”

  掩饰不住自己眼眸里的笑意,单雨落这样说给桃夭听,猛然间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们已经相识了这么久的时间了。

  就像是习惯于花落之存在的乱言一般,单雨落也习惯于临宣的存在,纵然两个人并不是常常在一起。

  “那你们关系一定是不差的。”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知己吧,桃夭无疑是羡慕他们之间如此的,从前没有感觉到过,而遇到了乱言与花落之,现在又是单雨落和临宣,这才让她清楚的感觉到了。

  就像是她和少祯一般,相互间都有着复杂而浓郁的情绪,或许是友情,又或许是其他,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嗯,我和他是知己。”

  大大方方的承认,单雨落对于这样的关系没有任何的隐瞒,他骄傲于有这样的朋友,他们之间有着属于自己的话题和默契。

  知己,多么诱人的词语,就像是另一个不同的自己存在着,这样的感觉很微妙。

  “诺,这个拿去,应该是可以的。”

  临宣面无表情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清楚的听到他们这样的对话,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走到了桃夭的身旁,将自己手里的一个瓶子递给了桃夭。

  正想要去接瓶子的桃夭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未站起身来的时候,身体突然间失去了平衡,向后仰去。

  反应过来的桃夭想要努力维持着自己身体的平衡,尝试着能不能够不让自己摔倒。

  突然间一股强大的力道抓住了她的手腕,桃夭转过头,看到的则是临宣那张如同冰山的脸,这才立刻站起身来。

  想要挣脱这股力道的时候,桃夭发现不管自己总多大的力气,都是做不到的,因为她感觉到了临宣压根就没有打算松开自己。

  很是不悦的情绪去看临宣的时候,才发现临宣一直在盯着自己的手腕看,而手腕上那一串看似普通的串珠,不就是箐凛么?

  又来了么,桃夭明显有些无奈,正在思量着要不要自己和临宣交谈一下让他先放开自己,然后再谈论。

  可是还未等桃夭开口的时候,临宣便抢先厉声道:“说,这串手链,你是哪里来的。”

  下意识的又加大了自己的力道,、神色冰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