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找的人,是什么样?或是你要找的地方,是什么样?”

  兜兜转转许久,顺着西南方向一直在寻找,可是总有一种哪里都已经来过的感觉,虽然单雨落的方向感并不差。

  可是在找一个他所根本不知道任何情况的地方,再好的方向感怕也是没有什么用。

  稍稍喘着粗气,他的体力虽不比得乱言,但还算是可以的。而现在他已经感觉到了疲惫。

  然而经过严格训练下,浪费这些体力对桃夭而言的影响并不大,看起来比单雨落要好一些,只是心急的她没有单雨落那样的淡定。

  眸光里划过一抹迷惘的神色,桃夭努力的回想着当时陶将军对自己的所言,一字一句的吐露道:“鹊山西南方向,满头银发之人。”

  第一次清晰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性,桃夭的话语里没有任何的情绪,停下自己的步伐,仰头看着浅蓝的天,洁白的云,还有耀眼的阳光。

  阳光穿过一层层葳蕤枝叶的阻挡,细细碎碎的洒在地上,一块块的小光斑,投射下阴影,虚弱而模糊。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听到这样的话,温润如冰的单雨落自然是不能够暴走,但话语里却不镇静,反而是在责备着桃夭,夹杂着一抹无奈的愤怒。

  不过,单雨落还是能够将自己的情绪控制的很好,蓝白色的衣袍看起来就多了几分的清冷,正好能够压制自己正在萌发的怒火。

  片刻间便消散的不了了之。

  “我一直都在往西南方向走,你都是跟着我的,说与不说不是一样么?”

  一脸无辜的看向单雨落,桃夭有些捉摸不透单雨落突然间这样的情绪是哪里来的,平静如水般的漆黑的眼眸里,泛起点点的涟漪。

  耸了耸肩膀,轻佻起眉头,同时表达出来了单雨落对自己的态度,她很不悦。

  有什么话就不能够好好说么,着急又能够有什么用。波澜不惊的心境,只是单纯的觉得与其浪费时间生气,倒不如抓紧时间寻找。

  “呃。”

  瞬间便被桃夭的话给堵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单雨落觉得自己不能够和一个女子这样的过不去,好歹他也是个男儿。

  更何况他深有体会的便是,不要和女子将道理,是根本讲不通的,还让自己头疼。就像是偌羽和凌珏一样。

  “嗯?”

  桃夭轻哼了一声,不解的偏着头看向单雨落,语气稍稍上扬,眼睫毛不经意间的微颤。

  “公子想要去的地方、想要找的人,我或许知道是哪里,就由我来带路。”

  在脑海里掂量了一圈后,单雨落琢磨着桃夭这个女子并不简单,能够知道那个人的存在,想必也是有备而来。

  如果迟早都是会遇到的,倒不如干脆让他来给他们所有人都节省时间多好。

  倘若桃夭一开始就告诉自己,现在的他们应该都是到了的,哪里还需要走这么多无用的路来浪费时间和精力。

  “也好。”

  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桃夭深知单雨落呆在这鹊山上的时间并不短,若是由他来带路,应该是可靠的。

  若是故意的算计或是什么,也都没关系,毕竟这是自己的选择。

  反正再继续走下去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既然有个新的选择在自己眼前,自己为什么不去尝试一下。

  眸光对着单雨落的眼眸看了许久,虽然看不出什么来,但是桃夭并没有感觉到恶意。

  被桃夭这样的目光盯着有些尴尬,单雨落故意咳嗽了一声,别扭的将脸别到了一旁去,躲开了桃夭的眸光。

  而如梦和珏域这边,两个人已是满头大汗,根据乱言所言的那番话,尽可能的往偏僻危险的地方去寻找,对着那张水墨画。

  白色的画纸都被手心的汗水所浸湿,不似最初那样的洁净。

  “找了这么久,怎么没有一个像是画上的东西。”

  珏域有些抱怨,同时也是在因为找不到想到的东西而心急。面对自己所造成的问题时,通常是沉不住气的。

  虽然他心里知道这样只会适得其反,但还是忍不住这样去做,控制不住。

  相反的,如梦却比他平静许多,拥有着本不该是女儿家拥有的倔强和刚强,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她和桃夭很像,是一类人。

  “乱言说的不会有错,肯定是存在的。”

  7√更%√新●=最●U快u上b酷匠o;网$S

  平静的如同腊月所降落下的鹅毛大雪一般,带着自身所拥有的冰冷。如梦在桃夭面前会比这样的状态好许多,却不代表她对所有人都会如此。

  无条件的相信乱言,淡淡的瞥了珏域一眼,看起来和顺的那般吐露出这样的话语来,语速加快了几分,笃定的意味很是明显。

  “可是离午时只剩一个半时辰了,而且还要返回,根本找不了太多的地方。”

  如实的归纳着目前的情况,珏域还是很实事求是的,更何况这是他担心的事情,这样会白白浪费这么多的时间。

  根本就不值当,为了这一丝微乎其微的希望,值得么?

  这是珏域想要去问他们的话语,但还是忍住了,不用他们回答,自己也是知道的,哪里有什么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

  “你累了可以休息,我一个人找,你答应出来的时候就知道不会有这么容易的,就算你放弃,也没有人会说什么,原本你就和我们不一样。”

  听到珏域这样的话语,如梦没有任何的生气,本来就不指望珏域能够帮忙,就算她一个人,也会仔仔细细的去做的。

  把这样的事情当做是自己的一个责任,既然是责任就应该好好的承担起来,随随便便的就说什么放弃,未免有些太不负责了。

  若是珏域和自己一样,那么听到珏域这样的抱怨,如梦肯定是要开口嘲讽几句的,可是情况并不是那样,所以都是无所谓的,她并不在乎。

  话音落下的时候,如梦便没有再去听珏域说什么,而是自己继续去寻找着,猫着腰,注视着地上所生长的植物,生怕错过任何一个。

  下定了坚定的决心,就不能够轻易的违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