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便这样开始偏离了计划的路线,一直在顺着一个方向向前走,即便桃夭额头上布满了汗丝,而她也不曾停顿下脚步。

  就像是一台不知道疲倦的机器一样。

  这个时候,远远的皇城,朝堂上的气氛有些不大好。

  “皇上,都已经六天过去了,八王爷还是没有传回一点消息,是不是该派人去看看?”

  一官员提议着这样的话语,然而朝堂上的百官在听到八王爷带兵去安山之后,都觉得很是不可思议,这样的事情,怎么就会发生?

  低声的商议着,没有人能够知道其中的缘由,似乎就连陶元帅都不清楚,百官很是迷茫不解,甚至在猜测一些不好的事情。

  “皇上,八弟一向身体不好,这么久了,该不会……”

  少礽缓缓地开口说道,话说的很浅,但是却将意思表达的很是清楚,而心里却在暗爽着,如果真的能够是这样,他自然是欣喜的。

  听自己母后所言的当时的情况,少礽一瞬间是有些气氛的,不过一想到少祯这次可能会是去送死,原本的心气便消了。

  他没有放弃对桃夭的想法,所以才如此。

  “才六天而已,时间还长,再等等。”

  皇上到底还是沉得住气的,严厉的声音里带有几分的沉稳,他不相信少祯就那么容易的出事,如果真的是那样,那就只能够说是自己看错他了。

  虽是自己的儿子,但是生死有命,再担心都是无用的。

  “皇上,儿臣听闻八弟妹并不在王府里,该不会是随同八弟一同前去了吧。”

  得到这样的消息,少礽自然是不能够放弃的,气愤于桃夭不顾自己的安危跟着少祯送死,然而这也是一个机会。

  这样的消息虽然不准确,但是可以确定的便是桃夭并不在八王府里。

  已经整整六天了,少祯离开的时候桃夭同时也就不见了,如果不是跟着少祯一同前去,又能够是什么。

  在衣袖里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拳头压制住自己这样突然间想要爆发出来的莫名其妙的情绪。

  此言一出,果然不出少礽所料,百官纷纷的开始议论,有人在说八王爷与八王妃感情真是笃厚,有人却在说这是有违纲常。

  “皇上,八王妃替臣去探望故友了,所以不在府里,并非如同六王爷所言的那样,还请皇上明察。”

  陶元帅缓缓地开口说道,果然就知道有人要趁机做什么,不过他并不意外,早就该料到的。

  自然而然的是要帮自己的女儿的,他相信桃夭和少祯一定能够安全回来的。

  没有人再敢继续说什么,毕竟陶元帅的威严在这里放着,不管是不是真的,也都不敢再去在这样的情况下给自己找不痛快。

  “元帅所言自然是真的,朕知道你们在担心老八,但老八不是小孩子,等再过段时间,若还是没有什么消息,朕自然是会派人前去。”

  稍稍思量了片刻,皇上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他才不管桃夭到底有没有跟去,他想要看到的是结果。

  不喜欢他们因为这样一点小的事情就去泛起什么巨大的涟漪。不悦的目光瞥了少礽一眼,眼眸里的情绪是很清晰的警告。

  而且关于少祯的事情,皇上并不想在朝堂上提出来,可是为什么偏偏有这样不识趣的人。

  “皇上圣明。”

  百官不再敢言语什么,异口同声的说道,同时冲着皇上所做在高高的龙椅方向,俯身行礼。

  少祯怀着满是不悦的情绪到了皇贵妃的宫里,这个时候的皇贵妃正在浅饮着茶水,来品味茶叶的香味。

  “你这样的沉不住气什么时候才能够改掉。”

  执起晶莹剔透的茶杯,隐约能够看到茶色的碧绿,皇贵妃指头轻佻,长长的护甲上镶嵌着各色的玛瑙和玉石,全数都是奢华品。

  只有这样,皇贵妃才觉得能够显现出自己的尊贵与身份。

  抬起眼眸不悦的看着少礽,语气里带有一抹的责备。

  一点小事就能够让他如此的慌张,也不知道是随谁的性子。

  皇贵妃对少礽的期盼可不是一般的高,自然是希望他能够哪里都不会出错,那才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可是母妃,皇上为什么如此偏袒少祯。”

  这才是让少祯所不悦的原因,明明就是可以定少祯的罪,可是皇上一句话便能够平息自己好不容易挑起来的波澜,少礽怎么能够甘心。

  话语里有着清楚的愤怒,这里是他母妃的地方,他觉得自己自然是不需要再去隐瞒什么情绪,只有发泄出来,才能够觉得略微好受一些。

  “说来听听?”

  不错,自己的儿子能够意识到危机感,皇贵妃还是感觉到有些欣慰的,只是不知道具体是什么,询问着少礽。

  f/更%新最“}快mN上E酷匠网

  她倒是想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不管自己用了什么办法,得不到的消息,一丁点都得不到,甚至自己还做了其他的事情,终究是失败了。

  少礽便将朝堂上所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给皇贵妃听。

  而皇贵妃听完后,感觉到的是深深的无奈,自己的儿子究竟是怎么了,这样的关头明明是应该装作不知道才是最好的。

  微微的叹息,然后皇贵妃语重心长的说道:“皇上为什么派少祯前去,我们谁也不知道,所以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好的,不清楚皇上的心意,就不要轻举妄动,说不定……”

  故意压低了自己的语气,这也只是皇贵妃的猜测而已,但是也有一定的可能性。

  不管是谁,应该都会往这方面去想才对,毕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原来这样,儿臣怎么没能够想到,还是母后厉害。”

  恍然大悟的少礽,连自己方才的愤怒都在这样的瞬间消失不见了,只顾着想自己那些事情,却没有真正的思考过。

  已经过去了六天了,没有一点的消息,再继续等下去,即便是有消息,也应该是对自己有利的消息才是。

  这样想的时候,少礽眼眸里浮现出三分的消息来,同时带有两分的嫉妒,更多的则是杀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萝卜说:

  小读者们给我投一下恶魔果实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