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次清晨,都不大有睡眠的一群人早早的便聚集在了大厅里,桌子上已经备好了简单的早饭,无疑这是珏域的吩咐。

  桃夭看着呼吸温润仍旧还在熟睡的少祯,心里复杂到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情绪来面对,索性就这样一如既往的平静。

  像是个没事人一般,却还是引其他人所担忧。

  一群人环桌而坐,食用着并不精美但是却还算可口的食物,桃夭是不是的抬眸打量着单雨落,脑海里徘徊着那句带有笑意和玩味的话语。

  桃夭不禁感觉到了有些头疼,怎么自从自己遇到箐喑和箐凛后,身边泫箐教的人就不断,有种除了他们就好像再没有别人的感觉。

  然而事情的确如此,只是桃夭有些不大喜欢。

  为什么自己拼命想要摆脱掉的,反而更加逃避不了。

  毫不遮掩,这样的目光让单雨落心里有些发毛,很是不自在,尽可能的让自己不去看桃夭。

  片刻后,一行人就这样出发了,单雨落与桃夭,花落之与乱言,珏域与如梦,在一颗巨大的梧桐树下停下了脚步。

  “就此分开,别忘了午时时分在这里汇合,最多等候半个时辰,哪个方向的人没有回来,沿途做下记号去寻找。”

  乱言不放心的再度叮嘱着,若不是自己此刻内力情况并不好,不然自己定然是要跟着桃夭才能够放心。

  谁也不知道这里还会不会有其他什么人的存在,总之还是小心为好。

  不过有单雨落跟着,总比如梦跟着更让乱言有所放心,有些事情,注定的情况下,无可改变。

  从怀里拿出几个类似于圆柱体的东西,分别分给每个人,“这是发射信号的,如果有人遇险,就发射信号,附近的人立刻赶去。”

  从容不迫的做着最后的打算,乱言虽知情况也许并没有那么糟糕,然而一切还是小心谨慎为好,这是他目前想的最多的事情。

  大概是因为人数过多的缘故,从前无论哪一次行动,乱言都不喜欢这样婆婆妈妈的事情,从来都不会有什么计划,那对他而言才是最好的计划。

  Y最$新~章节上kj酷匠G网w

  “知道了。”

  所有人点了点头,在表达着这样的一个意思。

  对于乱言考虑这样周全,花落之有些无奈,同时又有些担心,再危险的情况都不会如此,那么现在这是怎么了?

  暂时得不到这样疑问的答案,只能够亲自去走一遭才能够知道,腹诽着自己的顾虑,表面上的镇定自若。

  这个时候,便开始向三个不同的方向而出发,都在细细的寻找着,而乱言的方向,则是翼山。

  “干嘛非要执着去那里。”

  沉稳下来的气息,花落之被面具所遮挡下的的脸色并不好看,话语里带着清晰的不悦和责备,很明显就是不能够理解。

  传说,坍塌的翼山有着一种奇特的笼罩,谁都不能够靠近。

  倘若换做从前,张扬而情况的花落之,才不会去管这样有的没的的事情,对他而言可是什么都不算的。

  无所畏惧,大约就是如此。

  而现在,乱言身体虚弱,没有恢复过来,不比从前那样。花落之怎么能够放心,更何况他觉得自己护不了乱言的安危。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是不管怎么样,我都要一去。”

  很明显的坚定自己的立场,乱言不会去妥协,至少这件事情上,没得商量。更何况他为的不仅仅是少祯,还有花落之。

  只是花落之从来都不知道罢了,而他也不想要让他知道。不想再给了他希望之后,又再度让他失望。

  “行吧,我总是顺着你的,不过我们先说好,一旦有什么危险,必须离开。”

  有些不忍心继续于乱言唱反调,花落之还是最先妥协,明白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可是再重要又能够怎么样,都没有乱言重要。

  后退一步,但还是将自己的条件说在了前面,花落之白了乱言一眼,懒得再继续搭理他,继续赶自己的路。

  乱言不仅失笑,笑里带有一抹苦涩的意味,便快速跟上了花落之,这样的相处模式一直都让他感觉到异常的舒心。

  所以他才喜欢和花落之在一起,而和别人,却是有很多事情都合不来的。

  单雨落诧异于现在桃夭的模样,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在找东西,反而像是在着急的赶路一般,这让他有些不思其解。

  看起来桃夭和少祯的关系应该会很好,可是这样是因为桃夭有自己的想法么?

  “公子,你要去哪里?”

  犹豫了片刻,还是询问出这样的话语来,单雨落对桃夭不熟,可是现在他承担着保护桃夭的责任,自然是要尽责的。

  虽然是受乱言所托,但还是有自己的想法在里面。

  “怎么了?”

  桃夭轻佻起眉头转头看了单雨落一眼,脚步并没有停顿下来,而是继续走着自己的路。

  不就又是一个因为信物才跟着自己的人,不需要太过于在意,而是要去办自己的事情。

  昨夜桃夭突然想起了临行前陶元帅交给自己的那封信,还有他所说的话,所以桃夭想去走一趟,看看能不能够有什么转机。

  没有告诉单雨落,是因为她不确定单雨落是不是心甘情愿跟自己去的,而不是因为箐喑的缘故。

  还记得那个时候单雨落的目中无人的轻狂与高傲,桃夭便觉得他应该不是好相处的,索性还是保持距离为好。

  “公子想去哪里不妨告诉我一声,我会负责保护好公子的安全。”

  单雨落对于桃夭这样单独行动的做法没有任何意见,反而是附和着他,不管桃夭想要去哪里,都是桃夭自己的事情,他不干涉。

  但同时不能够忘记自己该做的,就够了。

  “我也不知道,只能够去找找,所以并没有目的。”

  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桃夭如实的开口说道,即便按照陶元帅所说的,可是消息太过于片面,让她瞬间感觉到了迷茫。

  只是再迷茫都不可能去放弃,一定要去找到才行。

  微妙的希望,试一试才能够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萝卜说:

  小读者们给我投一下恶魔果实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