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明日天一亮,我们就分头行动,分成三组,向不同的方向寻找,午时汇合,不管找不找得到,都要确保人身安全。”

  葳蕤的烛火映照着乱言单薄而俊挺的身躯,拉出消瘦的影子来,一晃一晃的,落在地板上,漆黑的存在。

  神色略微凝重的安排这样的事情,眉目间有一抹隐隐的担忧。

  以现在所在这里人的身手,原本乱言是不该有所担心的,然而这鹊山的神秘与庞大,是他们不能够去抗拒的。

  “好。”

  沉稳的点了点头,同意于乱言这样的安排,只是有一个疑问,对于什么都不懂的他们,即便是有幸看到了,却也不认识的错过,那可就不好玩了。

  所以如梦思虑了片刻,替其他人开口询问道:“要找什么样的东西?”

  只见乱言不紧不慢的走到放置着笔墨和铺着一雪白色宣纸的八仙桌前,慢条斯理的研磨,而后提起笔,落下一道一道的印迹,墨色渲染了白色的纸。

  良久,乱言将自己所画出来的寥寥几笔的产物递给他们,只是凭借记忆里所认为的样子去画的而已,至于究竟差多少,他也不知道。

  一脸淡然的看着他们几个接过画的人脸上所显露出来的不可置信的神情,乱言下意识的唇角轻轻上扬,勾勒出一抹近乎完美的弧度。

  “这样的东西真的存在么?”

  珏域指着画上那副如同只有仙境里才会存在这样东西的水墨画,哪怕只有一种颜色,但明暗的勾勒简直是栩栩如生。

  然而这样近乎完美的植物,怎么可能会平常的存在着,反正珏域是不可置信的,才提出这样的疑问来。

  “嗯,它们生长在悬崖峭壁之上,或是最深的地方,所以寻找并不容易,尽力而为就好。”

  乱言点了点头,再栩栩如生的东西,终究都不是真的,自己画的再好又有什么用,存留在画上的东西,只是画。

  仅仅那一眼,便足矣让他沦陷,渴望而不可求,注定只能够留有遗憾。

  “我跟你们一起去。”

  这个时候,桃夭走了进来,面色平静到淡然自若,没有任何其他别样的情绪。

  虽然她在门外听的对话不是很完整,但是大抵是能够猜测到是因为什么,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不让它轻易的蔓延出来,温和却带有一抹冰冷。

  漆黑一片的环境,空洞的可怕,所有细微的声音都在被无限的放大着,内心的寂寥使桃夭想要逃避这样的环境。

  想要去看看少祯什么样情况的时候,注意到了这边灯火的葳蕤,靠近后便听到他们所言的关于少祯的事情,桃夭索性就站在一旁听着。

  谁也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

  其实她触碰到少祯的时候,就感觉到有些不对经了,看起来的安稳,而实际上似乎哪里并不大对,这让桃夭很是若有所思。

  想要去问乱言,但是她没有那样去做,只是不想为难自己,也不想为难别人。

  “公子……”

  所有人的目光惊慌失措的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无声的出现在这里的桃夭,一瞬间愣住了,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尤其是珏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样来面对桃夭。

  如梦稍稍惊讶的开口,语气里带有一抹无措和被突然间发现,惊慌后的无可奈何,“这里需要有人照看王爷。”

  不假思索的开口道,乱言的意思是不想让桃夭去,以免心绪不宁的桃夭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如果他们都护不了她,情况何止是危险两个字就能够表达的。

  十分合理的疑问,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桃夭改变她的心意。

  j.看6G正;版章d、节6上"@酷L匠网t

  然而事实上并不是如此,桃夭深邃而空洞的眸光转到了乱言身上,而乱言从那双漂亮的眼眸里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寒冷。

  果不其然。

  接着桃夭又将目光转到了珏域身上,一本正经的开口道:“珏寨主,请你派几个你的弟兄们来保护王爷,不难吧。”

  看似疑问的话语,实际上却是陈述句,这是桃夭的决定,说给珏域听并不是询问他的意见,而是根本就是自己的决定,也不是珏域就能够拒绝的。

  “嗯,我会让人保护好他的安全。”

  珏域细细思量了一两秒后,点头答应了,即便桃夭不说,他也会这样去做,毕竟这里是自己的地盘,哪里能够让住在自己庭院里的人受到外来的伤害。

  再者这件事多多少少和自己是脱不了干系的,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珏域才要和他们一起去面对。

  “如此,多谢。”

  轻飘飘的回了珏域一句,桃夭的目光便没有在他身上有过多的停留,而是直接转移开来了。

  扫了一眼所有站在这里的人,桃夭思量着,自己能够动用的不过是乱言、花落之、如梦、平安四个人而已。

  出于一定的考虑,桃夭还是认为平安留在这里照顾少祯为好,那就只有他们四个人可用,至于单雨落和珏域,是和自己无关的。

  “公子客气了,我与单雨落会和你们一起行动。”

  直截了当的说出这样的话语来,珏域只是告知给桃夭这样的事情,不想让桃夭有所顾虑。

  鹊山如此之大,仅仅桃夭他们四个人去寻找,困难必定重重。就算是有自己和单雨落的帮助,即便困难太多,但六个人终究是比四个人要好一点。

  桃夭的眼眸里闪过一抹犹豫的情绪,而后点了点头,不知道他们是敌是友,只是刚才他们都那样商讨了,应该还是不会差的。

  而后桃夭走到墙角处,端起了一盏最不起眼的灯,一言不发的便向外走去,有种行尸走肉般的状态。

  “公子且慢。”

  单雨落追了出来,分贝稍有提高,生怕桃夭听不到似的。为了打消桃夭的疑虑,他还是决定要这样去做。

  桃夭凝住脚步,转过身来,手里的烛火映射在她脸庞,寂静的可怕。

  俯身在桃夭耳边低语,而后单雨落笔直的站在那里,浅笑的看着桃夭骤然紧缩的瞳孔里流露出来的诧异与惊讶。

  我呀,听命于箐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