珏域所言的那些话,在桃夭的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整个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该不会真的是如他所言的那般。

  如果是这样,突然间觉得有些可怕,那一晚浅眠的自己,感觉到的诡异,会不会就是因为这样?

  “公子在想什么?”

  如梦端了一些吃食和茶水过来,已经这么久了,桃夭只是早上的时候简单的用了一点食物,又怎么能够撑到现在。

  她不知道桃夭在想什么,毕竟那么多的事情,连让她都一个人躲在这个安静的角落里,不去守在少祯的身旁。

  更新)最|快上酷匠mz网

  想必她承担起来的压力一定是很大的吧。

  “你之前来过这里么?”

  偏着头询问着如梦,桃夭不可能就只凭珏域一己之言就去相信什么,所以她觉得或许那些人知道些什么。

  还是想要弄清楚事实为好,不可能就这样回去,什么都交代不了的事情,是她所不愿意看到的,因为那样对少祯是不利的。

  “公子是说这里么,这里我是第一来,如果是说鹊山,从前曾来过,不过都是几年前了。”

  不大能够懂桃夭所问的意思,如梦干脆这样回答着桃夭,想到自己所能够想到的可能性。

  “安芜县呢?”

  重点还是这里,才是桃夭想要知道的,寥寥的情绪在她略微泛着苍白的脸颊。

  复杂心里的纠结让她心事重重,若不是因为担心少祯会遭受责罚,那么她才不会如此的自寻烦恼。

  果然这是一个陷阱,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在背后指使着想要害少祯。难不成是因为自己所言的那个办法,才会让有些人对少祯起了杀心么?

  倘若如此,桃夭便知道,不能够再继续的什么都不做了。

  眼眸里划过一抹危险的气息,转瞬即逝。

  “从未去过,只是知道存在。”

  如实的回答着,如梦对其他无关的事情从来不去注意,都只是办要紧的事情而已,所以不管是怎么样残忍的存在,她都不清楚。

  不该自己知道的事情,是不会有这样的好奇心,源于如梦特殊的身份才会如此。对她而言,有时候知道的事情,比不知道的要危险许多。

  明白了在这里也是得不到什么样的答案,桃夭明显的有些失落,但她并不气馁,总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

  淡淡的开口说道,桃夭的言外之意就是让如梦离开,所以话说的还是很委婉,微微颤动的眼睫毛,漆黑的眸子里是深不见底的深渊。

  如梦想要开口去言语些什么的时候,还是忍了下去,无奈的摇了摇头,便离开了。

  入夜的时候,桃夭所在的房间仍旧是漆黑一片,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她,如同被石化了那般,所有的器官都屏蔽住,感知不到任何的变化。

  而大厅里此刻的气氛,都是陷入沉闷之中的。

  “都已经这个时候了,他怎么还没有醒过来?”

  如梦有些好奇,她是担心桃夭的情绪,如果少祯能够醒过来,大抵桃夭就能够好一些,不会这样什么都不吃的将自己一个人关起来。

  按理而言,她不该怀疑乱言的本事的,毕竟乱言她是知道的,如果连乱言都做不到的事情,怕是其他人也很少能够有做到的。

  “我只能够整理好他身体里的混乱的气息,保证他没有性命之忧,可是他什么时候能醒来,我就不知道。”

  乱言浅浅的开口,没敢全部告诉桃夭的原因就是这个,担心桃夭情绪激动到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也许这只是他的猜测。

  反正不管怎么样,能够隐瞒一些时候就要这样隐瞒下去才对。

  “连你都治不好么?”

  心里难免会有些担忧,如梦现在所有的情绪都是因为桃夭才会产生的,为了桃夭,她可以这样去做,这样去管和她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

  而且关心这个事情的不仅仅是她,连同这里其他的人,哪怕一点关系都没有,却还是都在担心,毕竟这是出现在他们身边的事情。

  或者可以说是,他们现在都是在同一条线上。

  “身体毒素积攒太深,而且很杂乱,我能够做的只有压制住它们,想要解开,很难,不知道都有什么。我说过,翼山上有也许能够救治的,所有的可能只能够去尝试才知道行不行,没有绝对性的。”

  淡淡的开口解释着,乱言知道这些人将希望全部寄托在自己身上,可是自己所承受的压力也是很大的。

  既然他们不懂,那干脆自己就解释给他们听,其余的理解,看他们自己怎么想的。

  还以为可以再往后放置一段时间,却不想这个时候就必须要解决了,至少得让他醒过来才行,唯有如此,才能够暂保。

  “可是翼山早就坍塌了,再多的稀世珍宝也都不复存在了。”

  单雨落淡淡的开口说道,提起这样的事情,他心里也是不好受的,这样的损失是无可避免的,这是鹊山给那些人的警告。

  所谓的天灾,是因为做了连天都看不下去的事情,才会遭受到应有的报复,都是纯属于自己活该的事情,根本不值得去同情。

  “要是我没有那么用力,许就不会如此。”

  珏域有些自责,他们怎么对自己的,而自己又怎么对他们的,不禁让珏域感觉到了内疚。那个时候的自己只想先占的上风,想证明自己的强。

  可惜有些过头了,但是珏域并不后悔,他不会后悔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情,但是他会去弥补自己所犯下的错误。

  “不要这样想,我们来想想看,有没有什么办法,乱言只要你说,我们就一定做到。”

  说出这样话来的是单雨落,主动的掺杂入这样的事情里,是因为他想要为桃夭做点什么,或者说是自己应该做的。

  只要乱言有办法,桃夭就一定会同意,而自己,需要听从,即便桃夭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但自己也不能够自欺欺人。

  下定了这样的决心,异常笃定的话语,沉稳而镇定,一点也没有将自己置之度外的想法。

  内与外的不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