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可恶,并且可悲的存在,可是那又能够怎么样,信不信天与命,由自己,而世事无常,就不是自己能够所掌控和改变的事情。

  “怎么会这样觉得,若是强大都不好,那懦弱等待他的,或许只有死亡。”

  酷:匠7*网@b正!、版首q●发j

  略微所有感慨的样子,珏域站在像是知道什么样事情一样来分析着这样的状况,,有些觉得莫名其妙到不在意,只是细微到别人看不到的样子。

  “谁又能够知道。”

  单雨落耸了耸肩膀,示意着无需再继续这样的话题下去,别人的事情是不需要他们来猜测什么的,终究都是无用的。

  而目前,似乎这样的事情并不是什么重点,话题偏了的时候,有些忘记最初的会是什么的感觉。

  很多事情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倒不如就让他这样看起来糊里糊涂的存在着,或许还是一种好事也说不一定。

  乱言他们肯定会解决这样的事情,泫箐教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够和朝廷扯上什么关系,不然注定的就是泫箐教的灭亡。

  然而现在的状态和灭亡似乎差不了多少的样子,许是还有能够觉醒的机会。

  “珏域,听说你找我。”

  桃夭缓步而至,带着一抹刚硬之气,淡淡的开口说道,而刚开始的那两个字,音调却拉的有些长。

  将自己的情绪很好的收敛起来,只留下那样看似淡然的笑意,除此之外,还有的就是警惕性了。

  看到他们两个都在这里,桃夭感觉到有些不妙,但自己并不害怕或是担忧,因为她知道,这两个人是不会在这个时候轻举妄动。

  “嗯,这段时间你且安心住在这里,你想要解决的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无视掉桃夭这样对自己的态度,珏域温和的说出自己的想法来,打斗什么的都是无用的,倒不如和平的来解决这件事情。

  毕竟打斗再度进行下去,吃亏的肯定是山寨的弟兄们,桃夭虽下令不能够致命,只是这样的命令又能够存在于多久又有谁知道。

  即便是现在自己人多,按理而言到了自己的地盘上,情况理所应当的是对自己有利,可是目前来看,似乎并不是这样。

  都说寡不敌众,可是为什么总有一种感觉是最有利的情况都在桃夭那边。

  “我想要解决的事情?”

  桃夭重复了一遍这句话,轻佻起眉头,带着一抹不可置信的模样看向珏域,唇角勾起了一抹讥诮的情绪来。

  淡淡一笑,反而又继续对着珏域说道:“那你来说,我想要解决的事情是什么?”

  态度并不是很好,但是桃夭也是本着谈判的意味来的,能够在不受伤的情况下解决事情,是她想要的。

  但是她知道,这样的事情哪里是那么容易的。

  毫无意外,珏域摇了摇头,如实的开口说道:“不知道,所以你来说。”

  无奈的摊了摊手,这才是他叫桃夭来的原因,清风所去打探的消息,必定是片面的,有他不知道的人在从中作梗。

  “安芜县的县丞与你们相互勾结,残害安芜县内的百姓,导致安芜县内如同死城般的寂静,看不到任何的人存在。”

  如同指责般的话语说出这样的事情来,一种莫名其妙的悲愤在桃夭心里逐渐的蔓延,紧紧皱着自己的眉头,很是不悦的情绪。

  那样诡异的存在,是桃夭一点都不喜欢的,可是即便那样,却又感觉到了一种凄惨,她想要知道的则是事情的真相。

  太过于迷茫而又糊涂的存在,层层迷雾的遮挡,看不清眼前的现实,却还在挣扎着,不甘心如此的认输。

  更何况所需要的,是给朝廷一个交代。

  诧异于桃夭所言的这些话,珏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对桃夭开口,犹豫不决的许久,而桃夭这副模样,也是他并不想要看到的。

  良久,珏域还是决定说出自己所认为的事情告知于桃夭比较好,辗转了一番,考虑到消息对于桃夭的冲击性,但还是下定了决心。

  “你不知道安芜县内所有的百姓与县丞在三年前那场天火中全部灭亡了么?安芜县内应该是空无一人的才对,朝廷应该是不会知道这样的消息,毕竟穷乡僻壤的,可是又怎么会派你们来这里?”

  眉目间隐隐若现的着一抹残忍与紧张,到现在,珏域的脑海里仍旧是那片火海,因为自己在山中,而这鹊山似乎有一定的灵性,火势并未降临。

  他想过要去救火,可是那火势让他们无法靠近,整整燃烧了三天三夜才停了下来,哭声哀嚎的蔓延,谁也帮不了他们。

  “天火?怎么可能会有这样荒谬的事情,若是安芜县是空城,可是那县丞又是何人?你该不会是来编故事骗我的吧。”

  不可置信,那样的故事没有一点的说服性,桃夭怎么可能会去相信如此荒谬的事情,而且她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

  明明朝廷是派他们来剿匪的,可是为什么却是这样的情况,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并不知道该不该去相信珏域,桃夭的意识里是反抗的,天灾人祸的事情是存在,可是这所谓的天火没有一点诱发的因素,怎么可能会这样。

  太过于离谱的事情,想要让她相信,未免有些太假。

  “倘若公子这样认为,那我也无话可说,这是事情的真相,也许是有人想要除掉公子和王爷,才会造成这样的事情。”

  略微惋惜的口吻,珏域虽对朝廷的事情并不清楚,同样的也不想要清楚,但是那些夺位夺权的等等一系列的事情,还是略有耳闻的。

  停顿了片刻后,才继续缓缓地开口说道:“公子放心,我会派人保护好公子的安全,旁人想在这里对公子动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如此宽慰着桃夭,珏域想要做到的,最起码就是目前先保证他们平安无事。待清风查探的消息后,他才能够知道在安芜县里的人到底是谁。

  下令谁都不许靠近安芜县,无非就是想要给那些亡灵一个安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