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要,你还是忘了为好,我不想别人总是记着我。”

  乱言直截了当的这样开口说道,这是他最为真实的想法。

  总被人惦记着可并不是什么好事呢。

  平安有些没能够反应过来,不大能够理解乱言这样的话语,愣在了原地。

  “我们谈谈吧。”

  单雨落路过乱言身旁的时候,缓缓的开口说道,而后便向外面走去。

  乱言沉稳了一下自己的眼眸,便跟在了后面,他们确实是该好好的谈谈了,只是这样的时机有些并不确当。

  “说吧,你想说什么?”

  两个人直接走出了庭院,寻了一旁不远处的梧桐树下,枝繁叶茂撑出来了一片巨大的阴凉之处。

  乱言眼眸里划过一抹清晰的警惕,毫不掩饰的这样看着单雨落。

  “那公子,到底是什么人,乱言,我知道你的,你不可能投靠朝廷,所以你为什么会和朝廷的八王爷在一起。”

  直接将自己心中的疑问全数说了出来,单雨落可是一点也不客气,得不到解答,他怎么能够安心下来。

  即便是他能够理解乱言,但是别人,可不怎么能够和他一样。

  “你也看出来,我听命于公子的,公子是朝廷的人,我没得选。”

  确实是没得选,谁让她拥有那样的信物,就是如同宿命一般,逃脱不得,只能够面对,乱言都是知道的。

  无奈的耸了耸肩膀,乱言的话语里满是轻松的意味。

  “因为箐凛在他手里,是么?”

  单雨落想了又想,反复思量着,他确信那串串珠就是箐凛无疑,这样一来,他心中的疑惑就有了答案。

  因为箐凛,所以乱言才听命于那个人,而花落之只是跟随乱言而已。

  事情发展到这样的地步,是单雨落所没有想到的,本来以为会是很简单的什么误会或者是什么,而到了现在,却又扯上了不想要扯上的事情。

  “你知道了?”

  乱言眨了眨眼眸,没有丝毫吃惊的看着单雨落,也对,那个时候,想要不注意也是不简单的事情吧。

  毕竟箐凛在太阳光的折射下会散发出不一样的光芒来,很细致,但是绝对是独一无二的,是其他材料所模仿不出来的。

  不仅是日光,在月光下也会独有一番特色。

  所以那个时候,乱言才能够一眼就确定了下来。

  而后乱言淡淡的开口说道:“你既然知道了,干嘛还要再来问我。”

  “我知道是一回事,但是听你说出口是另一回事。既然箐凛找到了主人,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指责着乱言,单雨落有些不悦,竟然连自己都要隐瞒,这乱言到底是打着什么算盘,反而是让他有些看不透。

  或者说,他从未看透过乱言缜密的心思。

  “因为它的主人正在犹豫不决,还是朝廷的人,告诉你又能够怎么样,知道的人越多,就越危险,甚至不必要的麻烦都会出来。”

  义正言辞的说道,乱言有自己的思量,他是为了大局考虑才会如此,更何况,引发出来的麻烦还需要他再来解决。

  他才不要给自己来惹那么多不必要的麻烦。

  {R酷◇匠$M网/:唯一*正版={,y◇其他☆;都,r是!盗u@版'

  “那箐喑呢?”

  思量着乱言的话语,单雨落确实觉得是言辞有理,而后又这样询问着他。

  既然箐凛出来了,那么箐喑就离的不远了,两者一出,必定乱天下。

  还以为遥遥无期的存在,却不想离自己已经这么近了。

  “与箐凛一样。”

  不打算隐瞒,是因为乱言觉得目前情况有所改变,而这些人正是能够帮助自己的,所以才要让他们知道。

  面对什么样的事情,才需要什么样的解决办法,只有这样,才能够从容的应对。

  原先在不知道后面所会发生的事情只能够推测,然后再去拟定计划,到底还是有所片面之性,所以才需要改动。

  “一样,是什么意思?”

  单雨落一时间有些没能够反应过来,像是被蒙在鼓里那样的迷茫,而后在乱言平淡无奇的眼眸里,瞬间想明白了什么。

  紧接着便是错愕与吃惊,平稳住自己的心绪,缓缓地说道:“你是说箐凛和箐喑都在公子手里?”

  很难能够消化于这样的消息,实在是太过于不可思议,即便是两件信物同时找主人,但也不能够同时都找一个人吧。

  这样的行为只能够证明一个结果,是不可改变的。

  “是这样,如果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办?”

  乱言点了点头,而后反问着单雨落,每个人在不同的处境中都会有自己的选择。

  单雨落独自呢喃着“我会怎么办?”这是一个值得思量的问题,换做是自己,大概也是会听从吧。

  毕竟有些誓言是不能够违背的。

  “这件事情,告诉你只是想让你在我没有能力的情况下,无论如何都要护住公子和八王爷,不要告诉其他人,知道的人越多,越危险。”

  叮嘱着单雨落,最重要的还是前面的话语,后面的不管怎么样,都是单雨落自己来决定的。

  乱言还是在犹豫于自己没有保护桃夭和少祯的能力,因为自己现在的状态有些达不到。

  危机时刻,还是需要有能力的人才能够如此,而单雨落,便是他现在最好的选择。

  因为他知道,即便单雨落心有不服,在面对箐喑的时候,还是要做出一个决绝。

  “好,我答应你。”

  犹豫了一会儿,单雨落便答应了,乱言真的是堵对了,自己一定会这样去做才会如此,所以他便应了乱言的心思。

  “真麻烦,遇到你确实没什么好事,不过看来,我是打不过你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单雨落心里瞬间像是压了一块石头一般的沉重,毕竟是这样严重的事情。

  早知道如此,自己就不管这样的事情就好了,就不会是自己的责任了。

  乱言淡然一笑,便转身离开了,而后收敛了这样笑意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却有些严肃,有些话他不说,并不代表事情不存在。

  不好的事情,由他一个人知道并且承担就够了,那些人,他所需要保护的人,根本无需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