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着一杯茶水走了出来,珏域一眼便看到了坐在台阶上若有所思的桃夭,怎么看都感觉她有些苦恼的样子。

  掂量了几秒够,还是向桃夭所在的方向走去,站在桃夭面前的时候,握着水杯的手有些紧张,或许是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冒着细细密密的汗丝。

  “喝点水吧。”

  递给桃夭,珏域尽可能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很是平静,波澜不惊的看着她。

  “谢谢。”

  桃夭接过水,直接放在了一边,淡淡的开口后,而又紧紧的闭上了,旁若无人一般。

  她不是不想搭理珏域,而是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毕竟现在少祯还在昏迷之中,生怕自己一开口,便忍不住自己压制起来的愤怒。

  尽可能的在控制着,表面上的镇定自若,就像是一汪平静无波的水,但是若投下一枚石子,就会打破这样的波澜,并且还会波涛汹涌的掀起不断的涟漪。

  简单的两句话对白,便再也没有什么了,沉默到能够让人有种尴尬的感觉。只是这样尴尬所承受的人只有珏域而已。

  虽然现在是个独自谈话的好机会,只是桃夭并没有这样的心思,她必须在确定少祯的安全后才可以。

  即便是说旧疾复发,但症状和先前完全不一样,并且比从前更为严重,不然怎么这么久,乱言还没有出来。

  门被打开的那一刻,桃夭立刻站起身来,看到乱言身影的时候,连忙小跑上前,眼眸里丝毫掩饰不住急切。

  “没事了,等他醒来就好,你可以去看看他。”

  乱言给了桃夭一颗安心丸,他知道最担心的莫过于桃夭了,想必是一直在这里守着寸步不离,才能够在自己刚出来的时候就冲过来。

  费了自己不少的心思和精力,乱言自己都感觉到了自己身体所提醒着的疲惫,眉目间隐隐若现着倦意。

  “嗯。”

  来不及和乱言再说什么,桃夭直直的冲了进去,迫不及待的她想到再快一点看到少祯,看到他不疼的样子。

  注意到珏域的存在,乱言稍稍点了点头示意,然后环视了一下周围,便向右手方向的房间走去,因为闻到了那里所散发出来的人的气息。

  珏域愣了一下,看了一眼半闭着的门,转而又看了一眼被桃夭放置在台阶上的被子,犹豫了片刻,便向右手方向走去。

  酷匠R网永#久*☆免费u看**小说

  “解决了?”

  花落之轻挑起眉头转而看向正要走进来的乱言,浅浅的开口,而后又转回来,执起茶壶在新的杯子里又倒上茶水。

  乱言顺势坐在了花落之身旁,点了点头,执起茶杯,仰头一饮而尽。

  外表上的平静看不出来他现在的虚弱程度,但还是隐隐欲现。

  猛地抓起乱言的胳膊,花落之的瞳孔紧缩起来,无言的责备着乱言,这分明就是一个比自己还会乱来人。

  苦笑着看向花落之,乱言自知是瞒不过他的,毕竟能够察觉出来自己耗费有多少的,只有花落之了,别人能够感觉到也许只有一点而已。

  不由分说的站起身来,拉着乱言的手并没有松开,乱言只好跟着站起身来,任由花落之这样对自己。

  到了一处偏僻而又安静的房间里,并不大,就像是一个仓库一般的存在,但是可以容纳他们两个人。

  “你怎么能如此不知轻重,你知道这次消耗了你多少么,你靠什么支撑下去。”

  忍不住的花落之终于爆发了,指责着乱言这样胡乱所来的行为,他不想责备于花落之,可是他不想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就是他一直不愿意乱言去帮助别人的原因,看似冷漠的人,谁能够想到实际上却是很心软的人。

  乱言憋不住自己的笑意,笑出了声来,看到花落之这样炸毛的样子,突然间感觉到有种很可爱的感觉,虽然用来形容男子并不准确。

  不由得睁大眼睛等着乱言,“笑什么笑,认真点。”

  严厉的语气只存在于几秒钟,便烟消云散了。果然他还是没有办法对乱言发脾气,只能够是心疼。

  “嗯,反正都是要救他的,干脆一次性解决多好,太麻烦的事情,我不喜欢。”

  乱言淡淡的说道,平静的面色,来给花落之解释这样的原因。

  已经做出来的事情,他是不会有任何的后悔之意,更何况自己在做出选择的那一瞬间,也是做好了一切准备的。

  “算了,反正阻止不了你,你觉得怎么样对就怎么样吧。”

  花落之摇了摇头,不再纠结于这样的事情,而后伸出了手,直接打在了乱言的后背上,闭上了眼睛,用自己的内力来传输给乱言。

  他不能够看着乱言这样的状态而自己不管不问,没办法,谁让自己面前这个人是乱言呢。

  过了好一会儿,收回自己的力,乱言身体也恢复了一些,比方才要好许多,他知道花落之总是对自己如此的。

  “又麻烦你了。”

  淡淡的开口,乱言突然想到之前花落之给桃夭传输内力的时候,自己也是不高兴的,那样的心情,现在自己能够清楚的感觉到。

  花落之摆了摆手,便走了出去,乱言也跟在了身后,两个人又回到了所有人在的房间。

  知道他们两个人一起出去,却不知道他们两个人做了什么,同时也没有人会去问。

  “公子,王爷他……”

  平安并不知道该怎么样称呼乱言,干脆也就如此称为公子,抱着很大的希望询问着乱言,就好像是他能够有起死回生之效一般。

  只是他知道的,现在能够救少祯的,只有乱言了。

  “他没事了,公子已经去照顾他了。”

  虽不大能够清楚于平安的身份,但还是如实的回答着他,毕竟桃夭没有阻止平安随他们一起而来。

  “谢谢公子,公子的大恩大德,平安一定没齿难忘。”

  终于可以放心下来,平安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性命之忧,比自己所想象的情况能够有一定程度上的好转。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回到八王府去过那样安稳而平静的生活,至少不会有这样的颠沛流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