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那样的一瞬间而已,在扶起少祯的时候,桃夭放下的手腕再一次被衣袖所包裹住了。

  虽然没有过多时间的停留,但是单雨落最起码能够肯定的是,自己绝对没有看错,那样的东西清晰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不可思议的存在,收起错愕的目光时,下意识的去看向桃夭那张紧绷着的脸庞,若有所思。

  乱言与花落之将少祯架起,由珏域带路领着他们向那座庭院所在的方向而去,其余人都跟在后面,这里面包括单雨落。

  “老大……”

  一弟兄看到这样的情况十分的不解,明明方才才交过手,怎么这么快就言和了,要不要这么诡异。

  奇怪的不止是他一个人,只有他能够鼓起这样询问的勇气。

  “去准备食物拿过来。”

  珏域稍稍停顿了一下脚步,转头这样说道,而后便继续向前走。

  那个询问的人有点后悔自己这样的勇气,他不该如此好奇的。

  不一会儿,一行人便到了一个庭院外,看起来朴素,但是却很精致。

  珏域推开了门,缓缓地开口道:“就是这里了,离山寨并不远,但是绝对的隐蔽。”

  庭院里的地上还落着树叶,绿莹莹的一片里夹杂着几片姹紫嫣红。

  找了一个宽敞的房间,乱言与花落之将少祯放置在床榻之上,桃夭拉过一旁的薄被盖在了少祯身上。

  闭上眼睛的少祯,却稍稍皱着自己的眉头,像是在挣扎着什么一般,隐隐有些不安。

  “你们都出去,这里交给我。”

  乱言转过身来,目光扫过每一个人身上,沉稳而笃定的开口。

  而后,全都出去了,将空间留给了乱言和少祯两个人。

  一行人都站在庭院里的时候,炽热的阳光照射着他们,原本的焦急变得热度再一次的上升。

  “去那里等候吧。”

  珏域率先走向右边的方向,这座院子里没有什么其他的特点,就是房间多,并且宽敞。

  这是珏域给自己的一条后路,同样也是给山寨里弟兄们的,因为这座庭院,通向着另一条下山路。

  心里明白自己身为山匪,总是会有紧急情况发生的,他倒是无所谓,只是不能够让这些弟兄们白白葬送性命。

  所以他当初想要在这里有一处院落的时候,弟兄们没有反对,费时一年所建造的,没有任何的宣言。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这其中的玄机,以为只是老大想要有自己的家而已。

  除了桃夭与平安之外,其余的人都跟在珏域的方向而去,如梦下意识的回过头看着站在门外的桃夭,叹惋。

  “公子,这里太热,去房间里面休息一下,有乱言在,王爷一定会好的。”

  返回来走到桃夭身边,如梦柔声劝慰着桃夭,总不能在少祯还没有醒来的时候,桃夭再倒下了,那可就一点也不值当了。

  “你们去吧,我在这里等着。”

  “d最y新y章G节上%v酷QL匠,)网

  冲着如梦一笑,桃夭的笑容里有些苦涩的意味,却又有种精致的感觉,而后低垂下眼眸,失落的意味在里面蔓延。

  侧着身的珏域远远的扑捉到了这样的笑容,有种被这样笑容所感染到的苦涩,愣了一愣,便佯装若无其事的样子。

  “我陪公子在这里等着。”

  平安似乎下了与桃夭一样的决心,要在这里守候着少祯,要亲眼看到他平安无事才肯罢休。

  这是他的主子,他必须要小心翼翼,忠心耿耿,这是平安对自己的要求。

  而桃夭却摇了摇头,“不必,你们都进去,这是命令。”

  有自己就够了,他们为了自己,已经做的够多了,哪里还能够再去连累他们,桃夭的语气里满是倔强。

  后面的那句话里多了比前面没有的严厉,像是一种自责那样。

  不过是不想再平白无故的让他们担心什么。

  如梦和平安都很为难,有些不知所措,想要陪在桃夭身边,却又碍于桃夭这样的命令,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够两全。

  “你们两个去跟进一下情况,这样的机会可不是常有的。”

  桃夭瞬间转而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如果这样的话,或许就可以让自己好好的静一静了。

  不过是想要好好想想怎么样来解决目前的状况和问题,太多太多的疑惑,有些可以不用去管,有些却不能够置之不理。

  但还是尽可能的让自己保持于清醒的状态,让自己所思所想能够有一定的用处,要是能够这样,就好了。

  “好。”

  如梦和平安点了点头,大抵只能够这样听命才是了,不然还能够怎么样,这是他们所改变不了的状态。

  珏域手下的人已经将准备好的饭菜送了过来,虽有些不大情愿,但还是照做了。

  摆在桌子上的吃食,或许是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又或许因为其他,没有谁是有心思享用的,这反倒让珏域有些为难。

  桃夭坐在阴凉处的台阶上,守着这扇紧紧闭着的门,生怕出一点差池,看似宁静的面孔,却若有所思。

  而房间里,乱言正在用自己的功力输送给少祯,企图能够打破少祯身体里的束缚,让他能够挣脱出来。

  除了这个,目前他还想不到什么其他的办法。

  本来就不稳定的气息和身体里太多的诱导因素掺杂在一起,又因为珏域那厚实的一掌,让它们逐渐变得混乱。

  凝聚在一起所爆发出来的能量是不容小觑的,少祯承受不住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只能够靠少祯自己的意识来控制他们,希望能够有一定的作用,那样是最好不过。

  即便自己给他调理,也无法进入他的身体里,这才是最大的障碍。

  凝结自己的心绪,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乱言抛却一切过往,他不想再看着一些悲剧从自己眼前所发生。

  纵然和自己无关,也是无法狠下心来。

  原本宁静安详的时刻,岁月静好,可是这样的寂静却有些过于可怕,连空气中的气氛都很压抑,所有人都在沉默着,同时也在担心着。

  他们都知道,如果少祯死亡的后果,会是什么,即便是个不被重视的王爷,也关系着朝廷的颜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