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如何单雨落都没有想到,维持了这么久,原以为会有取胜的可能时,就这样被彻底打断了。

  干脆而又决绝,让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突然间仰头长笑,这一瞬间,他可是什么都明白了,“是我输了。”

  他如是而言,脑海里思绪的某个瞬间,如果一开始乱言就这样做的话,他们也不会纠结这样长的时间了。

  由此可见乱言是故意这样的,可能是在关照自己吧。

  因为他对乱言有所了解,所以不会去往坏方面去想,他是知道的,乱言是不可能那样对他的。

  “哪有什么输赢之分,我不想与你为敌。”

  乱言摇了摇头,便没有再多逗留,而是向少祯所倒下的的地方而去,丝毫不理会单雨落脸上显现出来的错愕。

  桃夭自觉的为乱言让开路,俯下身的乱言握住少祯的胳膊,在试探他的脉搏,一直没有什么情绪的他突然皱起了眉头。

  “情况不是很好,先回那个山洞,我替他疗伤,下山是不可能的。”

  以最快的决绝做出了最为正确的判断,乱言知道不能够平白无故的耽误时间,如果少祯出什么事,山寨就算是和朝廷结下了梁子。

  许多本不该发生的事情都会诱发,是很不利的。

  虽不知道单雨落和山寨的联系,但能够出现在这里,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好。”

  桃夭自然而然的选择了相信于乱言,毕竟现在的她也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王爷……”

  好不容易到达这里的平安却被山脉巨大而壮观的景象迷了眼,尽可能凭着自己的直觉来寻找。

  还好他看到了山洞旁焚火的痕迹,人迹罕至的深山里,所以桃夭他们留下的印记还是很清楚的,干脆直接跟着那些印迹去找。

  3酷$匠D~网+正S版;首'=发

  找到了这里,平安还来不及欣喜的时候,便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少祯,整个心都揪起来了,下马的时候甚至还是一不小心摔下来的,很是狼狈的模样。

  “公子,王爷他怎么了?”

  唯一能够询问的便只有桃夭了,平安眼眸里满是焦急与担心,每一次看到少祯如此,他还是不能够平静的去接受,哪怕已经这么久了,还是做不到。

  最害怕的,无疑就是死亡了。

  “让你留在镇上,你为什么跟过来了?王爷他并无大碍,只是旧疾复发。”

  语气里微微有些责备,桃夭佯装生气的模样,却在平安这样的神情里无法继续下去,胸口处的地方,有些沉重。

  隐瞒了所发生的事实,用这样的借口来敷衍着平安,只有如此,平安怕是才能够有所放心。

  毕竟少祯旧疾复发是常有的事情,每一次担忧过后都是会好的。

  沉默的所有人,没有去拆穿桃夭的谎言,就好像是果然如她所说的一样,并不是因为珏域。

  然而事情的真像,他们都是心知肚明的。

  “平安放心不下王爷和公子,才过来的。”

  委屈的语气就像是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他不是不听王爷的话语,而是在这样紧要的关头,他没有办法。

  自己在镇上舒适的享乐,而少祯与桃夭他们却在山里拼打,他做不到。

  即便是自己没有一点用处,但最起码自己和他们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公子,他也是好心,就不要责备他了。”

  如梦忍不住的替平安说情,大抵她是能够明白平安的忠心的,就像是听到自己说要让人来山里,平安是第一个做出决定的。

  而那些人,都是些什么东西,朝廷有这样的士兵,前景怕是不会怎么好。

  “各位,我在离山寨不远处有个院落,各位若不嫌弃,可以在那里暂时休息。”

  珏域走上前来几步,思量着将自己的想法说出了口,毕竟这和他是脱离不了关系的,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试着向他们提议,山洞里的环境自然是没有一方院落强,而且对治病什么的应该并不好。

  桃夭,乱言,花落之,如梦,平安,五个人不约而同的看向珏域,除了平安是迷茫的之外,其余四个人都提高了警惕性。

  似乎是在思量珏域的话语里是不是有其他什么隐藏起来的危险。

  倘若他们进了珏域所设好的圈套里,想要逃脱怕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这才是桃夭所担心的事情,她不能够再让少祯有任何的危险。

  “不用担心,我不会对你们做什么。”

  连忙表明自己的诚意,珏域知道这几个人并非那种不分黑白之人。

  “若是他对你们做什么不利的事情,我是不会放过他的,你们安心前去,这也是珏域的一点心意。”

  单雨落淡淡的开口,给珏域担保着,事情发展到了他不想要看到的情况,能够补救,还是要去做的。

  而且他至少明白了,朝廷的兵马是对着山寨所来的,并非是对单雨落他们所来,那么传误消息的人,又是谁。

  “公子,不妨去吧,单雨落不会害我们。”

  乱言相信于单雨落,所以告知给桃夭,毕竟单雨落一般能够出面保证的事情,是不会有错的。

  他当然知道什么都没有的山洞自然是比不上一座院落,出于安全的考虑,他没有做出什么决定,但却因为单雨落。

  “公子,单雨落他还是有些良心的。”

  花落之淡淡的说道,他赞同于乱言所做出来的决定,自然是要附和着。

  “花落之你这样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就没良心了?”

  面对于这样如同指责的话语,单雨落立刻反驳着,他可是一点都不喜欢这样的感觉,自己哪里做的不对了。

  就算是不对,也应该是乱言他们不对,竟然投靠于朝廷,这有些太扯了。

  即便是他不想要去相信的事情,而摆在他面前的却是眼睁睁的不可以去逃避的事实。

  花落之瞥了珏域一眼,并没有在去说什么,轻哼了一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和不能够脱逃的宿命。

  乱言扶起少祯的时候,桃夭在一旁帮忙,小心翼翼的,唯恐弄伤了少祯,就在桃夭抬手的时候,手腕上戴着的那串串珠显露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