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要的就是一个痛快。”

  单雨落唇角扬起了一抹近乎完美的弧度,带着浅薄的笑意,面色平静,眸光里的锐利盯着乱言那张柔美而凌厉的脸庞。

  确实事各有各的立场,只是他不明白,乱言为何要这样去做,花落之竟然也不阻止他,还和他一起。也对,如果乱言选择什么样的方向,花落之绝不会让乱言一个人。

  无奈在弧度里蔓延,眉宇间隐隐若显一抹本不应该属于现在的忧虑。

  “何必浪费时间,继续昨夜那一战。”

  花落之不由分说的扬起自己鲜红的衣袖,数十枚的银针从袖口飞出来,全数落在了珏域和单雨落身后的人身上。

  一瞬间倒了一大半,然而就此拉开了交手的帷幕。

  单雨落与乱言皆向两人所在的方向而去,速度快到瞬间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一同扯下自己头发上系着的发带,朝对方挥去。

  柔软的发带在他们两个人手里就像是利剑一般,激烈就此迸发。

  珏域是想要和桃夭交手的,而少祯却在珏域找到桃夭之间而和他对上,不得已才开始。

  山寨里的那些人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方才那股力量要比昨夜大许多,更何况昨夜他们已经吃过亏了。

  所以花落之、桃夭和如梦三个人也站在原地不同的看戏,就看他们四个人的本事如何了。

  少祯本着绝对不能够输的念头,拼尽全力与珏域交手,而珏域也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目前的对手很是难缠。

  乱言是不想对单雨落下狠手的,只是陪他玩玩而已,然而单雨落却不这么想,几乎用尽了自己的全力,他要证明,他一定是比乱言强的。

  这么多年,自己苦练,就是为了突破自己,同样的也是要打败乱言,至少自己要和他成为平手才对。

  明明自己应该是要比他强的,可是为什么,自己总觉得不如他。

  乱言最大的优点既是他的速度,花落之和他一样,速度都是很快的,在面对一般对手时,能够在对手出招解决掉他们。

  所以他们两个人很少败,除非对方棘手,或者身旁有干扰需要分心的因素存在。

  桃夭眼眸紧盯着珏域和少祯的方向,表面上的平静,实际上心里却很是忧心,不过她相信少祯是可以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

  良久,珏域这样询问着少祯,能够让他稍稍感觉到有些吃力的人,也不会是什么善茬。

  平静如水般的眸光里夹杂着一丝愤怒,余光扫到桃夭那张波澜不惊的容颜时,沉稳的心猛然跳动了一下。

  阻止着自己这样的状况继续发展下去,脑海里瞬间变得凌乱的珏域强迫自己将所有的眸光都放置在少祯身上,不要失神。

  只是再度强迫,似乎也没有让自己能够再专心致志的可能。

  “我乃八王爷。”

  镇定自若的道出这样的五个字,少祯的口吻近乎冷静,实际上身体的叫嚣却一直都在干扰着他。

  不能够让对方察觉到自己的脆弱一面,这是少祯目前最为真实的想法,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够输的太惨。

  到底自己的能力有限,自己挣扎的束缚维持的时间也不会一直都存在,总有消耗殆尽的时候。

  “原来是位王爷,难怪。”

  略微惊讶的叹息,珏域没想到堂堂一位王爷会亲自来和自己交手,而且他还没有看到其他的官兵。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有些过于不可思议的存在。

  心里这股总有些奇怪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珏域不知道,也控制不了,只能够这样让它随意的在自己身体里乱窜,唯有如此,自己才能够感觉到片刻的轻松。

  “少见多怪。”

  薄薄的嘴唇毫不客气的张开吐露出这样的四个字,唇角上扬的弧度勾勒起一抹讥诮来,少祯面对于目前的珏域,有一种本能的防御感。

  莫名其妙危机感在少祯心里蔓延的时候,总感觉有些奇怪的存在,哪怕微乎其微,他也不能够忽略这样存在的可能性。

  所以他对珏域,才是这样的态度,一抹紧张不经意的划过他的胸膛那处温热的地方,留下最为清晰的感觉。

  O:最;K新(章!节上酷i匠网(F

  珏域轻笑着摇了摇头,面对这样的敌意,他有些不知所措,但是瞬间也就能够释然,继续于这样的打斗。

  果然他们五个来路绝非一般,应该不止是朝廷的人才是,或许还有其他什么样的。

  下意识的去看向乱言和单雨落的方向时,珏域瞬间愣住了了,难舍难分的打斗,高手之间的对决,绝对不是震撼两个字就能够表明的。

  近乎平静浅笑的乱言,微微恼怒的单雨落,气势磅礴到没有人敢靠近,或者说谁靠近了,就一定会受伤,甚至是死去。

  拥有这样厉害的人物,怎么能够是朝廷收为己用的。

  回过神来的珏域察觉到少祯所用的力比刚才有些降弱,意识到这是自己最好的机会时,在少祯来不及防备的时候,一掌打在了他的胸膛处。

  果不其然,消耗过久的少祯,直直的身体向后倒在了地下,合上眼眸的瞬间,唇角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珏域瞬间有些慌了,他没有想过会这样,原以为自己一用力只会将少祯打退,却不想是自己这一掌力气太强,还是其他什么原因,竟发生这样的事情。

  因为昨夜他们没有伤害他的弟兄们,所以珏域是不打算下重手的。

  在他跑过去看少祯怎么样的时候,桃夭就已经先跑过去了,蹲在了少祯身旁,紧紧握住少祯的手臂,她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转头看向停留在不远处的珏域,桃夭脸上满是倔强,同时存在的还有微微的愤怒。

  乱言意识到这边情况的时候,发觉自己也不能够再和单雨落做这样无谓的纠缠,不然桃夭一定会很担忧的。

  用尽自己最快的速度,以一掌结束了两个人这么久的纠缠,原本他不想这样的,可是单雨落的穷追不舍让他无法在这样危机时刻停下来。

  近乎冷淡的眸光注视着单雨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