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你的错,你不需要道歉,就当作是他们没来过。就我们五个人,也不一定会输。”

  桃夭柔声的安慰着少祯,不想她心里承担不属于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而让他感觉到了为难或者是其他什么情绪。

  这一切原本就是与少祯无关的,都是皇上提前计划好,临时安排了少祯而上的,所以到了这一步,桃夭猜测的仍旧是皇上想要除掉少祯,除此之外,并没有感觉到其他什么。

  “就是说啊,我们该出发了,再拖下去,情况对我们会很不利。”

  花落之附和着桃夭的话语,没有必要再继续浪费时间下去,倒不如早点开始,早点结束。

  他可不想在这样的环境里带太久,还是觉得和乱言一起呆在山谷里,要比在这样的地方好许多。

  还是想要回去,不会有这么多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打扰,可以继续和乱言过闲云野鹤的日子,在月下对酌。

  自由自在。

  “嗯,即可出发,但凡情况所变对我们没利,也不要多做纠缠,能离开就尽可能的减少伤亡,而你们三个,谁也不能够出事。”

  最后一句话,桃夭就是专程说给他们三个听的,自己和少祯不管出了什么事,都是他们应该承受的代价。

  而这一切和乱言他们原本是应该没有任何的联系的,所以他们什么都不该去承受,不属于他们的。

  “我们一定会保护好王爷和公子的。”

  如梦并不赞同于桃夭的话语,反而说着自己的观点,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

  乱言和花落之一同点同意于如梦这样的观点,没有为什么,大约这就是所谓的缘分与命运,来什么就该接受什么,并且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桃夭额头上不禁浮现出几条黑线来,怎么自己提出个什么他们都要反对,自己是在为他们好,又不是害他们。

  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索性放弃了纠结,还是时间尤为重要。

  五个人到了栓着马匹的地方,稍稍的打点整理了一下后,纷纷上马向山寨的方向而驶去。

  或许是为了来回的方便,通向山寨的道路都是平缓的,是马匹可以行驶上去的,而且还是和周围环境明显差好多的。

  过了好一会儿,五个人奋力前行,终于到达了山寨外,而山寨此刻却与往常没有什么异样,仍旧是有几个人在把守着。

  看到桃夭他们五个生人,守卫很诧异,提高分贝,摆着自己的架势询问着他们:“你们几个从哪里来的,要做什么?”

  提高警惕性,只因昨夜所发生的事情,他们虽然没有参与,但还是略有耳闻。

  “叫你们老大出来,昨夜本公子同他约好的。”

  瞥了他们一眼,桃夭并未将他们放在眼里,沉稳了语气,直接说出了正题。什么嘛,还以为珏域早就准备好在门外迎接他们。

  结果却只有几个小喽啰在这里,这让桃夭有些不爽,难不成珏域因为自己在山寨里便可以对他们的挑衅视而不见么?

  守卫们相互间看了一眼,其中一个便连忙向里面跑去。

  “老大,那些人来了,要见你。”

  顾不上珏域正在和单雨落谈话,直接冲了进去,慌慌张张的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才发现有客人在,一下子就后悔了,提心吊胆的低着头。

  “这么快就来了。”

  珏域喃喃自语,昨日一别,总觉得那个张无忌十分有趣,想要再度见到他。从天亮的时候,珏域就开始期待,而后单雨落来了后,他便想着不要让他们那么快来。

  可是到底自己的期盼还是没有的,想要让他们来,却迟迟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不想他们来,却又如此毫无征兆的出现。

  果然是有够令人头疼。

  “谁?”

  单雨落饶有兴致的询问着珏域,突然间萌生了几分的兴趣,难不成珏域还有其他客人么,倒是他也想去见识见识。

  “朝廷派来的那五个人,昨夜与他们交手,五十多个人对付他们五个人,除了我之外,全都输了约他们今日继续。”

  没有打算隐瞒单雨落,所以珏域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知道的全数都说了出来,反正单雨落迟早都要知道的,还不如自己干脆一点。

  若是单雨落能够给自己帮忙搭把手,那就是再好不过咯,只是这样的希望并不知道能够有多少,看单雨落的心情和他一瞬间的思绪。

  “这样啊,那我们出去吧。”

  瞬间便想到了桃夭他们五个人,单雨落还是想要出去一探究竟的,若是能够和他们打一架,那也未尝不可,正好可以比试比试。

  好久都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或者说从来都没有遇到过,不曾想竟然会发生。

  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他怎么忍心就此错过。

  “好。”

  珏域一口便应了下来,这样的情况他自己是开心的,而且单雨落的武功也很厉害,多了一个帮手,自己胜利的可能就会多一些。

  带了五十多个人出去,在山寨外,一块空余之地很快就被占用完毕了,而珏域稍稍皱着眉头看向仍旧是他们五个人的阵势。

  “真巧,我们又见面了。”

  单雨落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眼眸底闪过一抹冰冷的意味,很快便消失不见了,就和没有存在过一样,平静的和桃夭他们打招呼。

  “你怎么在这里?”

  如梦紧紧皱着眉头询问着单雨落,脑海里细细的想着,如此一来,不就是正好说明了单雨落和这山寨多多少少有些关联。

  酷X匠网唯一正"*版,其@他@都AH是盗_版

  不然又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出现,如果是巧合,未免有些太过于巧了,她怎么可能会去相信,“这不是你应该担心的,乱言,我们该好好的交手了,总得分个高低才是。”

  淡淡的回答着如梦,单雨落转而将目光落在乱言身上。自己的强大伴随着弧度,很少有能够和他成为对手的资格。

  好久都没有酣畅淋漓的打一架了,现在看起来似乎有些值得期待。

  “没兴趣,各有立场,该怎么做就该怎么样。”

  乱言则觉得并没有什么,不该这个是所顾虑的,就不要想太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