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县丞的宅子,平安便去了周围将士们所在的屋舍。

  明明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却安静到一塌糊涂,平安便能够猜想到,这些将士们定然是还有悠闲安稳的睡梦中。

  可恶,难不成他们都忘记了自己所来是因为什么么?为什么他们没有丝毫的担心与忧虑。

  瞬间少祯便释然了,也是,他们并不认可王爷,哪里又会为王爷的生死所担忧,这样少祯心里感觉到了一丝丝的难过。

  直接推门而入,果不其然,自己所看到的和自己所想的那般简直是一模一样,鼾声如雷,没有丝毫的意思,只管做自己的大梦。

  “你们立刻起来赶往安山。”

  平安十分生气地提高了自己的分贝,连一丝危机感都没有的他们,究竟能够帮到什么样的忙,怕是只会拖后腿吧。

  倒不是平安看不起他们,只是很失望而已。

  话音落下的时候,那些睡在床榻上的人仍旧没有任何的反应,于是平安接连喊了三声,简直是怒气冲天。

  有种连屋顶都因此而颤抖的阵势。

  然而这些将士们才慢慢的反应了过来,揉着惺忪的睡眼,恹恹的看向吵醒他们睡觉的平安,带着不满和自己的脾气开口说道:“吵什么吵,没看到正在睡觉么?”

  昨天八王爷与公子一整天都不在,没有了束缚的他们玩的很是尽兴,直到夜班三更的时候才逐渐入睡,现在正是一个补觉的好机会。

  偏偏就这样被人所打断,不爽的感觉油然而生。

  “立刻起床,马上。”

  气结的平安都没有办法来表达自己心里的愤怒,失望透顶的他对这些人真想他们都没有出现过才好,不然也不会白白的耽误行程。

  而现在又开始耽误时间,真是够够的。

  “知道了知道了。”

  将士摆了摆手,示意平安停下来,还没有睡醒的他自然想要的是安静,小拇指掏了掏耳朵,打了一个哈欠,慢吞吞的起床。

  其他的将士也开始一个接一个的逐渐起来,平安瞥了他们所有人一眼,便去了另一个房间里继续。

  倘若真的是如同王爷所说的不强求,恐怕一个人都不会有吧。

  平安前脚刚离开这间房间的时候,慢吞吞起床的将士们再度躺下,干脆继续又睡了起来。

  整整一个小时过去了,集合的将士们才不到三百个人,个个看上去都是有气无力的,没有一点精神,积攒在平安心里的愤怒终于毫无征兆的爆发了:“就你们这样,非要都死在敌人的手里才能够清醒。”

  原本就是气急了胡说的话,而将士们一个个却不愿意了。

  在他们看来,平安一个外人,是没有说他们的资格的。

  骚动就在这个时候开始涌动,将士们一点也不觉得是自己的过错,反而是平安的错。

  “你们在做什么?”

  迟迟看不到他们任何人的时候,连如梦都等不及的离开了,李孝仁挽留不住强行离开的如梦,于是很无奈的来这里一探究竟。

  到底是有什么是值得他们磨蹭到这个时候都不见分毫身影的。

  “将军。”

  看到李孝仁的时候,将士们立刻乖乖的站好,到底还是有几分的畏惧,毕竟这是他们一直以来的将领。

  “让你们集合起来去安山支援王爷,为什么一个时辰过去了,只有你们几个人,其他的呢?”

  如此懒散的模样,让李孝仁心里也涌现出一股怒意来,当初征战沙场的时候,也不是这样的模样,现在这样也不知道为何。

  面对这样的疑问,将士们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而平安这个时候轻哼了一声,嘲讽的口吻指责着李孝仁说道:“李将军带出来的兵就是不一样,你们自己玩吧。”

  平安已经放弃他们了,一心担心于王爷他们,牵了一匹马,便朝向安山的方向驶去,明知道追不上如梦的踪迹,但还是想要努力一下。

  一人而归的如梦即便是失望,也是接受这样的结果的,毕竟是自己提出来的,所以不管什么情况,也不能后去改变什么。

  希望公子还能够再等等自己,五个人面对也比四个人要好一点,至少自己还是有能力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和决心,如梦很快就到了山里,找到咯栓着马的地方,好在这些马都还在,那公子他们一定都还在这里。

  栓好自己的马,连忙向山洞的方向走去。

  桃夭沉稳着坐在青石上,等着如梦回来,显然她的想法和如梦是一样的,所以才这样决定,再延迟一会的时间还是有的。

  心里默默的期盼着,希望如梦不要让自己有所失望。

  “公子,我回来了。”

  L*酷匠!网◇唯4一){正版,V其‘v他X1都0y是#盗版g

  终于,如梦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到达了山洞里与桃夭他们所汇合,又可以和他们一起并肩作战,想想都觉得安心。

  只是不知道这样的安心能够持续多久。

  “情况怎么样?”

  轻佻起自己的眉头,看到如梦这样,桃夭心里大抵有几分的明白,既然如此,桃夭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可别怪她不深明大义。

  近乎平静的开口,将自己的愤怒强行压制下来,不让它再度泄露出来。

  如梦摇了摇头,不知道该总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桃夭,缓了一口气,如实的开口说道:“除了平安,没有一个人肯来,我就自己来了。那些人是靠不住了,只有我们了。”

  话语里隐隐透露着艰难的口吻,如梦已经在很努力的调节自己的情绪了,尽可能让自己平静。

  “看吧,我就说他们靠不住。”

  花落之轻哼了一声,唇角勾起了的弧度带有一抹轻笑与讥讽,果然他看不起朝廷的那些所谓的将士们是理所应当的。

  就他们这样,还谈什么保家卫国,简直就是笑话。

  “抱歉,他们……”

  少祯缓缓地说出了这样的几个字,这是他的错,带来了无用的人,还让他们感觉到了困扰。

  再高傲,而面对这些和事情没关系的却还在努力的卖命的人,少祯觉得自己应该去这样做,若不是他们,后果定然是不堪设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