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冷哼了一声,不屑搭理县丞这样的人,可真是会装,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他自己倒是玩的挺嗨。

  “王爷和公子什么时候回来。”

  无瑕顾及他们两个人之间这样平安并不能够理解的谈论,直接询问着如梦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只有亲眼看到,才好,也不知道王爷他们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然又怎么可能迟迟不归。

  一想到有不好的可能会发生的时候,平安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焦急的情绪再度蔓延。

  “暂时回不来了,我们遇到了山匪,约好再战,,我是来找你们带将士一同前去的。”

  沉吟着摇了摇头,如梦直接进入了正题,不能在因为和他们絮絮叨叨的反而浪费了自己的时间,并且不仅仅是自己的,还有那些正在等待的人。

  v7更y新《U最!快V.上$(酷Qh匠网/

  也不知道桃夭能够等到什么时候。

  抬眸看向浅蓝色的天空,天际边的太阳正在一点点的升起,橙光色吞噬着原本的色彩,暖意逐渐的蔓延。

  “末将立刻去集合将士们。”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李孝仁脸色都变得凝重了起来,为今之计,他只有相信如梦所言的话,虽有些迟疑,但终归不能忘记自己的职责。

  千里迢迢而来,为了什么,他怎么可能会忘记,只是,眼前这个人,他可以去相信么?

  话语里说的这样的笃定,而心里与行动上却有所延迟。

  “不需要全部,一半人就好。”

  如梦慢条斯理的说道,锐利的眼眸盯着李孝仁,似乎能够看穿他心里所想的一样。

  李孝仁被如梦这样的目光弄的浑身很是不自在,皱起了的眉头里有一股明显的反感,下意识的想要去躲避。

  然而似乎不管自己怎么做,都躲避不了。

  “山里那么危险,一半人够么?”

  县丞弱弱的发问着,而心里却在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要是全部都离开了,即便是全军覆没死在那里,都和自己毫无关系。还有人在这里,这让他自己都觉得很不习惯。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些人一定是有去无回的。

  “全部都去才危险,一部分人跟我上山,其余的留在这里接应,岂不是更加妥当。”

  反驳着县丞的话,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话语有一定的信服力,如梦才不在乎这些人会不会相信自己,但是绝对不能够让县丞这样捣乱。

  心里已经判了县丞的死刑,所以如梦尽可能的避讳与他,以免徒惹什么是非来耽误进度,那样可是很不值当的。

  有些事情拖得越久就越危险,所以尽快解决才是最重要的,只是现实与想法终究还是有所差异。

  “好,我这就去集合五百将士,随你一同前去。”

  平安可是迫不及待了,他不想再这样继续废话下去而什么都不做,也许他多耽误一分钟,王爷与王妃的处境就会多一分危险。

  身在外还是多小心为好,他既然跟着王爷他们出来了,也就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将王爷带回去,即便自己再没有本事和能力,也要竭尽所能。

  “慢着,王爷吩咐了,你不能去。”

  在平安要迈步的时候,如梦抢先阻止了他,并没有忘记王爷对自己的吩咐,语速飞快的说道,语气里多了一抹严厉。

  话音刚落下的时候,如梦再度开口说道:“不一定非要五百人,他们愿意去就去,不愿意也不强求,所以有多少算多少,没有也无所谓。”

  很轻松的话语从如梦口中脱口而出,遵从与吩咐,所以她并不强求,心里早就做好了只有他们五个人再度面临对手的决定。

  昨晚不一定也是赢了,所以即便没有别人,也是可以的吧。

  平静缓和的面色里没有一丝的波澜,如梦将自己的情绪整理得很是恰到好处,没有分好的泄露,反而是无波无澜。

  “这……公子,我该怎么相信你。”

  大吃一惊与如梦所言的话语,李孝仁听起来太过于不可思议的存在,明明是下山来搬救兵的,然而却又说自己不强求,这样的人,未免有些太过于奇怪。

  十分认真的模样,自己的顾虑询问出口,将士们的心意是自己没有办法去控制的,所以要看他们自己的意愿。

  想必那些将士们,也会担心这样的情况,谁不想活着回去与家人团聚。

  “信不信由你,将士们去不去也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和我又没有什么关系,那是你们的将领,又不是我的。”

  这样的疑问,说出口的时候,还是会让如梦感觉到有些莫名其妙,她又没求着他们相信自己,而且他们的相信,对如梦而言,没有丝毫的用处。

  并非她所言的也是事实,如梦听从于的可是桃夭的命令,而这些人是少祯的人,很严肃认真的来划分的时候,确实是没有什么关系。

  “我相信你,我一定要去。”

  平安下定了很大的决心,这样的决心就没有一刻退缩过,从产生的时候开始。

  不管如梦是不是骗他的,他都要亲自去一探究竟,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够安心,即便是被骗了,也是自己的选择。

  更何况王妃信任的人,一定是对的。

  “不可以,相信我就该相信我所说的一切。”

  没有丝毫的犹豫阻止着平安脑海里的想法,如梦不禁扶额无奈,这也忒实在了,怎么说的都不听呢?

  连别人为了他好都感觉不到,真的是有够傻,如梦不想说那些无用的劝慰的话语,反正必要的时候可以采取非常的手段。

  “我先去召集将士。”

  平安想要逃避这样的话题,所以才利用这样的理由,却是没有任何的错误的,只是他心里很纠结。

  王爷不让自己跟着是因为自己太过于无用的缘故过才会如此吗。

  心里有些小小的难过,却要一个人努力的承受,小心翼翼地埋藏起来,不让它有不经易间丝毫的泄露,这是属于自己的心。

  如梦无奈的摇了摇头,她就等一盏茶的时间,一盏茶过后,她就会离开不会有片刻的犹豫,也许,花落之是对的,如梦这样想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