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够安心的睡眠,即便是休息了一晚,但还是有些疲惫,并没有怎么休息好。

  而值得庆幸的事,也是一夜平安无事。

  天色朦胧亮的时候,如梦便醒了过来,坐起身来,轻轻的打了一个哈欠,扫了一眼还在睡着的四个人,微微的叹了口气。

  正想要站起来的时候,乱言突然睁开了眼睛,“这么早就醒了,是要下山了?”

  语气里多了一抹慵懒,大约是因为刚睡醒的缘故,然而这一夜,浅眠的乱言并不怎么算是休息,略微一点小的动静都会清晰的落在他的耳朵里。

  再者乱言的听力原本就灵敏。

  “嗯,等到了镇上,天就该大亮了。”

  还是不想耽误桃夭的事情,索性如梦自己早一点,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情况,能够节省一点时间也是好的。

  更何况在这样的下,如梦哪里有安心休息的功夫,只是让睁开的眼睛好好的闭了一晚,让自己竖着的身体横着下来,能够更大面积来拥抱着土地。

  “别让自己为难。”

  乱言不放心的叮嘱着如梦,到底他还是知道如梦的脾性。

  如梦点了点头,便站起身来走出了山洞,洞口的那堆火已经熄灭了,顺着一条小路走下去,去找昨日他们栓起来的马。

  还在那里,都窝在身边的草丛间休息,如梦解开了自己的马,牵到了河边,洗漱一下,顺便给马喝些水。

  原本就难走的路,在下山的这个时候,就变得有些更加的困难了。只是如梦顾不上那么多,仍旧以最快的速度行驶着,真是恨不得自己背上能够有一双可以飞行的翅膀,唯有如此,才能够有更快的速度。

  而这个时候安芜县内,县丞的家里,平安早就没心思做任何的事情了,尤其还是这样少祯与桃夭一夜未归的情况,简直就是坐立不安。

  连带着平安自己都没有办法好好的休息,只想着尽快的能够到天亮,然后自己就可以去找寻他们的下落,也好让自己安心。

  意识到天亮的时候,就立刻的睁开眼,连忙的起来,打破了原本还属于夜的静谧一般,迫不及待的他哪里还有那样的心情。

  县丞与李孝仁还未起来,连带着那一千将士,都还在睡梦之中,贸然的打扰实为唐突,可是到了这样的时候,哪里还能够再继续的等下去,平安也是有够纠结。

  终于鼓起莫大的勇气正准备去敲李孝仁的房间门的时候,李孝仁淡然的从打开了门,看到的则是满脸焦急的平安。

  “是不是一夜都没有睡好,你这样担心也是没用的。”

  无奈的摇了摇头,不愧是王爷身边的人,这样的担心也是难免的,和李孝仁不同,这个晚上他睡的可是很舒服。

  “李将军,我们快点上山去找王爷他们吧。”

  着急的话语里已经容不下其他的情绪了,平安哪里还有继续等下去的心思。

  “两位用过早饭再去也不迟。”

  县丞便在这样的时候走了过来,很中肯的提议,反正都已经受到了危险,早去迟去,结果都是一样的,改变不了什么。

  有些自己的自信,县丞自然是认为少祯已经被二当家除掉了。二当家办事可是从来都没有让他失望过。

  “哪里还有那样的心思,麻烦大人让下人去叫醒将士们。”

  平安果断的摇了摇头,急切就没有从他身上消失过,他现在所想的就是尽可能以最快的速度去解决事情才是最为重要的。

  只有看到桃夭与少祯平安无事,他才能够彻底放心下来。

  生死茫茫,也不知道他看到的会是什么样。

  “我这就派人去叫。”

  配合着平安装出一副担忧的模样,只是不想引起他们的怀疑。若是昨日自己就能够得到确切的笑意,县丞一定将这些人一举歼灭。

  只是二当家的消息一直都没有,这让县丞很是纳闷,可能是因为有什么事耽误了,一定是这样的。

  “嗯。”

  少祯眉目紧皱,心里正在不断的祈祷着。

  三个人都准备各自去忙的时候,如梦便在这个时候回到了这里,这让三个人不由得同时一惊。

  “你怎么回来了,王爷和王……和公子他们还好么?”

  吃惊的看向如梦,平安缓过神来的时候,有些语无伦次,差一点就说成王妃了,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硬生生的改口了。

  能够从如梦这里得到什么消息,也是好的,总比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要好许多。

  “嗯,相安无事。”

  想了想,从如梦嘴里蹦出来了这样的四个字,兴许能够比其他自己将半天也讲不明白的话要好太多。

  “那就好。”

  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平安等这样的消息已经等的太久太久了,久到他自己都要自暴自弃了。

  g#看.正版+章!节上6M酷)3匠Tp网9

  直觉让他选择信任于如梦,但还是有隐隐的担忧,唯有自己亲眼看到,才能够放心。

  “王爷和公子都没有出意外么,那可真是可喜可贺。”

  除了平安,更加诧异的便是县丞了,得到这样消息的时候,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是假的,怎么可能会相安无事。

  明明都和二当家合计好了,可是他看着毫发无损的如梦,不相信也是要去相信的,毕竟如梦没事是事实。

  眼眸突然一沉,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二当家将事情办妥了?那也该知会自己一声才是吧,这样一个消息都没有,算什么事。

  “难不成县丞盼着王爷他们出意外么?”

  讥诮而冰冷的语气,如梦凌厉的目光里诱发着危险的气息,就好像是能够把县丞活剥了一样。

  这样的渣渣也想要联合别人来对付他们么,简直是不自量力。

  反正如梦对于县丞可是没有什么好态度,就因为那夜听到了那样的对话。

  面对如梦这样莫名其妙而来的敌意,县丞有些不知所措,难不成他知道是自己做的了么?不应该是这样,他不可能会知道。

  故作委屈的模样为自己辩解着说道:“公子怎么能够这样冤枉卑职。”

  而县丞的心里却在想着其他的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