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人回到了山寨里的珏域无疑是生气的,手下的人以为是自己无用所以才会惹老大生气,个个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二当家的看着这些残兵败将有些奇怪,于是开口询问着说道:“老大,这是怎么了?”

  这句话问出了留在寨子里所有人的心声,还从未看到过珏域如此这般的生气,低沉着的脸色,如同乌云密布。

  怕是除了二当家的之外,没有人再看这样明目张胆的去问了。

  “败了。”

  眉宇间凝结着一股凝重,珏域对于这样行动的成果很是失望,几乎全军覆没,是从前对方才会出现的状况。

  这样的滋味并不好受,但是那个张无忌,可是一个好的对手。珏域脑海里隐隐浮现出桃夭的模样来,念念不忘。

  “这是怎么回事?”

  从珏域口中听到这样两个字,二当家的很是纳闷,不禁有些开始疑惑,珏域他们遇到的就只是八王爷他们三个人么?

  还是说,这里又有别人的入侵。

  原本和县丞商量好是要除掉他们的,可是却不想他们并没有落入原本设定好的圈套里,这让他无从下手,便派了几个弟兄出去打探。

  而自己却因为要处理其他的事情并未一直见到自己派出的人,再得到的,就是珏域带人出去的消息,接着就是这样的场面了。

  “朝廷派人来剿匪,就是来剿灭我们,说是为了安芜县,老二,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

  凌厉的眸光落在了二当家的身上,珏域玩味的语气里带着冰冷,看似严肃认真的模样,却又有些不像。

  轻佻起自己的眉头,那个时候他们所言的时候珏域还很纳闷,自己最多就是从安芜县里挑一些骨骼惊奇的孩童来训练。

  更何况那样的孩童为数甚少,十个里面能够有一个都是好事了。

  “大哥,朝廷是担心我们势力扩大而威胁到他们,才打着这样的幌子,想要将我们置于死地。”

  二当家心里一沉,因为自己的疏忽,难不成隐瞒不住了么?

  珏域平日里都在忙着训练那些骨骼惊奇的孩童和弟兄们,让他们都能够成为一等一的杀手,来效力,所以其他的事情,他都是很少去管的,基本上都是交给二当家。

  所以二当家才有权利和县丞勾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在山寨里,他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没有哪个人是敢不听他的话。

  明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让珏域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所以他便下意识的先去隐瞒,至少把这一次糊弄过去再说。

  “是这样么?”

  珏域的眼眸里划过几分不可置信的情绪,一瞬间有些犹豫,如果真的是如同二当家所言的这样,那么桃夭他们为什么不痛下杀手。

  8#酷y,匠◇f网!正V0版首3\发。

  他们如果有那样的野心,这次是连自己都回不来的,哪里还能够安安稳稳的坐在虎皮椅子上。

  语气里有几分质疑的味道,珏域一向是相信二当家的,所以才敢将事情放心大胆的交给他,可是他都做了什么,珏域便不得而知了。

  “千真万确,大哥,你不能怀疑我说的话啊,他们有多少人,怎么输的这么惨。”

  语气里带有一抹激动,故意提高了分贝,二当家生怕珏域不相信一样,转而转移到了另一个话题上,不想在自己心虚的问题上多做纠缠。

  知道八王爷这次前来带了一千人,而县丞给自己的消息是只有三个人进山,那么珏域为什么会输的这么惨?

  这让二当家的很是不能够理解,匪夷所思。

  “五个人,个个都是高手,连我才能和他们任意一个打成平手,更何况那些只会鲁莽的弟兄,自然不是对手。”

  浅淡的概括了大体的情况,珏域并不觉得丢脸,虽然胜败乃兵家常事,但是这次还是实力悬殊相差太大。

  并不是单纯的人多就可以取胜,还要看相互间的实力,以少胜多的例子一直都是存在的,只是他从未败得这样快,这样惨,还是以对方最少十倍的兵力。

  那些人来头不小,应该不止是朝廷的人,珏域是这样觉得的。

  “他们这么厉害。”

  有些太过于不可思议,二当家还以为朝廷派来的不过又是走过场的窝囊废罢了,更何况还听说八王爷体弱多病,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甚至他都能够想象到那样的场面,定然是很壮观的存在,这让二当家感觉到了危机感,为什么这些人偏偏要来坏自己的事情,真是一群不知好歹的家伙。

  哪怕他们再厉害,二当家也是要想方设法的除掉他们的,绝对要将他们扼杀,这是为了山寨,同样也是为了他自己。

  “清风,你去查查安芜县到底出了什么事,在此期间,后山那些娃娃们,就由老二你来负责。”

  细细的思量后,珏域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来,并不是他不相信二当家的,而是他清楚与二当家的野心,还有事情的真实性。

  总不能别人来攻打自己,而自己连为什么都不知道,那样未免太过于窝囊了,珏域才不想让自己的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为了防止二当家的从中做些什么,珏域认为还是自己亲自来管理这件事为好,在此期间,就让二当家隔离一段时间。

  一直以来,珏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觉得二当家会有个度,似乎是自己想错了。

  “清风领命。”

  站在一旁的清风走了出来,站在了中央,对着坐在最高的位置上的珏域行了一个礼后,便迅速的离开了。

  二当家知道自己无法忤逆珏域的命令,对于珏域,他一向存有感激之情,若不是珏域,哪里能够有现在还存活的自己。

  所以即便他手里握有重权的时候,也没有想过要对珏域不利,可是对其他人,他可就不一样了。

  那些人与自己毫无关系,所以也不必手下留情。

  只好答应着,终究是纸包不住火的,珏域想过有一日跨域会知道,不知道他会怎么样抉择,却没有想过来的这样的迅速,杳无音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