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改,呵,公子你要不要这么天真?”

  花落之收缩自己的眼眸,眸光里划过一抹不可置信的情绪,瞬间觉得很是可笑,果然大家闺秀都是这般像菩萨一样怀有慈悲心肠么?

  可惜他是个杀手,和她不一样。

  沉默,沉默,沉默,其他人并没有参与到他们两个人这样的谈话之中,总感觉有着浓重的火药味充斥着现在他们所呼吸的空气。

  为什么就不能够好好的聊天呢?这样的争吵当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乱言和如梦无疑是赞同于桃夭这边的,因为他们和花落之是一样的,当然是有节制的,而不是滥杀。

  是非好坏还是能够清楚的分析出来的,自然不会是搅得一塌糊涂。

  “我哪里天真了,那么多人,如果全部死在你的针下,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场面,如同修罗场一般的恐怖,难道你不知道么?”

  振振有词的控诉着花落之,原本桃夭还有些犹豫,心里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是有些不妥,可是花落之竟然这样说自己。

  那抹傲气让桃夭是没有办法忍受的,提高分贝吼了回去,瞪大着眼睛,满脸不悦的看着花落之,心里很不舒服。

  下意识的看向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少祯,桃夭不知道少祯如果看到那样的场面,会有何感情,应该会想要逃避吧。

  自己见多了杀戮,即便是修罗场般的屠杀,也不足为奇,那是那些人应该的。

  而现在,那些人如果和单雨落他们有什么关系,那么和乱言还有花落之应该也是脱离不了的。

  桃夭还是没有办法让他们去因为自己而为难。

  “公子不想要他们肮脏的血液玷污了这鹊山的土地,这里还有公子想要的东西。”

  x,更新最快}(上;q酷}|匠网A

  眼看着那些人离他们可谓是越来越近,而这里仍旧在争吵不休,乱言不禁感觉到了头疼,而且这架势不管怎么劝应该都是没有用的吧。

  索性乱言这样替桃夭说话来打着圆场,他可以阻止花落之下手的轻重,但没有办法去让桃夭面对她不愿意面对的场面。

  平稳而自若,乱言的眼眸看向不远处的地方,火光越来越亮,声音也越来越大。

  “我知道了。”

  看了乱言一眼,花落之便不再坚持自己的己见,无奈的谈了一口气,点了点头,不愿去驳乱言的面子。

  他知道的,乱言不会对他有任何的危害,甚至在某种意义上而言,也是对他的一种维护,所以他愿意去听从。

  将头别过一旁,余光正好看到了清辉的月色苍茫。

  “他们要来了。”

  收敛起自己的情绪变得严肃下来,乱言紧紧的盯着面前的那条大路,同时提醒着身旁的人。

  他们此刻处于一片黑暗之中,却能够借着天光与月色来看清彼此,同时朝乱言所望的方向看去,黑压压的一片。

  不过几秒钟的时间,那些人与桃夭他们的距离只有不到五米远,那些人注意到有人的存在,便停下来的步伐。

  “这么晚了,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黑夜里,即便有火光的照射,还是看不清珏域身着的衣服的颜色,大约是因为颜色太深的缘故,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分辨出来。

  面前有五个翩翩公子在这里挡道,个个看起来就和仙人一样的不食人间烟火,纯净到绝对不能够容许任何人玷污。

  “自然是等你们,和缩头乌龟一样躲着不出来,还好,你们没有让本公子失望。”

  桃夭轻笑了一声,抬起脚往前迈了一步,眼眸里的冰冷是再多的火光都融化不了的,镇定自若的正视着珏域。

  看珏域这身装扮,与白日里那些五大三粗的人并不一样,看来应该是个分量不小的人物。

  “老大,就是他们五个。”

  如此轻狂的语气,珏域有些好奇,好久都没有人敢这样和自己口出狂言了,下意识的多看了桃夭几眼,原来是一个面目清秀的女子,看起来有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

  一旁的人低声对着正在细细思量事情的珏域说道,但是语气里多了一些底气,有自家老大在这里,他自然是不害怕的,他可是指望老大给他报仇。

  “你们五个就是朝廷派来的人,看你们面相和善,我不想和你们动手,自己下山,我可以过往不究。若你们执意送死,黄泉路上,休怪我无情。”

  一字一句的说道,语气里满是坚定,同时却又很轻松。

  先给对方一条退路,这是珏域一贯的做法,他是知道的,绝大数人都不会走这条退路,不然他们一开始就不会来到这里。

  所以这次也是如此,珏域喜欢先把这样的话说在前头,同时看看他们五个人有没有胆量。

  “笑话,本公子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哪有不站就认输的道理,更何况谁先上黄泉路,还不一定呢。”

  桃夭轻挑起眉头来,不愧是横霸一山的人,心里默默的想着,虽然人数让她是不如他,但是气势她也不会输啊。

  想让自己直接认输,为什么不是他们来认输。

  平平的语气里没有半点的情绪,十分冷静的口吻,唇角边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我素日里与朝廷无冤无仇,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

  很好,与珏域所想的是一样的,只是不明白朝廷为何这个时候派兵前来,是有什么事情,很明显是冲着自己而来的。

  所以,到底是哪里出的问题,自己连什么消息都不知道,听到手下人说有朝廷人前来,还以为只是讹传,想不到果真如此。

  “你们为非作歹,破坏了安芜县原本的安稳,朝廷岂能够坐视不理,难道你自己还不知晓么?”

  少祯压制住自己内心里的愤怒,冷冷的开口指责着珏域,终于等到的机会,他哪里能够错过。

  他并没有忘记皇上所派自己前来是为了什么,而自己应该做什么,属于自己的责任与义务,哪里能够让桃夭来为他承担所有的一切。

  眼眸里隐隐涌现出一抹恨意来,想到那些受苦的百姓,心中的愤怒哪里能够轻易的平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