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慰于少祯这样的立场,桃夭心里一直都明白,少祯是个可造之材,只可惜被束缚着,所以,她要打破这样的束缚,给少祯创造一个机会。

  她虽有心,但她懂得适可而止,要在最大的程度上,给少祯他该有的自己的尊严,不能够因为自己对他的在乎,而让他一无所用。

  “那好,我们出去吧,这里山洞太小,一旦发生什么情况,对我们是不利的。”

  既然他们都如此而言,乱言也并不阻止,反而是遵从与他们的意见,不管他们怎么样选择,乱言都是接受的。

  之前不过是他给他们提的意见而已,表明是可以那样去做的,他并不介意。

  环视了一下山洞,乱言做出了这样的判断来,如果几十个人一同挤在这里,不方便展开身手,再加上后面无退路可有,十分糟糕的情况。

  乱言才不会把自己逼到这样的程度,他又不傻。

  “这堆火……”

  如梦点了点头,但目光还是没有办法不注意到这堆燃烧起来的火焰,不知道是该熄灭还是应该留着,拿不定这样的主意来,到底不是她一个人。

  “留着吧,反正也没什么关系。”

  清除掉周围的可燃物,乱言尽可能不让它在没有人看管的情况下出意外,连火焰的趋势都在逐渐减小,却是没有灭的,仍旧的亮堂。

  即便现在是夏天,到山间夜里的凉还是无可比拟的。

  乱言淡淡的说道,而后转身走向一条道路,其余的人都跟在乱言的身后,洞口的火光为他们照亮着这条漆黑的小路。

  哪怕再暗的光,也比没有要好许多。

  朦胧的月色笼罩着他们,像是在他们身上所撒下一层银色苍茫的光辉。

  直到这个时候,花落之和桃夭与如梦,才感觉到有气息的靠近,那已经是很近很近了。

  在一块空旷的地方停顿下脚步,五个人定定的站在这里,看到不远处的火光正在向他们逼近而来,似乎能够有不少的人存在。

  那种气势,似乎能够掀动起山间的一道风。

  “看来他们真的是下血本了,带了这么多人来,可我们就五个人。”

  #看,正W7版、z章节}上m酷匠网!

  轻巧的语气缓缓地从桃夭口中道出,唇角勾起了的弧度染上了一抹轻浅的笑意,深邃的眼眸里有些几分的不屑与轻蔑。

  看来需要小心应对了,那些人在人数上是他们的十几倍,可是这又如何,如果都是像中午那群拦路人一样的话,都是无所谓的。

  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有厉害的角色前来。

  桃夭还是想要最好一次性解决,只是她知道这是不大可能的,心口有些沉闷,眉头轻蹙起来,至少桃夭没有放心到让少祯一个人带兵来安芜县。

  不管皇城那边会闹成什么样,桃夭都不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

  “五个人又何妨,他们敢来,就该给他们一点教训。”

  花落之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的兴奋,袖口里的针可都是整装待发了,好久没有之前打架那样酣畅淋漓的感觉了,今日说不定可以再回味一下。

  年少轻狂的傲气,只是花落之已然过了年少的时候,但轻狂与傲气却丝毫不减,还有他身上的那股冲劲。

  “不要出人命,除非必要的时候。”

  桃夭淡淡的警告着花落之,她可不想看到尸体漫山遍野的状况,承受不起那样的血腥,毕竟现在的情况大不一样。

  她心里明白,若是花落之有意,可能那些人,多数会死在他的手机,到底他袖口里的那些针并不是摆设,而是真真切切的存在着巨大的杀伤力。

  “公子怎么总是会有这样的顾虑,莫不是公子忘记了,我可是个杀手,任何阻止我的人,都得死。”

  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花落之提醒着桃夭,他可没有桃夭这么所谓的善心,而那些人出手对他们的时候,也是没有的。

  总有一边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的,那么这样的代价为何要让自己来承受,谁的报应就该谁来受。

  白日里那次就算了,花落之可以不计较,但是眼下的情况可没有那么轻松,有些事不是一次就可以解决的掉的。

  那就意味着,活着,还是要再次的面对。

  听着花落之这样理所当然的话语,桃夭无言以对,下意识的咬紧了自己的嘴唇,是了,身为一个杀手,哪里要有乱七八糟的顾虑所言。

  任何阻碍自己的人都得死,这不也是曾经成为雇佣兵的桃夭所信奉的理念。

  杀手就是应该果断决绝的,以完成任务为目的,其他的,是不该有的乱七八糟的思想,就不可能会去存在。

  “伤及无辜,终究还是不好的。”

  语气有些弱势的说出了这句连自己都不会去相信的话,有些没有底气,桃夭沉着的在想着,到底是什么在改变了。

  微微的叹气着,抬眸看向花落之那张看不到情绪的脸,心里有些难过和沉重,压的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原来公子觉得他们是无辜的,那公子千里迢迢从皇城而来所谓何事,我与乱言此刻在这里又所谓何事,整个安芜县所遭遇的是什么,这么多事情,公子还是觉得他们是无辜的么?”

  语气里带有着冰冷的笑意,连花落之自己都觉得很是可笑,明明桃夭不该是这样的人,难不成是自己看错了么?

  也对,当桃夭将自己手里明明所知道的权利所转让的时候,他就应该想到了。

  倒也不是有什么样的愤怒,花落之就是想不通,或者说看不透桃夭这样的女子,有些不知所措,才会莫名的火大。

  “也许他们会有悔改的心意,不能一概而论。”

  辩论着这样的话语,而实际上不过是桃夭不想要少祯看到这样过于血腥的场面,这样的想法,她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自己的双手早已沾满鲜血,可是少祯没有,大面积人群的死亡,怕也只是会让少祯感觉到难过。

  桃夭现在最大的顾虑,不过就是在乎了少祯一些,不然她怎么可能会再去在意那些人的死活,和她又没有关系,何须因此而坏了她和花落之之间的感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