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中寂静的可怕,能够清楚的听到树枝燃烧的声音,噼里啪啦的,就和小的爆竹那样,是不是的发出声响来。

  再有的就是彼此的呼吸声了。

  桃夭靠着墙壁愣坐在那里,双臂紧紧的环住自己,眼眸里琢磨不到的情绪有些空洞。

  少祯陪在桃夭的身旁,静静的陪伴着,不想去打扰桃夭此刻的思绪,不管桃夭在想什么。

  如梦离他们两个的距离稍远一些,合上了眼眸,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银色的面具隐隐约约的映出火光,却消除不了这样的冰凉。

  而乱言和花落之两个人此刻却不在山洞里,则是在山洞外不远的地方,前者坐在干净光滑的石头上,朦胧的月色笼罩着白衣,后者坐在低垂的树枝上,桀骜不驯,任由风吹动红衣。

  同抬眸欣赏着这轮月色,总是这样一起,只是现在无法对酌,不会去厌烦,反而是一种享受。

  “听到了么,有声音。”

  收敛自己的下巴,闲适的情绪瞬间变得警惕了起来,乱言低声对着花落之说道,听力灵敏的他能够感觉到比花落之他们还远的动静与声音。

  好看的眉头紧蹙起来,凌厉的眼眸里浮现出几分冰冷的情绪,完全消散了方才的淡然与赏月的雅兴。

  花落之如实的摇了摇头,他自知没有乱言那样好的听力,努力的去动耳朵,仍旧是什么都没有听到。

  但是能够从乱言的情绪里看出来事情的非比寻常,难不成是……

  一想到有这样的可能,坐在树枝上的花落之一个纵身便跳了下来,面具在他容颜上透露着神秘而诡异的气息。

  “有多少人?”

  瞳孔紧收,花落之唇角勾勒起一抹清浅的弧度来,镇定自若的询问着乱言所听到的具体的情况。

  果然是该来的还是要来了么?只是没想过会这样的迟缓,明明该是入睡休息的时间,偏偏如此扰人清梦,真是一群不讨喜的家伙。

  稍微失望的情绪摇了摇头,带着一抹幸灾乐祸的意味。

  “大概有几十个人,或许想趁我们不备的时候来偷袭,可惜他们想错了。”

  轻哼了一声,讥诮的话语里带有几分的不屑,乱言悠然的站起身来,与花落之几乎相仿的身高,两个人并肩侧对而战,仿佛连天地间都要为他们失色。

  颇有几分自信的目光看向花落之,乱言一向是运筹帷幄,就好像是什么都在他的意料之中而已,但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便是如此了。

  “还好现在都清醒着。”

  花落之点了点头,不妨就等等看看,自己所期盼的那些人到来,究竟能够有多大的本事,还是说一无所用,他的针,已经等的太久太久了,都要按耐不住了。

  所有的倦意瞬间一扫而光,花落之现在可谓是最佳状态,看热闹的不嫌弃事多,就是他这样的,已经迫不及待了。

  乱言与花落之一同回到了山洞里,洞外的火光仍旧在闪闪发亮,明明是很暖和的时候,而山洞里却充斥着一股冰冷到连火苗都窜不到的笼罩。

  诧异于他们这样的安静,转而变释然了。

  “他们来了。”

  镇定自若的乱言浅浅的开口,语气里不带有任何的情绪,平复的眉头连一丝上挑都没有,而眼眸里却是一望无底的冰冷,如同玄冰那般。

  目光扫了他们三个一眼,平缓着自己的呼吸。

  白衣的乱言与红衣的花落之就这样站着,在火光的映衬下,拉长了黑乎乎的影子,却足矣让他们显目。

  “怎么这么快?”

  如梦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明明她还什么都没有感觉到,怎么就这样的突如其来。尽管如此,她仍旧没有怀疑乱言所说的话,因为她信任。

  自己感觉不到的东西,乱言可以,这也是如梦所钦佩乱言的一点。

  这样的男子,除了如玉一般的温润,如冰一般的冰冷,无论哪里,都是如梦所仰慕的对象,但仅仅只是仰慕而已,他比自己厉害。

  沮丧着的桃夭在听到这样的话时,呆愣了几秒,正在细细思量这样的话语,而后桃夭便连忙的站起了身来,打起了自己最大程度上的精神。

  “想想该怎么样应对,他们应该会来不少人。”

  想起中午时所遇到的那几个无用之人,这次必然会带一些帮手,而且数量绝对会不少。桃夭满脸的严肃,而唇角却勾起了一抹浅浅的弧度。

  早就想要尽快解决了,还好不用他们劳累,那些人会自己送上门来,着实是让桃夭感觉到了欣慰。

  她才不会怕那些人,即便人多又怎么样,她桃夭又不是没见到什么大场面,照样可以死里逃生,那么多年艰苦至死的训练,不是白抗的。

  “公子与王爷暂避,交给我们三个即可。”

  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是乱言能够从最大的程度上所保护桃夭和少祯不受伤害,语气里的狂妄与坚定存在,这就是乱言对自己的自信。

  能够如此,是因为乱言知道自己能够拥有这样的能力与本事,运筹帷幄的他怎么可能会去做自己一点把握都没有的事情。

  “不行,这次就是我与八王爷的事情,哪里有你们出面,而我们躲起来的道理。”

  连思考都不需要,桃夭阻止了乱言这样的想法,到底桃夭才不会去做所谓的缩头乌龟,更何况她已经期待这么久了。

  即便自己不能够护的少祯毫发无损,但至少也要让少祯自己去经历,连这样的事情都逃避,那么以后该怎么样去敌对?

  桃夭可是没有忘记过自己的想法,凭什么她就要坐以待毙,偏偏不。

  酷~》匠+网唯一正u版,%1其;他)都61是9$盗版

  “是,我不需要你们的保护,我自己可以。”

  随着桃夭一同站起身来的少祯坚定的表明了自己的决心与立场,带着属于自己的傲气,眼眸里的情绪都满是坚定。

  轻轻的摇了摇头,不愿意总是被别人当成弱者一样被保护起来,他想要的,是做一个强者,来保护别人。

  保护那些他所小心翼翼珍惜的事物,才是他应该去做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