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在天边一点点的蔓延开来,而后迅速席卷了整个浩瀚无际的天空。

  乱言与桃夭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带什么所谓的珍贵的草药,只是摘了一些不知名的野果带回来给大家果腹。

  灰扑扑的脸庞面容满是失落,桃夭的衣衫上都有几道污渍,而她却无瑕顾及,本以为可以有点希望的,然而却真的是一点希望都没有。

  蹙起眉头间涌现着一股其他的情绪,稍稍低着头,现在的桃夭可谓是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将自己怀里抱着的果子如数全部交给了如梦,便坐到了较为偏远的一旁。

  “公子这是怎么了?”

  呆呆的接过,如梦对桃夭所产生这样的情绪有些不解,但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情绪的差劲,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好询问着乱言。

  心里有着隐隐的不安,这副模样大约是没找到才会如此吧。

  如梦轻叹一口气,只存在于传闻中的东西,哪里有那么好找,总是要花费一番功夫才能够的,而桃夭只是去了一天。

  “没找到她想要的东西。”

  听到如梦这样的疑问时,乱言愣了几秒,随即回过神来,淡淡的开口解答着,同样是和桃夭一起出去的,而乱言身上的白衣仍旧如雪般的洁白,没有任何的污渍。

  而后低头从自己怀里那堆果子中添了两个看起来还算是光滑好看的果子,递给了花落之。

  抬眸看着乱言指节分明的手上握着的青红色果子,花落之犹豫了几秒,无力的伸手接过,细细的打量着它们两个,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已经洗干净了,没毒。”

  乱言忍不住笑着说道,无奈的轻摇着头,眼眸的柔情,浓到化不开。

  花落之白了乱言一眼,将手中的一个略小的果子送入了口中。

  如梦不断的翻着白眼,她从前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两个一向冰冷的男子怎么如此的矫情,难不成他们的高冷是装出来的么!

  受不了他们两个这样,如梦干脆直接转身,想要去桃夭那边安慰着桃夭,甚至脑海里都想好要怎么说出口了。

  谁知她刚一转身,看到的则是少祯陪在桃夭身旁。

  “找不到也没什么,何必呢?”

  稍稍的把玩着话语,少祯轻拥住桃夭的肩膀,想要给此刻闷闷不乐的桃夭一点依靠,他不想看到一向傲气自若的桃夭,会这样失落。

  习惯了桃夭总是充满活力的样子,就像是永远都不会被败那样。

  “错过了这次机会,下一次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闷闷的声音,连分贝都变得有些小,桃夭蹙着的眉头不但没有放松下来,反而是更加的紧了一些。

  原本是满怀希望的,到现在才知道,所谓的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的感受,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这样的感觉,桃夭一点都不想要,却又无可奈何。

  “不需要,这不是你的责任,不要这样为难你自己,我一直都很好。”

  双手握上桃夭的双肩,强迫着她看着自己,少祯的语气里带有一抹压迫性,十分笃定,低声的吼了出来。

  他本意是不想这样对待桃夭的,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去自责的桃夭。

  本来这就该是和桃夭没有关系的事情的,不过少祯同样也知道,自己在桃夭心里有一席之地,似乎分量还不浅。

  对视着少祯如此决绝的目光,桃夭不想去看,索性将头别到了一旁,挣脱来了少祯双臂对自己的束缚。

  又恢复到了沉默的一言不发。

  “不至于这样的低落,明日可以接着再找,稀有的东西哪里能够轻易的找到,还是有机会的,等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可以去翼山,即便那里成为废墟,也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

  一直看戏的乱言淡淡的开口,瞥了这样的桃夭一眼,略微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怎么这么一点小事就能够如此。

  转念一想,能够让桃夭如此的也就只有少祯的事情了,这样一来,有些事怕是能够定下来了。

  其实乱言是不甘心的,然而他又不能够改变什么。

  “嗯,明日,那些人若再不见,我们就去找他们。”

  桃夭点了点头,泠泠的开口说出了这样的话语来,仿佛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般。

  既然乱言说有希望,哪怕紧紧只是一线,桃夭都不会放弃,因为已经决定要做这样的事情了,哪里能够就这样放弃,她不甘心。

  “也好,总是这样等着也不是事,今夜还下山么?”

  乱言望了一眼夜色苍茫的天空,询问着桃夭,而自己脑海里却是在思量如果桃夭想要下山,这样的路途会有多困难。

  天色已晚,他和花落之自然没问题,但桃夭他们能不能够,可就不一定,这还是个未知之数。

  自然在乱言看来,留在这里要比贸然下山安全许多。

  “不了,太危险,明日还要再上来,不如在这里将就一晚。”

  桃夭果断的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来,她不能够让这么多人跟着她一起面临危险,那样是很不值得的事情。

  正好这里收拾的这样干净,在这里过一夜,也未尝不可,她是可以的,其他人应该都会听从她的想法。

  不出所料,所有人都同意了,洞外快要熄灭的火堆再一次燃烧的艳烈,不仅仅是照明所用,同时驱散这山间的夜寒。

  李孝仁和平安仍旧还站在门口张望着,一连几个时辰,仍旧没有看到他们想要看到的身影,并且还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看来这样子,少祯他们是回不来了,平安心里默默的想着,反而更加的焦急,不断的祈祷着,希望菩萨能够保佑他们平安归来。

  县丞看似一副紧张的模样,实际上却是在沾沾自喜,都已经这个时辰了,说不定他们早就尸骨无存了,哪里还能够回得来。

  只要自己在这里再等确切的消息,就能够除掉这么多碍事的家伙了。

  酷br匠C\网永6;久\…免…费看%小说

  洋洋得意的幻想着,眼眸里闪过一抹不屑与轻蔑的情绪,让他们再执意自己前去,还不是照样回不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